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我們是革命」 (柏易斯)個人是社會轉化的核子(1-2)

「我們是革命」 (柏易斯)個人是社會轉化的核子(1-2)
主講人SpeakerUlrich Rösch
翻譯:小余老師
日期:2013/7/26  14:00~15:30
記錄者:鄭秋月

Beuys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約瑟夫.柏易斯(Joseph Beuys, 1921-1986的理論
    Beuys是前半個世紀最有名歐洲的藝術家,他說每一個人都是藝術家,我們必須要放大藝術,並不是只有畫畫、優律思美,這些叫作藝術。整個生命所有的部分都叫作藝術,教育不是只是一種科學,我們要讓教育變成一種藝術。史代納讓教育變成藝術,所以他說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叫作藝術。

    那現在我們看到這張圖就是藝術品的呈現,明信片用藝術家簽名的方式,散佈到世界各地去。這些藝術品,是Beuys的相片,簽上我們是革命,然後蓋章,這是很典型Beuys的簽名章。

   「我們是革命」是什麼意思?革命是要發生在內在,在人的內在首先要能革命,這樣才有辦法在外在發生改變,我們是革命,有個奧秘,但是並沒有說我是革命,我們是人群社會,要我們才有辦法發生革命。

    我們知道Beuys是世界知名的藝術家,展出的相片,有張照片是史代納,因為史代納是他的老師,Beuys把它變成藝術品,在相片的下方放了奶油,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呢?你們知道席勒嗎?我會說他是德國最有名的詩人之一,席勒有非常有名的二十三封信在談什麼是藝術,在他的美學的論述中,他談到他產生在兩極性當中,一端是能量,另一端是形式,能量跟形式必須要取得一個平衡。Beuys也一樣談美學,但是他把它變成一個藝術品。席勒用二十三封信來談論美學,Beuys只用了一個作品來呈現,一端是生命,一端要有能量(油脂),油脂沒有形,像奶油要放在盒子裡,他就必須做一個畫框讓奶油成形,讓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這就是藝術。五十年前,史代納說藝術不再是只是用來裝飾你房間的東西,他是讓精華精粹變成可見的方式。


  Beuys在紐約也談三元社會的形式,左上角談自由,文化生活;右上角是經濟利他、博愛;中間是民主法律、平等;左下是能力。有一場Beuys在古根漢美術館進行,這是一個螺旋狀的,為了讓Beuys作品進去,必須打掉一座牆。


    簡短的讓大家看另外一個作品,Beuys呈現像藝術品的方式,在紐約有很多的聽眾,在紐約買的明信片,從圖片中你們看到,有名建築雙子星大廈(在2001911日被炸毀),他在卡片上面工作,他在雙子星大樓上塗上油脂,寫上兩個名字,這兩位在敘利亞,是十四世紀兩位治療者,但是他們從不求回報,如果有人要付錢,他們就趕快跑。我們需要治療者,所以,整個紐約都生病了,如果我們不治療資本主義的話,這樣恐怖份子就會把它炸掉。


        Beuys是德國的大學中很有名的教授,一開始他只有25個學生,但是每年加倍,這一年有七十三位學生,最後有兩百人加入,校長說不能有如此多人加入,其他教授也要有學生,Beuys說:「沒關係,他們想要學就讓他們加入,一年後再看他們最後有幾人留下來」,校長不認同,最後請警察來。Beuys非常聰明,拍下這過程,進行藝術創作,他說民主是很有趣的。Beuys從此不可以在藝術學院上課,因為他被警察驅離,Beuys就在學院外的人行道上課,學生求教於他,他盡最大的可能工作。經過五年訴訟,最後Beuys勝訴,得到90%的支持,可以在藝術學院教書,最後他獲得他永久可以在藝術學院使用一間教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