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我們如何瞭解史代納的世界經濟(上)

親愛的朋友:

謝謝您持續地支持與關注,本文是我們的好友Ulrich老師在去年(2013)問心台灣的最後一場演講稿。在前面的文章中,Ulrich老師為我們介紹了當前世界的經濟處境以及Joseph Beuys「我們是革命」的理論,究竟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上的角色是什麼?我們又該如何推動世界的變革?為此必須如何改變我們的思維?而在接下來的文章中,Ulrich老師將進一步地為大家闡述,行動的七個社會性歷程,究竟需要經過哪些階段,才能幫助我們一步一步更靠近理想的目標?竭誠邀請您進入這場關於世界經濟的討論中~~



Ulrich Rosch我們如何瞭解史代納的世界經濟?
現象學:歌德研究方法
主講人:Ulrich Rosch
現場口譯:余若君
記錄者:劉倩妏
時間:2013729日(一)
校對與編輯:劉倩妏、吳鳳娟、謝醫旬

七個社會性的歷程
大家早安,今天是課程的最後一個部份,我被要求說:可以回顧去年最後一堂課的最後一個部份,就是在黑板上的七個階段,大家還記得嗎?
在手冊背後最後一個部份,及手冊第四頁,有心智老師為我們翻譯的「現代企業的七種社會過程及機制」。
你們有許多人是華德福老師。如果你曾當過一年級導師,應該記得如何開始新的課程。第一步是,整個世界是合一的。當我們開始看社會性的世界,我們說「是的!我們是一個世界。」所有事物
都是一個世界的部份,然後我們就有下一步。

這整個世界是合一的世界,然後一分為二,我們就開始有兩極性。我們看看這間教室,有很多兩極性在當中。或者是昨天我們在美麗的海邊就會看見,有陸地、有水;有日、夜;有黑、白。所以有很多的兩極性,而兩極性似乎意味著爭鬥。

在史納代的幫助下,如今我們邁開了很天才的一步,這很棒。我們有這個兩極性,例如:爸、媽,然後進化出第三個,這就是史代納所說的,人類的三元性,或是「三元的社會秩序」。
我們談過了三之後,接下來是四,四又代表什麼?正方形是四角、四邊的。在歐洲傳統,正方形代表地球、地,還有立方體,它很有大地性。然後是五。
優律思美人可以馬上告訴我們12345(編者:1從頭到右腳,2從右腳到左手,3從左手到右手,4從右手到左腳,5從左腳回到頭,是一個五角星)是人的圖像。六可以看見二個三角形在其中。最後一步來到七,1234567,在那裡可以知道七呢?一星期有七天,再更進一步,這裡有農夫嗎?在植物世界有七個面向,有七種不同的以太力量,這七種以太的力量,在農場、土地、花園,或每一株植物上,都對應到七大行星。
如我所說的,在社會性領域裡有兩極性,這是很困難的,階級、國家的激進、衝突等。這些衝突只有在第三個元素出現時才能被療癒。
當然在社會領域中到處都有兩極性,例如文化生活、經濟生活,總有兩極性存在,但若我們的社群有民主秩序、民主生活,它將療癒此兩極性。
在任何一個社會系統:社區、國家、學校或製造產品的企業,都有七個社會性的歷程。若你想開始任何的事業或社會開創行動,都必須走過這七個社會性的歷程。
第一個問題:我們的目標、目的是什麼?我們這個團體、社群想要實現什麼?你可能會說:「簡單啊,我們要開辦一所華德福學校。」但這是不夠的。你們想要從八個年級開始,或者像第一所華德福學校那樣有十二個年級。你們只想訓練孩子之後能上大學,或者也有技職訓練?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們開辦一所學校時,我們這群有十二個人,當然我們想開辦的是華德福學校。我們就開始討論這個學校應該是怎樣的?要用什麼樣的形式?這個學校的主體是什麼?在討論學校目標的歷程中,十二個人中的四個離去了,他們說:「我們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因此,目標越清晰,在此歷程中就越容易了解其目的。
我們可以繼續走下去,但我想問下一個問題?如果目標在此,誰來確認、檢驗這個理念?

這是土星(編註:),它給予目標。太陽(編註:)給予確認。
要問每個人的是:你有意願犧牲掉生命或至少生命的某部份時光給這個開創行動嗎?
下個步驟我們要發展自己的社會形式、型態。當然,「形」是由月亮(編註:)這個星球所給予的。月亮形塑了一切,它賦予事物「形」。所以我們就開始發展出規則,或者我們必須給予內在法則。因為當團體確認了理念後,我們要如何去達成它?
現在我們有了開創行動的團體,有所啟發與目標,有自我認同,有社會形式,接著我們要問,我們有能力去實踐我們想要的嗎?例如我們有受過訓的華德福老師嗎?當然這就是去形塑、轉化這個已知世界的力量。在歐洲傳統,火星(編註:)是戰神,這只是一個面向,它也是給你力量去完成想法的神。
接著是水星(編註:),水星總是有所平衡,我們要去平衡其他部分,才能做好目標。水星的力量會問:我們真的有能力做到嗎?我們有錢嗎?從這個領域估量到下一個。這非常重要,我現在可以解釋最困難的部分。
因為在所有社會制度中都有階級制度,如:國王,在埃及的法老王位於金字塔最頂端。在我們的時代它改變了,如果你對教育有疑問,那如何在教室裡進行?當然是由老師來決定,沒有別人可以決定在課堂上要如何進行。
例如,我剛看到海聲要蓋新校舍,我們要去問負責財務的主管,此時他是階級制度的首領。
下一步是金星(編註:),或許我們可以說在學校中就是指家長。
在火星階段,是由老師來行動、展現學校是什麼。但在下一個階段,家長位於階級制度的頂端。我們知道是由老師來進行授課,但是家長要告訴老師「我們喜歡你做的事,它很有趣,或許你可以稍做改進。」家長就像鏡子一般,他們反映給老師其展演是什麼樣子。我會把它稱為聆聽的社會器官。當然,家長就和孩子一樣,是老師的第一面鏡子。接著是你們如何身處在當地,當地人對學校的了解是什麼。這是很重要的。
我很高興昨天我們邀請到台南市教育局局長,這很重要。在德國,有些華德福學校很渴望建校,而不知道週遭的世界,只知道他們的學校。但我們是世界的一部分,你必須看到週遭在做些什麼,他們如何反應,他們喜歡這個學校嗎?若他們不喜歡,你必須要去了解他們。
剩下最後一個,就是木星(編註:)。它的社會特質是,活在今日也要有未來意識。當然我們在追尋我們的目標,但這不只個美景,在此,我們必須看到具體的未來。
例如:我們現在有四個班級,明年就會有五個,然後六、七、八到高中。例如:當我們學校開始的時候,我們有2位老師到別的華德福學校當導師,一位在別的學校教了四年,教到八年級;另一位教了五年。四、五年後,他們加入了我們的學校。所以從一開始,我們就開始預備接下來的七年。
只是要給大家一個概念,一開始它不是一個發展完全的機關,但你要很有未來意識。我現在描述的是學校,但在經濟生活中的企業也是一樣的。所以這有七個步驟或七種能力,所有企業都需要。例如:你開始製作車子的企業,但如果你的車子沒辦法使用,那公司就會倒閉。
在學校的分工是更複雜的,它需要更多的時間,直到你了解、看到你和孩子做到的是什麼。可能要20年後,孩子有了胃病,可能是因為老師非常火向,他沒有平衡自己的氣質。史代納給了很多的建議:若老師或家長用錯誤的方式教育孩子時,會在發展中的孩子身上產生疾病。
我們現在來到新的主題,這是關於創造經濟的價值,這個就是一個更艱難的問題了。史代納開始的時間不一樣,他的時代是跟我現在不一樣的時代。我們引述的是在1905年,在14年之後,他給經濟學課程,在史代納一開始給基本的社會法則的時候,他在論述當中最後寫上「我們未完,待續」。雖然他宣佈會再繼續,但他卻停了下來,超過了14年之後,他又回頭來談經濟學這一塊,在這個時刻他就回饋說「在1905年我沒有辦法繼續談社會理想、社會理念的原因,因為當時沒有人感興趣,一點都沒有。」我們知道在當時他針對的是神智學會,所以當時他要給很多的指引、條列出來,最後就是寫成「如何認識高層世界」。
在當時不論是在神智學會之內或是在神智學會之外,都沒有人對這個主題感興趣。當然這個團體一直到1912年,史代納才另外成立人智學會,因為之前他是神智學會的主席。在德文,真的是有上千上百甚至上萬卷史代納所給的演說文獻。各位你們是人智學會的成員,對乙太體、靈性世界感興趣這是很好的,但是,你卻不知道經濟的生活,怎麼樣用支票、怎麼樣去管理錢、財務等等,完全不知道現實世界經濟生活的部份。然後,史代納當時自己的企業也因為這個原因失敗了。
所以這是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把我們靈性的理想理念,帶到入世站在這個地球。他講了演講14場關於經濟學的演講,給人智學會,也給了學經驗學的學生們。
在這他開始談什麼是經濟,經濟也就是把整個世界看成有機組織的觀點,經濟它總是有一個完整性,他就問「我們如何創造經濟價值?」

(全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