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致各地華德福社群的朋友

各位華德福社群的朋友:

        還記得今年八月,在日月潭,我們相聚,一起探討以人智學為基礎的三元社會、經濟。相信這段時間來,帶著那幾天的感動與彼此的激盪與學習,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場域及生活中,必定開始了一些改變與創造。大會結束前,我們一起約定了明年相聚的日子。2016年問心台灣將於明年729日到81日在日月潭教師會館舉行,請您務必預留出您的時間,而工作團隊也已展開籌備工作,有任何建議和想法,請不吝讓我們知道。

        每一次的結束都是下一個起點的開始,在今年的大會結束後,工作小組持續在進行著相關的工作,我們在上一次會議迎向未來的時候有提到,我們將持續朝著支持BD農法、綠色企業、綠色銀行的方向努力。

       我們很高興看到,BD農法的星星之火在雲林、宜蘭、花蓮等各地燃起,一系列的課程在進行著,默默耕耘的BD農夫帶領著大家實踐對土地的愛和對土地的療癒。Hans Mulder老師也已答應,預計會於明年春季,來台灣為關心BD的社群朋友再度開設相關的課程。Steiner博士曾說:“社會的問題是教育的問題,教育的問題是醫療的問題,醫療的問題是土地的問題”,相信從農業出發的這點點火苗,也必然將改變我們的教育以及我們的社會和生態。

       我們一方面關注著BD農業,這將成為明年問心台灣的大會主軸。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能積極地串聯不同的綠色企業,如同今年藍天大地的創辦人昶君所分享的,我們如何找到商品背後的故事,如何重新找回消費者與產品的連結,使我們的孩子與這個世界真正地產生連結,這是我們所關心的、也是我們的使命。我們期待能串聯起更多的綠色企業,如果您所在的團體或企業,正朝向綠色企業的理想努力著,或者您有朋友在這個領域默默耕耘著,也歡迎您主動地聯絡我們,加入我們!

        未來,無論在農業、金融、企業、醫學、教育、藝術等每一個領域,我們都將推動工作小組的討論,聚焦探索生態(ecology)與經濟(economy)之間的關係和運作,齊聚每一個人的智慧和經驗,來共同形塑2016年問心台灣的圖像。

        我們將陸續刊登今年問心台灣講師們的專講逐字稿,請您持續關注問心台灣的部落格:http://act-hs.blogspot.tw/   感謝您!

    問心台灣大會工作小組 敬上
104/12/10

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馬龍の整理】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之三


三、綠色銀行


*導言:  1.交易、借貸與奉獻的本質為何?
2.成立綠色銀行的目的為何?與傳統銀行有什麼不同?
3.綠色銀行為何能改善現今的財務系統?


*交易的本質:購買前,產品已經產出;購買後,代表肯定此一產品,並允許再製造一個
*借貸的本質:貸款前,確認借貸者的能力與目標,然後給予貸款;借貸後,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若成功時就會有資金回收與產出資本的結果
*奉獻的本質:滋養未來,不看現在,只重願景!故經濟必須是長期的思考,對未來要有願景,才能加強現在的能力!要將我們的能力傳給下一代,讓下一代至少生活水平不要比我們差,甚至會更好!
*錢一定要有所流動,若只停留在某一個環節沒有流動而獨自壯大,就會像癌症一樣危及整個體系!而銀行扮演著資金流動的重要推手!所以成立綠色銀行!
*綠色銀行想要解決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存款者不了解銀行將錢用往何方?可能貸款給會破壞生態的無良企業賺取暴利,然後發放少少的利息給存款者,結果存款者只得到少少的利息與被破壞的生態。所以綠色銀行的第一步是要讓存款者能夠知道錢流向何方,而不只是關注於存款,讓存款之後的金流能夠透明化!
第二個問題是一般的銀行都只會考慮能夠取得越高的獲利越好,但綠色銀行會開始關注其他方面的影響,來改變只追求利益的原則,簡單的說就是將純粹利益導向的貸款,開始將部分獲利流入第三層奉獻的金流。舉例來說,最近福島核災讓各國省思是否該重視綠色能源,此時握有一筆錢的綠色銀行,在面對投資高獲利的核能發電廠,以及獲利較低的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廠時,就會考量降低獲利來支持綠能產業。綠色銀行還是會追求獲利,第二層金流不能斷,但將花費更多的心力在第三層金流中奉獻出一部分獲利。而這部分將與第一個問題中讓存款者了解並認同這樣透明的運作模式,讓彼此的力量合而唯一來改變世界的發展!
*個人思考圖解

  
四、心得感想

在問心台灣的研討會中,部分學員很熱烈的發言,讓我們能在問題中更了解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的發展方向,但我也看到許多從未發言的”弱勢族群”,沒有機會表達問題與看法。而在第二天的濕水彩課程中也看到了這樣的現象,當大家努力的在七張畫紙中展現自己個體性的一面時,是否有關照到其他個體的表現,以及群體所要表現的共識呢?這就類似「個人」對比「人類意識」(這裡就是指問心台灣研討會團體)類似,就像把經濟發展到極致而忽略了弱勢的環境聲音;把獲利發展到極致時就喪失了奉獻的兩極化發展。
其實這些現象在課程中都有答案,就是在兩極中發展出「第三元」,無論是在三元社會中的思想(極個人)與經濟(極群體)中的法律(有個人有群體);自我意識與人類共同意識中發展出一個有共同意識的社群(生態村、問心台灣、華德福教育、人智學社群);追求獲利與無私付出金錢之間的綠色銀行;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育中的追尋平衡發展(高山發展觀光產業);在優律思美中除了讓自己全然投入,還要持續關注與他人的互動,才能創造出和諧完美的整體樣貌!共同的關鍵就是彼此都要有所「犧牲」,才能擁抱第三元的世界!


當我思考要如何落實這些學習的成果時,我發現在學習華德福教育與人智學時,我已經不知不覺把這些不經意的逐漸運用於家庭生活!過去我總認為為何我要犧牲單身或沒有孩子羈絆的生活?而所謂整個家庭的幸福快樂定義太過渺茫,當個人的生活水平不如過去時,整體要能夠幸福快樂似乎不太可能?個人享受與家庭幸福似乎無法兼顧?工作為重?家庭為重?孩子為重還是另一半為重?身體健康為重還是個人快樂為重?父母呢?兄弟姊妹呢??


但當我將人智學與華德福教育運用到家庭生活中時,發現當我犧牲一點點自己的福利與方便,然後各個成員(包括老婆與小孩都要!)也都犧牲一點點自己的不便,來追求一些能帶給全家幸福的小小共識,我們就感覺到整個家庭是往正面幸福的方向靠攏!開始產生類似個人中映照出群體,群體中活出個人的感覺!這些小犧牲凝聚的小共識逐漸凝聚成更大的共識,整個家庭以更和諧的節奏發展,彼此都無私的犧牲,彼此都留有私密的空間,彼此都有一定的教條共同遵守著!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中庸與正道啊!!


犧牲部分的自己,成就更高貴的群體!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馬龍の整理】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之二

二、財務系統


*導言:  1.過去與現在的財務系統發展過程為何?有什麼差異性?
2.財務系統與生產系統的連結為何?
3.現今的財務系統有什麼問題?該如何改善?
4.該如何強化第三層金流的能力?


*財務系統為人類所創,靈性世界是沒有錢這個產物!
*過去的時代是以物易物,靠土地而活,類似動物活於自然,沒有經濟上的需求。
*後來發明了錢,成為了交易的媒介,以物換錢再以錢換物,提高了交易的便利性。除此之外也使得商品有了「價值」的比較,如好、壞、便宜或貴的區分。某種程度上,錢讓我們解放於土地與耕作等等的依賴。
*有了錢也逐漸產生「投資」的功能,我借錢給你,認為你有能力創造更多的價值,提供更多的貢獻,產生了更多的價值與貢獻後,也得到了額外的獲利,再將本金與獲利(利息)還給我,此時我投資正確賺到了錢,你也提供了貢獻給社會(當然也賺到了錢)。這其中的關鍵就在於利息(或報酬)!收取了利息反而分離了彼此的關係!
*錢除了使用在消費性產品(食品、娛樂等等),也開始使用在能創造價值的資本產品上,比如機器、房屋等等,而越來越多的資本產品產生,也讓越來越多人從生產中解放,而被解放的人提供更多的智慧來創造更大的生產能力,也同時不斷的提升了人類整體生活的水平。所以沒有人的智慧投入,就沒有現代的經濟!此時整個金流中錢的數量就代表整體生產的能力,也是人類能力的表徵,代表被實踐後的靈性精神,故錢有人類靈性的意義在其中,激發人類的潛能(靈性力量)就能創造更多的生產力,也能夠創造出更多的錢。
*所以整個生產力(Capacities)的系統架構就是:
我們先建構自己的能力(Developing),用這些能力創造出各種生產的能力(Executing),再用生產的能力產出商品與服務(Resulting in goods and servies),這就是最基本的生產過程,而在人類不斷發展的過程中,在產出消耗性的商品與服務時,也試著產出能夠提升生產力與個人能力的非消耗性商品與服務,而非消耗性的商品一般稱為資本(means of production),比如機械、房屋等有生產力的工具,而非消耗性的服務一般是指教育或研究(teaching or research),其中資本能夠提高生產產品與服務的能力,而教育與研究能夠提高每個人建構與創新的能力。
*動物生下來就已知自己的任務,也限制了自己的能力(不容易開發新能力),但人類有選擇的自由與學習發展的能力,意即人不是一出生就被命定!可依其特質與本性自由發展,上天沒有限制人類發展的能力,所以終身學習是人類的能力與任務,持續學習、產生能力、貢獻社會!
*而財務系統在整個生產力的架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在產出的商品與服務這塊就扮演著交易(Exchanging Money)的角色,與之相對的就是空間(Space)的交易關係,基本上是等價交易的架構,不容易出現虧損的行為
在生產的能力這塊就扮演著借貸(Loan Money)的角色,是先拿一筆錢來創造生產力,再靠生產力創造商品與服務,其中開始出現可能會虧損的風險。而借貸的種類有很多種,包括信貸投資(investment)以及個人信用借款(Credit),生產與信貸投資的關係就是原始股東(Initiative)的股權關係,生產與個人信用貸款的關係就是時間(Time)的利息關係
最後在建構能力這塊所對應的就是奉獻(Gift Money)的付出,是基於不成比例的回報甚至不求回報的態度在付出,以提升個人的能力,類似父母教養孩子、老師教育學生,對基礎科學、生態等領域的研究。這些付出短時間看不太出來有何明顯實質意義,甚至最後的回報相對於最初的付出而言根本不成比例,但這些奉獻能夠從根本提升人類的創意與靈性能力,是無法用價格或價值來衡量的。而奉獻與建構能力的關係就是強化與提升(renewal)的關係
*經濟有機體是交易(Exchanging Money)、借貸(Loan Money)、與奉獻(Gift Money)三種金流組合而成,重點在於如何讓三個小系統能夠順利運作?沒有惡性的投機?真正的資本才能代表人類的能力!
*20世紀的問題:第一個層次金流出現問題,生產過剩造成通膨問題
解決方法:讓第一層金流能順利與第二層金流互相流動!
*21世紀的問題:第二個層次金流出現問題,信用消失造成借貸無門
解決方法:讓第二層金流能順利與第三層金流互相流動!
*所以我們現在要強化第三層金流的能力,讓第一層與第二層的金流能夠更順暢的流到第三層,就像父母對孩子無償的付出一般,開始要思考更多奉獻的精神與不追求短期效益的概念,拉長對於金錢的時間軸
*凡事出生終會面臨死亡,錢也不例外,但要讓錢健康的死去是我們終極的目標。父母對孩子們的付出而不求回報就是某種程度讓錢健康的死去,而過度投機造成的損失就是所謂不健康的死去,錢死得沒有價值。人類將不斷更新經濟體,讓更多的錢用更健康的方式死去(應該是指健康且有意義的方式消費與交易掉),不論是對人的投資、對環境的投資與對研究的投資都是如此。所以把錢比喻成人就是要讓錢有意義的活著,就是我們終極的目標
*目前財務系統的困境為何?借貸不透明、銀行與股票的系統都只有連結到利益而沒有流動到第三層,所以才創立的綠色銀行!
*個人思考圖解

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馬龍の整理】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之一

接著幾週的文章,來自參與學員的分享,分別從他們己身的經驗與主題內容的對話和應證的角度書寫,相當可貴。我們將分幾次刊登,敬請期待。

【馬龍の整理】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

作者:田英志

零、撰寫緣由/作者的話

在下第一次參加2014年的問心台灣研討會,會中討論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對台灣的影響,因為其中不少金融相關的討論,剛好筆者對這些領域有些微的了解,故想試著用個人思考統整過後的觀點,並輔以一些類似的例子來交互對照,期能讓大家了解其中的意涵,也希望能相互交流找出其中真正的大智慧!

畢竟筆者才疏學淺,遣詞用字與字詞的翻譯疏漏難免,若有更好的建議與看法都歡迎大家提出來分享!感恩!!

一、三元社會

*導言:  1.過去與現在的社會發展過程為何?有什麼差異性?
2.現今社會問題的成因為何?該如何改善?
3.三元社會為何能改善現今社會的問題?
4.我們該如何做才能達到理想的三元社會?

*社會有機體的本質
古老的人類社會是群聚的社會(Collectively),只有聚落的集體意識,而沒有個人意識的存在。所以那個時候聚落的所有物品(包括食物與衣服等等)都是大家共同擁有的,個人也沒有選擇的權力,木匠的小孩就只能當木匠,對男女各自有固定的期待與任務。
而在人類發展的過程中逐漸產生個人意識(Individuality),反而群體意識開始降低。此時個人意識的抬頭的過程中出現兩種極端的狀況:良性的一面是對人類與環境的發展有了共同的目標,所以聯合國或國際環境保護等組織不斷形成;黑暗的一面是對與自己理念不合或生存有威脅的目標開始敵對,造成兩次的世界大戰與現今到處仍持續戰爭的結果。
當追求個體化到某種極致時,只對自己有利的有關的感興趣,以及對周遭世界的冷漠與無視,極度物質化與去靈性化都將越來越嚴重,發展到最後我們會發現,個人是無法遺世而獨立的,所以我們亟需發展人類的共同目標(Humanity),無論是對戰爭、環保、經濟發展等等形成最終發展的共識,類似最初群聚社會的集體意識。
但充滿個人意識(且持續個體化)的現有狀態下,要直接完成人類共同目標是不可能的,所以此時介於個人與全人類之間的社群(Community)就成為了這兩者之間的橋梁。社群的意義與古老社會的聚落是不同的,社群中的每個人都保有自己個人獨特的特質與行為,但又能夠對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奮鬥,而社群的單位小自家庭、家族、社區與學會,大至都市、國家、區域與聯盟。發展的圖像原則上是從幾個有共識的個體結合成一個個小社群,然後每個社群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斷仰望全人類圖像的發展,找出彼此的共識,最後每個社群再逐漸認同而結合直到完成一個全人類的大社群。
同樣的此一全人類社群與古老的聚落意識最大的不同,就如同史代納博士所說的健康社群概念:當每個人的靈魂映照出社群整體的樣貌,而社群活出每個靈魂力量時,健康的社群就已然形成。

我們人類有獨特的價值與創造力來達到上述的終極發展目標,所列如下:

*社會問題中的人類價值
外在物質的分享()
保有內心的隱私()
內在意義的追尋()

*社會行動中的人類創造力
看視野要有高度類似直升機的觀點,新的眼光(空間)
看視野要有廣度要從未來發展的角度思考,而非當下的短期利害關係(重要!)(時間)
看視野要有深度內在與外在、個人與社群、出生與死亡之間的交互思考(細節)

*結論
人類本來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當人類從自然中解放,雖然得到了選擇的自由,但也相對承擔了更多的責任。當個人發展到極致,我們可以發現人是彼此需要的,應該重新將人與人進行連接,建構起社群來承擔這些責任,直到社群的發展與最初的自然結合後,此時才能成為真正的自由之人!

*個人思考圖解


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下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下篇
主講:Paul Mackay


時間:2014年8月11日(一)
翻譯:美琪老師
記錄:何嘉文
一校:昭音
二校:王新


答問三:錢的倫理問題如何界定?

錢的倫理、錢應該如何分配,大部分取決於你自己,因此錢的道德倫理,其實就是你自己的道德、你自己的倫理,以資金的產品來說,它本身已經存在,該如何用它,是不言自明的,但對於錢,就是你自己決定的。

    現在談談薪水。 薪水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有薪水?只因你想賺錢嗎?你需要錢是因你要滿足基本需求,要滿足需求是因為你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所以薪水、收入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你可以貢獻自己。舉例而言,在學校或組織中,我們會有許多同事,當然收入的存在是為滿足需求,但是每個人有不同需求,從這一端到那一端,如整個宇宙般,範圍極廣的需求!

有的老師生活得像僧侶一般,有的卻有奢華的需求,有的人說他需要環遊世界、聽音樂會、看歌劇,見見重要人物啊…等等,否則就無法當個好老師,這時就出現問題了,這該如何解決?如果你在機構裡(工作),公司或學校,要很清楚知道我們要貢獻給社會和世界的是什麼?我的服務對象是誰?什麼是我們的客戶?學校的客戶是孩子的父母、家長?我不知道台灣的情況如何,是否政府對教育有提供金錢的支援?所以必須要很清楚這個組織機構的社會狀態是如何的,學校整體的收入從何而來?

首先要看財源有哪些?預算怎樣?當清楚地了解學校或組織可能的收入狀況後,那麼老師的薪水問題,不過就是將學校的收入分配給老師罷了,只是這個分配必須是公平的。公平是很重要的,否則就會行不通。當然未必人人拿一樣多薪水就是公平。

舉例來說,我原在銀行工作,現在歌德館工作,我們如何把歌德館收入分給每一個人,不只付給員工薪水,還有其他也是要支出的,對此我每年都會做三種薪資架構。在收入計畫裡共有三個面向必須被照顧到的,第一點是每個同事都是同事,不管校長或清潔工,都應有基本工資,這個是每個人都一樣的。第二點是在社會工資層面,每個同事都有家庭要照顧,我們會看這個家庭的狀況,有幾個小孩要上學之類,這部份也是人人平等的。第三點功能的工資,每個人有不同能力,承擔不同責任,依此給予工資。有家庭者,領三種薪資,無家庭者,領第一種及第三種。工資的結構是透明的,每個人都知道別人領多少錢。我們可以看到最低和最高的工資,最高工資是最低工資的2.75倍,以瑞士來說,那是很低的薪水!如果你想在歌德館工作得承擔很多責任,要省儉度日,不過,看看我,也過得很好啊!(笑)

歌德館大部份工資依此計算,但有少數例外(不能有太多例外,否則會破壞信任關係,便會混亂)。BTW是位於瑞士歌德館鄰近的大企業,我們不時有些對話,不免談到工資。他們說:「啊?薪水只有這樣?」他們可能進歌德館當志工,但仍領企業的薪水,而比較快樂,事情有時也會演變成這樣。如果在工作場域中有些許透明化,讓員工大略知道彼此薪水大約在哪個範圍,以及原因,那麼大家會更信任彼此,並接受這種薪資結構。如果有人無法滿足這樣的薪資結構,那就必須另謀高就。

答問四:請Paul回應有關綠色銀行如何運作的問題。

    當初在荷蘭創立綠色銀行,有兩個主要的趨動力-我們希望促進社會整體更進一步的發展,並且有所貢獻;目的不是提供企業資金而已,而是提供貸款時我們會問這個企業創立的動機為何?可以提供社會什麼貢獻,滿足怎樣的社會需求?我們不單是想拿回更多利息,而是希望看到企業對滿足社會、人類的需求有更多貢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銀行是很簡單的工具,從這裡錢流進去, 從那裡錢流出去。圖上左手邊這裡有財務的企劃,我們提供資金給一些對於社會整體有影響力的專案;而右手邊這裡,有一些客戶將資金存入銀行,我們向客戶建議,不要將意識只停留在損益表,而要進一步看看銀行把錢用到哪裡?所以你要持續對你的錢負責任,而我們會持續向你報告你的錢被拿來做了哪些事。

你可能會問我們會提供哪些其他銀行不會提供的利息。當客戶存錢時,他們總是對有多少利息可拿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們對銀行的興趣與其想拿到利息的多寡成正比。銀行有不同的存款類別,有些是較有風險的,純儲蓄戶則較無風險。如果客戶希望沒有風險,他的錢就應該被用在較低風險的地方。而昨天我們提到,當我們想「創立企業」時,則包含了風險,因為我們無法預測結果會如何。所以我們也有「基金」的類別,客戶可以存錢在基金,我們則用基金來資助、發展新創的企業。就像90年初,車諾比核電廠事件,以及近年來的日本核電廠事件,我們就必須促進新的再生能源企業的發展。因此我們的銀行投入了巨大的努力,思考如何促進再生能源的發展。所以我們以銀行的立場,進行了相關的專案項目管理,我們設立了風力發電與與太陽能發電的公司,而銀行的客戶也很有興趣投入這樣的基金 ,這就是所謂的「綠色銀行」。這說來容易,但執行起來十分困難!

答問五:如何看待古時候的「宗教贖罪券」?
答:無可奉告。

答問六:第一層級的贈金包含稅、遺產稅,這與「成立信託」,是否概念相似?

答:不。成立信託與贈金禮物的錢是不同的概念。Vala公司為例,她們的股份交付給信託控管,以保護公司免於被收購。這和銀行的信託不同,銀行必須有主權資本(equity capital)、風險資本(risk capital),然後才能成立信託,該信託可以賣出無投票權的股份證書(non-voting shares certificate),於是人們可以購買此股份,將錢交給該信託,然後該信託再將錢交給銀行。而Vala公司只有「信託」,所以沒有資金從外部流入,所以你可以有各種方式來保護一個公司的完整性,這是VALA所做的。你也可以因不同的目標而成立基金會,然後募資,以培育、實踐你的目標。這些是屬於贈金的錢,我同意。而在許多國家中,捐給「基金會」的錢,可以用來抵免所得稅。

答問七:全球化vs在地化。(例:經濟殺手(跨國企業)與社區貨幣的潮流,如何在同一架構下看待這兩股不同的力量?)

若以經濟術語本質思考,經濟是要求、邀請我們一起來創造出世界的意識,如果我們有三元社會的靈性生活、人類權益與經濟生活,而人類精神生活最重要的就是人類,靈性的生命本質是人類,人類的能力只在個別的人類個體中被創造出來,當然在團隊也可以從事創造,但具創造力的人類個體是不可或缺的。

但在權益生活方面,就不一樣了。在權益生活方面,當人們在一起,必須對共同生活的方式取得共識;例如我們這群一起生活在台灣的人,有一些的共識,可能與中國不同,所以我們的共識為何?有關於權益的領域,永遠會與人們以何種社會形式聚集在一起相關。

接著來談經濟生活。經濟已經從區域經濟發展到全球經濟,勞力分工是全球經濟社會中很重要的概念,這意味著當我們思考經濟時必須做一種典範的轉移。我們以往想到經濟就是:生產產品後拿到市場上,或出口到其他國家,例如歐洲有很多貨品來自中國,但這不會永遠這樣,我們必須用另一種方式思考,因為我們只有一個世界,我們不可能出口到月球、火星或太陽,這個經濟的系統需要我們有社會、世界整體的意識與責任感,經濟意味著我們要照顧全球社會所有人的需求,這不是在地化就可以做到的在工業產品方面,可以全球化,而農業、手工藝則是在地化較佳,在地應當能夠生產在地所需的食物。

我們要學習區辨哪些產業是適合當地的?哪些是適合區域、國家的?哪些是需要全球化的?就我的理解,這兩者不是對立的,而是互補的。特別是農業,在地或是區域化是較適合的。

另一方面,還有一些區域性的貨幣存在,有些社區貨幣運作得還不錯哦!全球化未必不好,不必全然反對。而區域化的群體永遠有一種危險就是變得自我封閉與世界隔絕,他們會將外在世界描繪成邪惡的,只有自己內部才是最好的!所以要有吸入、呼出的交流,這樣比較好。這是我的想法。

答問八:是否有可能在台灣成立「台灣人智學協會」?

成立這樣的學會有什麼用處呢?這樣的協會滿足了誰的需求?這學會既不是學校,也不是企業,它什麼都不是!然而我們今天卻都在此齊聚一堂!我們的生命中有一些元素需要被滋養,它不會立即對社會有直接的影響,比如像藝術創作,它會點燃我們內在的某些東西,但它卻不會說:你就應該這麼做。如果藝術太具有教條化,就會被說不是藝術了。參觀美術館時,有人可能站在一幅畫前良久,有人可能就直接走過而已;而人智學的狀況也是如此,有人沉浸其中,有人只是經過而無感。你可以只是經過,然後繼續你的生活,你也可以試著把它放在你心裡一下下,這不是必須的,但你可以這樣做。如果你在意它,放在心裡一下下,給它空間與可能性,它可能造成很大的不一樣,這樣的時刻或許不是自然(輕易)發生的,你得去滋養它、照顧它。所以有時你得給出一些關注,同時在不同方向、間接地與之一同工作,那麼它就可能產生巨大的影響。這最終也會產生經濟的效能和意義,因為人們的動機不一樣了

謝謝大家。(掌聲)


(全文完~~~)



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上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上篇
主講: Paul Mackay


時間:2014811()
翻譯:美琪老師
記錄:何嘉文  
一校:昭音  
二校:王新


【講綱】
在社會領域及財務系統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小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中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大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大家早安!

我們今天早上的主題如下:

在社會領域及財務系統上,我們可以怎麼做?

    關於我們如何行動?可以分為三個層級:做為一個個人、一個微型社會,可以怎麼做?做為一個機構、組織或中社會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在更大的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這三個問題都涉及到我們在一個社會中該如何行動與工作。


    這兩天我們已經有許多問題產出,昨天我看不懂中文,所以沒有立即回覆,經美琪翻譯後,我今天先回答幾個問題,昨天有個工程背景的朋友提問,先由回答這個問題開場。


    問題是,「錢是什麼?」,如我們在大學中所學到的,錢有三個功能:


第一,錢作為交換的方式,錢的存在是為了在財物與服務的交換上更有彈性;


其次,我們昨天有談到,錢可作為一個衡量價值的單位,可用此來定價,以訂出貨品或服務間相對的價值與價格。若去街上買了一顆很大的芒果是一百台幣,買三顆小芒果也是一百元,價格相等,表示三顆小芒果等於一顆大芒果,我不禁反思,真是如此嗎?「三等於一」,這真的是對的嗎?稍做思考後,我做了一個選擇:對我來說,我覺得三顆小芒果應該價值一百二十元,我等於是賺了二十元,所以我選擇要三個小的芒果。所以有了這度量衡的單位,我們就可以比較不同的產品與服務的價值。


第三,金錢可以作為保存價值的工具或載體。例如,賣芒果的人,因為他自己吃不完,所以他會希望把所有芒果賣光,他有興趣的是用他的芒果來換我的錢,這個交換只發生在他看重我的錢更重於他的芒果。錢是價值的承載者,錢是抽象的經濟價值的載體,這大家或多或少都可理解。但是,進一步說,錢是「被實現的靈性精神」。錢並不是只有停在錢的表面意義,即前述的錢作為交換的方式、作為價值的度量單位與錢是承載價值的工具和載體這三個功能。我們反而還要更深入一層來看錢到底是什麼?


    現在我請大家與我來進行一段旅程,在這旅程中,我們必須要覺知到我們需要怎樣的思考方式才能與我一起通過這個旅程。


我要說一個Steiner在其經濟課程中所提過的故事。我們先回到古老農業社會,人們住這裡,卻在那裡的農場工作。晨起,大家一起走去田裡工作;黃昏,又走回到休息處。史代納說,有個人可能有點瘋狂,他開始思考,我們每天走去田裡工作,又走回來,從一處走去另一處又走回來,這漫長的來回時間可以用來工作啊!經過不斷思考,最終他產生了一個想法:他要發明馬車,可以將人從甲地載到乙地,它可以很快地載人到田裡工作,晚上工作完也可以搭馬車回家。


我們自問,現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那就是有個人類開始思考如何增進工作效能。事實上馬車就是一種生產工具,將人們從甲地運送到乙地,馬車就是資本或資金的產物。這群人很感謝馬車的發明人,將收成的一部份送給他;他則想,馬車除了早上和黃昏送人來往,其他時間也可以提供給其他需要馬車的人,於是馬車發明人不再農作,而是專門來駕駛馬車。


因此,這裡有兩個事情發生了,就是資本的建立(或生產工具)及分工的現象出現了。資本與勞工是經濟的一體兩面,我們可以說現代的經濟,是立足於勞力的分配分工;現代經濟著重勞力的分工,這是我們必須再深入了解的重要因素。如果更深入了解「勞力分工」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經由推理得知世上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為自己工作的,每個人都同時為別人而工作。透過「勞力分工」,我們得以滿足他人的需求。所以現代經濟體制提供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使我們可以接受教育以便獲得更多能力為他人工作。所以「勞力分工」是一個面向


現在我們來看看「企業家」這個面向,也就是發明「馬車」的這個人。馬車發明人從駕駛馬車所得遠遠超過生活所需,多出的錢怎麼花?多出來的錢我可以做些什麼嗎?他將錢帶給另一個人,另一個人則剛好在探索新的想法(發明),於是人類漸漸從自然中解放出來,而進入了思考人類可以做什麼的狀態。


而諸如「利潤的產生」這些現象,則是源自於有人將其想法、智力表現出來與工作的結果。而人類運用智力工作,即等同於實踐了我們的靈性,實踐了我們的精神。所以說,錢只有在人類智力被實踐的狀況下才會流入經濟體系中,那時,資本工具出現,而我們開始從自然之中解放出來。若要了解這個,首先你必須進入那個「發生的過程」,你必須強化思考,才能跟隨而逐步了解那個過程。你必須將你的思考啟動活化起來,才能遵循那個過程,而被動消極的思考是無法了解經濟的,因為經濟是一直在變化與發展的。


    我們現在進入昨天畫的圖,關於錢的三個層級,有交易的錢、借貸的錢,及贈金的錢


如果你有交易的錢,你可以用來購買物品或是服務。而貨品或服務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類的能力被實踐出來了。當你去店裡買貨物,在你來之前它已經被製造出來了;當你購買時,意味著你允許他生產更多相同的貨物,這是對既有生產的肯定。


當你借貸財物時,情況就不同了,你必須自問:你要做什麼?你最初的動機是什麼?事實上你是要用你的能力來讓你的能力可實現。在交易的錢的層級,錢與「已經」被實踐出來的能力相關;在借貸層級,你則是要對「現在」準備被實踐的能力提供融資;所以你從「過去」轉換到了「現在」。若進一步來到第三層所謂贈金、禮物的錢,則是對未來的投資,當我們投入資金在研究或教學領域,我們是在滋養未來的能力;因此,經濟跟過去、現在有關,同時也與未來相關。因此昨天我們才說,就經濟而言,我們要有長程的思考,做為人類,我們需要有這樣的思考,我們需要有看見未來的能力,要知道未來一、二十年需要什麼,我們才知道現在應該在哪些方面做投資。所以我們需要引發出這種預測的能力,才知道如何調控適合人類發展的經濟模式與走向。我們不只是活在現在,更要思考未來要走向何處?這是作為人類的我們很重要的一個要素。這也是我們需要為後代子孫承擔的責任。我們要把今天在經濟上既有的生產能力與方法傳承給後代,至少要與我們現在的水準相當,甚至更好。

接下來我們繼續探討昨天提出的其它問題。


答問一::錢的生與死

    昨天提到錢藉由借貸的方式流入社會,如果回到過去只依靠土地生活,吃土地生出來的作物或是經由交換就可以的話,那我們不需要錢,金錢是被創造出來的價值的映現,所有產品的總和就是錢的映現。在特定的時期,「生產方式」的總體表現存在於一段時間區間中,它們在時間的流中被記載下來。如果錢是「生產方式」的映現,那錢自然也應該受限於相應的時間區間中。重要的是,我們如何了解錢在時間的侷限性?當代經濟系統的問題是,當錢流入借貸、投資系統後就不再往外流動了,這就像癌症。我們應該注意如何讓錢從一個類別流向另一類別。我們希望錢可以從製造領域來到消費領域,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是屬於過去的,再流入屬於未來的、新的、可以生長出新能力的領域。


這裡,我們必須對於死亡有另外一種新的概念:死亡並不是把它移除叫它走開,而是轉化到另一個領域;錢的死亡是從一個領域流到另一領域。


錢進入文化領域,不是著眼於經濟的、屬於過去的生產成品,而是未來的創造。整個科學與文化領域本身自然有其能量與能力,但其整個設定,主要是要幫助新能力的產生,而不只是在於執行其自身的能力。例如教師本身當然有其能力,但教師教學的目的在於培養學生而創造、產生新的能力。事實上我們支出於交易、借貸與贈金三個領域的錢是平衡的。這是一種新的經濟思維。


過去是在國家間有支付的平衡,目前我們則是要在上述三領域中找到支付的平衡;我們必須知道每個領域各需多少錢,才能協助其發展新的能力,以便發展出以長期導向為標準的經濟系統。而這唯有在我們賦予錢的品質是屬於開放系統而非封閉系統時才可能達成。封閉系統意謂我們一直重複過去所做的事,如此我們就無法幫助地球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因此我們急切需要開放系統,讓我們可以開創新的想法。昨天郭教授精彩的演講中所提到的台灣對於世界的美好貢獻,以及台灣可以做些什麼?應當做些什麼?這是我在此想對錢的生死所作的說明。當我沒別的事可做時,我會寫一本書:錢的生與死,屆時各位可以將之翻成中文。


答問二,我們可以用錢來賺錢嗎?


    如果開始用錢滾錢就走錯了道路,因為這時錢就變成操控者,錢應當被用於服務,但這就是錢一向的危險性。錢之中藏有一個小魔鬼,甚至是大的魔鬼,所以要當心!當你腦袋裡只有賺錢一事時,你就會忘了周遭的世界。所以你應當要專注於「需求」,然後再組織錢以滿足、符合需求,才是重要的問題同樣地,一個銀行健康運作的基本原則是先注意大眾的需要,然後再看如何以好的方式來資助其完成。


獲利的概念也是一樣,如果做生意只是想賺更大的利潤,也是走錯路,當然也不是要你把利潤拿開,利潤也是很重要,利潤雖重要,但不是最終目標,它是一個可以讓你健康地去滿足合理需求的條件。如果說你提供的貨品或服務無法達到滿意的利潤,就要去思考如何以健康的方式調整服務以滿足他人的需求,其先決條件是你的事業本身是健康的,否則你必然無法經營下去。經濟就是在於如何以適切的方式去服務人們、滿足人們的需求,而非不斷追求獲利。



(全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