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一) ─ 上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 ─ 上篇
主講:Paul Mackay
現場口譯:徐美琪
時間:201489日(六)


問心台灣的籌備小組目前已整理好去年問心台灣的逐字稿,我們將會分批連續刊登,請您持續關注。我們先刊登主要演講者--Paul Mackay「綠色銀行」系列的逐字稿,共三篇分成六次發布,敬請期待。也期待您可以帶回工作小組內讀書會的討論,或者是在看完之後給一些回饋。也歡迎直接在部落格留言,我們會將您的回饋直接帶給講師,幫助他對今年的預備上了解大家的需要。


   本文的開始因宜玲校長與Paul Mackay先生認識多年,在此之前先為您附上宜玲校長的引言,她將為您簡介Paul Mackay先生的經歷,他本人與東西方不同的連結,以及為何要加入成為人智學歌德館的會員。

引言:
    宜玲校長:今天早上的第一場演講,是我的老朋友Paul Mackay1997年在曼谷的會議,我第一個遇到的人就是他。他有一個很特別的生命史。他在東方的香港出生,他和東方似乎有種很特別的連結,此外和Hans老師一樣他們都是荷蘭人。他的整個學經歷背景都是在歐洲,他先在法國學的是社會企業,然後在英國、德國學人智學;後來在荷蘭也創辦了一個綠色銀行,他是創辦人之一。他一直想從人智學的角度來談錢的靈性意義以及他的生命任務、錢跟人智學的關係,當然也跟三元社會的關係。三年來,我們一直邀請Paul老師來,但除了2010年來打下人類意識進化的巨觀的重要基礎之外,後來一直沒有邀請到,直到今年才邀請到,因此我們要珍惜這三天的機會。

今天早上Paul Mackay有跟大家講人智學的本質,為什麼有人智學學會,他是從哲學、人智學的意義面來談;但事實上另一方面,這十幾年來Hans Mulder Paul Mackay還有很多台灣華德福教育運動、BD農法、包括醫學,在台灣之所以這樣如火如荼的發展,其實都是世界總會在這個在世界各地支持我們,出錢又出力,比如說老師們來到台灣指導我們的旅費等等,都是總會的支持。Hans Mulder老師在擔任紐西蘭總會會長期間,也一直支持著我們,他們一直在實踐著兄弟之愛(Brotherhood),這十幾年來,我們跟在他們身邊學習,看到這種博愛和友愛的精神一直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台灣的參加者大部分都是收入較少的教師,透過Hans老師與總會協商,所以我們台灣會員所繳交的會費,是原本的十分之一。我們繳交此會費的目的是為了要支持人智學的整體運動,我們交的錢不在多少而是在一個心意,當然如果您有能力,我們也鼓勵你全額繳交。今天之所以人智學、華德福教育、醫學以及BD農法可以在全世界推行,總會扮演了很重要的推手。如果你也認同,當然這都是自由的,也認為這是一條很重要內在的道路,也很想要支持這個運動,讓全世界的人都受惠,這就是這個會想要催生催化的。關於這個入會的事情,希望大家不要猜測。我們繳的會費是有限的,讓我們用有限的錢做無限的事。在此深深地感謝每個人的支持。


接下來我們要熱烈歡迎Paul Mackay!

    Paul Mackay:好,我們開始吧。

    手冊的第21頁,有我這三天會談的講題,大主題是三元社會和綠色銀行。今天我們會看社會有機體的部分,明天會看財務系統的本質,週一會看針對這些我們會做些甚麼事情。前兩天比較像是理解,第三天會是我們有什麼行動的可能性。我希望經過這三天的研討會後大家都可以變得很活躍,希望明年我再回來時,哇!會看到台灣以及大家都改變了!

今天我們會談到三個特定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如何去達到對於社會有機體其內在本質的真正理解。你看這裡我們說的是「內在本質」而不是「三元本質」。所以,我並不想要直接告訴大家這是甚麼,而是先從內在去看其本來的樣貌。我們沒有一個既定、預設的概念與樣貌。

--那現代社會的內在本質是什麼?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下,現代社會他真實的本質是什麼?

第一個問題,現代社會的特質該如何界定?

    讓我們來看一下現代社會的特質。佳龍昨天說了一些,如果我理解的沒錯的話,現代社會的一個特質是每個人類都想要成為「他自己的存有」。每個人都想要以他自己的人格個體來被認識。現代的個人,他們希望別人看他們的方式就是--他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宜玲校長希望大家看她是宜玲校長而不是Paul Mackay,而Hans Mulder希望大家看他是Hans Mulder,而美琪就希望別人看她就是美琪。我們都有這種內在的需要,希望別人看到我們都有這樣的獨特性和內在性。這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屬於人的尊嚴!然而這一向以來都是如此嗎?答案並不是。這其中經歷過一個人類整體的巨大的發展過程。

你可以放眼世界,看到各地都有這樣的過程,人奮鬥於要讓人看到他自己是誰的權利,所有有關人權的運動,我們都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

這是怎麼發生的呢?首先,我們會畫一個草圖,說明整個過程,然後再就不同的地方來舉例闡述。
   
古老的時候,人並不是像現代這樣以個體的方式來生存的,而是親密地屬於一個群體的,這是不說自明的。在職業上,我的父親是木匠,我就是木匠;會有特定的角色模式存在,男女之間會有些特殊的模式和期待,那個時候我們是集體式地住在一起。我們可以在全世界早期的歷史裡看到這樣的現象。

    
然後某個覺醒的過程發生了。這整個解放的過程,個體化的過程就發生了,因為人類想要站立在自己的腳上,這是很重要的過程。CollectilityàIndividuality,人們想要成為「個人」,所以就有這「個體化」的過程。我們在整個世界中都可以普遍觀察到這樣的過程,每個地方的速度不一,有些快有些慢,但這是基礎的社會法則。


在此我們要問一個問題。我們自己想要自己的個體性,想要在自己的立足點上,我們不想要別人得到這樣的解放,這對整個社會有何影響?如果說每個人都做自己的事情,那麼整個的社會將會是一團混亂的。所以為了避免混亂,必定要有甚麼事情發生,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在現代人的社會裡(大概在20世紀),產生了一個新的事情。在人性的發展上,在20世紀,人類首次有這樣的意識出現--人性的發展應該有它的整體性,所以在這方面你會有陰影的部分,在人類的歷史上,我們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段時間的陰影。

但同時也有其光明的一面存在。人權運動,還有環境保護運動,在世界各地風起雲湧。我們有聯合國將世界所有國家聯合起來。這時候世界的意識就已經產生了。我們共同生活在一個星球上,除此之外我們別無他處可生活,所以我們對於這個地球,有共同的責任,所以相對於集體性,人性(Humanity)出現了。從20世紀延展到21世紀,人類整體意識首次出現了。


但是我們還有第三個元素。因為在個體性與人類整體之間,還必須有其他的部分存在,因為集體的特徵概念是個體必須臣服於整個整體,若只是這樣就沒有生產力與創造力,因為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此創造力去奉獻、創造新的東西。因此中間的部分,也就是所謂的社群(Community)就產生了。社群是與整體完全不同的,社群中,每個單獨的個體都是很重要的,我們有很多很多不同的社群,在人性整體也需要不同的社群。社群可以是一個國家,比如說台灣也可以說是某一種社群,是屬於人性整體中的一種社群。我們會問在台灣這個社群裡我們的特質是甚麼,我們如何依此特質而可以對人類整體有所貢獻?很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從整體、廣義的面向,來思考特定個別的問題。現在,這整個整體在社會性上可以分為個體(Individuality)、社群(Community) 與人性整體(Humanity)這三個元素,而其間的關係與互動可以像這個樣子(在白板上的說明)。



--而個體、社群和人性整體三者的關係是如何的呢?關於個體我們要對自己提出哪些問題呢?

首先,個體的特質何在?關於個人的面向我要問我自己是誰,我的任務為何?我與你的任務有何不同?從人智學的觀點來說,我自己可以呈現出如何的內在對話,然後你就和自己的命運產生了某些內在的關係,可能會有些特別的存在,導引著你走向特定的人生道路。那些存有會在你人生裡某些特別事情的發生中展現他自己的存在。我們可以說那是我們的高我,這高等的存有會在每個個別的命運裡展現他自己,也有些天使會引領我們。每個人都被召喚進入和其天使之間的關係,我們的天使也會累世的帶領我們從這裡到下一世繼續下去,所以進入這種內在的對話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你對你的生命不滿足,你對你的生活有一種不舒服,那你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了!我們要常常問自己為什麼在這裡,我該要怎樣的發展和改變自己呢?這很重要,但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能對自己的生活稍微感到滿意一下。而是因為生命本身一直在動、一直在發展改變的,這讓這種內在的對話持續不斷,而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有趣。



--關於社群的部分,我們可以問自己對於這個社群的貢獻又是什麼?

    接著我們來看社群的部份,個人可以問說:我與這個社群的關係是甚麼?如果你是老師,這個社群可能是我們工作的學校,或是你所屬的一個企業。你可能是一個都市的市長,我們可以問自己對於這個社群的貢獻是什麼?這樣的一種貢獻的關係是我與我的命運的一種關係麼?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一個人可以對自己的命運有自己的想法。我可以說我在這裡是因為我要成為美國總統,那麼我就要問我自己現在怎麼會在這裡?我應該在別的地方才是。有趣的是,命運會在個體與每個人的相逢之間說話,他在其中展現自己。因此我們需要一個社群才能幫助我們對自己的命運有所了解。我們要藉由和其他人的連結我們才有可能了解自己的命運,這時候就產生了一種新形式的社群。



--關於人類整體的部分,我們可以問社群的任務是什麼?它對於人類整體可以做什麼?我又為什麼要設立綠色銀行呢?

一個人可以說在一種集體的層面上,是別人告訴自己該做甚麼事。每一個人在社群中都是以他個人的喜好來貢獻他想要貢獻的嗎?不是的。我們可能需要去了解社群中每個人該做什麼,這裡的領導是誰?而領導的賦權來自社群中的其他人。若要被社群賦權,一個人的領導力與功能必須被認同。如果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市長,我們必須要讓每個人認同我是個市長;如果我是老師也是如此。就在這樣互相的認同中,一個社群就成立了。每個人都依他自己的能力來奉獻。社群的任務是什麼?這是我們可以問自己的問題,我們對於人類整體 (Humanity)我們可以做些甚麼?


這就是為什麼我設立了銀行。


    很多人問我,銀行已經夠多了,為什麼還要設立另一個銀行?但這是個特別的銀行,之前都還沒有被設立過。然後就有人說這是不會成功的。因為我們都知道銀行是如何運作的,人們存錢到銀行是因為想要有好的利息。但是我相信人,人不會只是關心自己的利益,人們也會對外面世界發生的事情有興趣,我們要設立的這個銀行是透明化的,要讓客戶可以看到銀行的帳目,知道錢是用到哪裡去了。大家都說行不通,但是我說那就等著瞧吧!事實上,這個銀行現在還在,而且持續地成長,成長的原因是因為人們遇到了危機,人們厭惡了只顧自己,而想要互相照顧,可以互相負責!所以這個銀行是可行的!每個社群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來貢獻給整體的人類。


所以分辨出小的個人層次,中間的社群層次,以及整體的人類層次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這個當代社會,不只是一個固定不變的大熔爐,而是不停地在轉變,這是當代社會的一個特質。

(全文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