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一) ─ 下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 ─ 下篇
主講:Paul Mackay
現場口譯:徐美琪
時間:201489日(六)



--人類從神的世界被解放出來,獲得了新形式的自由,這個自由延伸出不同的問題。

現在我想要問兩個內在的問題 (請見手冊第21要補充),為何這些問題很重要?因為社會並不是神創造給我們的。「自然」是神創造的,我們人在某些部分也是神創造的,在社會生活的層面,尤其是在有些很古老的、神秘的狀況下,某些部份是由神所創造的;而漸漸地,我們從神的手中解放出來。因為我們想要成為更自由的個體的人類,而這會有其他的後果,即我們會有新的責任。

如果我們從神的世界被解放出來,那就會有一個新的自由的形式被產生了,這不是一種解放的自由,而是一種負責任的自由,這個自由是--我要如何善用此自由、在甚麼地方做些甚麼事情呢?從這個思考的流,我們會衍生出不同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人最重要、真實的價值是什麼?Steiner有提到三個價值:我們有彼此照顧的需求、人的尊嚴的特質、對內在意義的追尋。

第一個問題是,當我們在問這個社會問題的時候,人最重要、真實的價值是甚麼?我們可以說,那些人類的價值是我們每個人都會存放在自己內心的。因為我們是一個人,我們知道這些價值是「真」的,我們不會因為我們是哪國的人而有所不同,因為我們都是世界公民。


    Steiner有提到三個價值等著被發現:第一,例如:我有一些可以吃的東西,有張桌子上面有很棒的菜餚,我可以說:「哈哈!這全部都是我的,其他人都給我走開!」但這樣我可能也會問自己,如果我把所有人趕走了,那這些菜餚還美味嗎?(老師故做狼吞虎嚥狀),這是一種可能的態度。還是說我有這麼棒的餐桌,有這麼美好的食物,我一開始就看到說,如果有這麼多的食物,我可能無法全部吃完,因此我就邀請大家一起來分享,然後我們品嚐這個食物,哇!這個食物實在太美味了。這裡頭有個很重要的成分是,如果我們再把這個例子往下推,一個比較深的我們自己內在的例子是,我們可以問自己這個問題是――我能否不在乎我的鄰居而來掠奪這個世界呢?因此我們很清楚地感覺到我們內在有一種需要彼此照顧的需求。這是我們內在深處一種很基本的需求,要照顧彼此,和彼此分享。這就是我們兄弟姊妹的友愛之情,這也是跟鄰居要互相照顧的情感,這種特質正日漸成長。這是其中的一個質素。


    第二個特質,我們可以問自己,實際上我希望別人如何看我,屬於人類認識彼此的方式是甚麼?我可以對你說,我知道你的大小事,所以別想玩什麼把戲。如果有人說,你不用說了,我對你的了解非常透徹,你的感覺是甚麼?每個人都沒有秘密了,這是很不人性的,因為每個人的內在都有永恆的火光與聖殿,這個神聖的空間,這是屬於你的空間。在這個屬於我內在的空間,只有在我允許的時候,你才可以進入,我們稱之為「人的尊嚴」。我們希望用這個讓人家有尊嚴的方式來互相對待。如果超過了這個界限,就會忽視別人。每個人在這方面都是很特別的。第二個特質就是「人的尊嚴」,這也就是很重要的人的價值。


    第三個特質,我們作為人是被創造出來的,我們是演化與世界的一小部分,我們還沒有發展完成,在我們的內在我們還有發展的可能性,我們可以在我們的內在激盪出有些我們還沒有的東西。所以為了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必須要追尋我們的意義。生命究竟是甚麼?我們應該要去實現甚麼樣的任務?我人生的任務是甚麼?這些問題都是關於意義的問題。如果一個人沒有這種對意義的追尋,我們可能沒有辦法說他是一個人。這一種對於內在意義的追尋是做為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價值。



--人類的三種價值是對應到身體、心魂和精神靈性的三個層次。這三個價值構成了三元社會的有機體。

我們可以區別而且看到這三種特質。這與人本身的三種質素有很深的關聯。

    第一個特質是彼此負責、照顧和分享,這是在身體的基礎上,我們對於彼此的存在都負有責任;第二個層次,人類尊嚴的質素與我們的內在生活有關,可以說是人類心魂的生命;第三個層次是精神靈性的層次,談的是追尋意義。所以人就有身體、心魂與精神靈性這三個層次。沒有這三個層次的健康人,也就沒有任何健康的社會。如果說這三個價值不存在,也無法談三元社會的有機體,因此三元社會並不是技術的問題,而是內在的問題。



--人的三種價值如何促進三元有機社會的發展?人類可以激發自己什麼樣的創造力量呢?

我們如何才可以創造一個這三種人的價值可以開始成長的三元有機社會呢?這就進入第三個問題,我們之前提到現在這個社會有機組織已不再純然是由神所創造的,我們可以說這是人所創造的,是人性的表現。我們可以問自己,有哪些創造的力量?有那些創造力在社會行動中是最重要的?這些人類的創造力,不再是神所賜與的,而是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因為我們已經走過這個演化的過程,如今神已退居幕後,然後問人類,現在你們要怎麼做?我們需要激發自己什麼創造的力量呢?



--人類有三種創造的能力思考、情感、意志。

我們有三種創造的能力,這與我們心魂的力量有關係,就是思考、情感、意志。



--從思考的層面來看,我們如何思考,如何把思考從抽象帶到實際的領域?有三種可能性:1、以全觀角度的思考  2、用發展的角度來思考  3、翻轉式的思考

如果要符合社會實際的狀況,我們有哪些方式可以去思考?我們要去鍛鍊我們思考的方式,我們需要把我們的思考從抽象帶到實際的領域,這要如何做到呢?這裡有三個可能性,如果我們思考裡具有以下這三個特質,那我們可以說自己的思考已經越來越接近社會真實的領域。

    首先,我們觀察各個社會領域裡發生了些甚麼事情?他們最初看來好像沒有甚麼關係,我們可否發展出這樣的思考--可以看到不同事物裡相互之間的關係,就像我們仰望星空,每個星星似乎各自獨立,但其實他們內在具有特定的關聯。用現代用語,就是我們可否發展出直升機的觀點,先抽離然後再用新的眼光和角度,從盒子外面來觀察和思考。如果人可以脫離自己既定的盒子來思考,我們就可以讓自己有能力透過不同的層次來看,這經過會非常有趣,因為生命開始用不同的方式來對自己說話。


    第二種方式是,我們可以用長程的方式來思考,所以你開始用「發展」的角度來思考,這對於老師尤其重要。孩子在兒童期若有這樣的狀況,那麼在長大之後會有甚麼影響?「發展」會經歷一個轉化、蛻變的過程。孩子們若在7-14歲時有遇到好的權威,那麼他就可以在未來發展成可以自己立足的真正的人。社會生活也會有它的發展階段,組織也是一樣。所以每一個組織可以從創始階段發展到分化、區辨階段然後到整合階段,所以第二種思考方式是「發展」的分式。


第三種思考是整合的思考。昨天佳龍引用了Steiner一段話,關於個人和世界的關係:「若我們開始認識自我,那麼自我可成為世界;如果我們開始認識世界,那麼世界將成為自我」。我是否可以不只是在智性上,同時也可以循序漸進的進入與理解。這樣內在外在翻轉的思考,可以讓我的外在進入內在,內在進入外在。若是以人智學的術語說,就是從生到死的生命是生命從死到生的翻轉,我們離開這人世,然後變成宇宙的存有,這種可以內外翻轉的思考是明天要用來繼續探討與理解錢的。比如說,Steiner直截了當地說:「錢會死亡,錢應該要死。」這到底在說甚麼?錢怎麼會死?答案是會的!只是我們需要對死亡有另一種理解。一般理解的死亡是走了,但是人智學理解的死亡是我們在另一個世界。若我們需要往前走,我們要發展出具有創造力的思考形式。



--從情感的層面來看,我們是否可以轉化自己,以關注整個世界為導向?開啟對於外在的感知而讀出更內在的意義。

那我們的情感方面呢?我們談到這時,都是和我自己有關的,我感覺這如何那如何;關於我們的情感,可否不停留在以關注自己為導向,而是轉為以關注整個世界為導向?我若可以轉化自己的情感,那這個外在的世界將會有趣多了。若如此,我的情感可以感覺到外在的氛圍。


我可以很兇地說我愛你,表面上我是說我愛你,但是我的真實表達卻是我恨你。若我們可以如此開啟對於外在的感知,我們就可以讀出更內在的意義;在人與人之間,如果我們可以這樣做,我們就可以發展出更本質的能力。這就是我們在這個時代常常說的融合感,或是同理,儘管只是單純地和別人在一起都很重要,因為人和人是彼此需要的。很多時候我們要做的就是,我們提供他人我們的耳朵,我們需要傾聽。能發展自己和別人產生內在關係的能力,是很重要的,這是一種新的美學感官,這可以讓我們感覺到生命的美。這是在情感的領域。



--從意志的層面來看,有目的的意志促進了道德的產生。道德引領我們為自己的命運做出不同的奉獻,從而成為更完整的社會人。

那麼,在意志的部分如何?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的意志是沉睡的,我們如何喚醒意志的生活?靈性的生活就是意志的生活,把光帶入這個世界就是意志的生活。我這樣做有一個特定的目的,我希望能完成這個任務,我希望可以貢獻什麼,這就開始了有目的的意志,我們就有了道德的行為。


而今日道德的行為已經不是神所賜予的了。因為社會生活十分複雜。每個社會的情況都有它的問題與自解的解答,我不能去想說我自己好就沒事了,有時候我可能被召喚要去做其他的事情。道德在這個層面上和我自己的狀況以及與我們要去奉獻的很有關係,還有你的命運和你要去奉獻的。


所以在意志的層面上,每個人都要做各自的貢獻而不是都做一樣的事情,這是很重要的。作為還未發展完成的人類,我們具有持續地在心魂力量、思考、情感、意志上發展自己的潛力,當我們越在當中工作,我們越可成為更完整的社會人。我提供自由哲學(第九章)裡的一段話來做為今日的結語:「人的發展,在早期生活中,人活在自然裡,我們是自然的一部分,然後我們經歷了從自然中解放的過程;後來,社會的集體承載了我們,逐漸地,我們發展成自由的人。這就是我們所走的道路。我們成為可以立足在自己腳跟上的人」。



在此之前,Steiner對此保持開放。然而在此之後呢?人發生了甚麼事?新的自由的人用新的方式,開始與人、與社會產生新的連結。現代的人不再被社會告知要做些什麼,而是認知到彼此要共同承擔社會責任。現代的人不再像過去一般被自然所承載,而是要我們來照顧自然,為這個地球一起承擔責任。在我們面前有著巨大的任務,我們大家必須彼此負責以便於新社會的產生,同時也為了這個地球。謝謝!

(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