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二) ─ 下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 ─ 下

 主講: Paul Mackay


記錄:鄭秋月
時間:2014810()


我們剛才說到,錢是人類能力的一個表徵。

人具有各式各樣的能力,但人的能力有何特別之處呢?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會發現人在整個演化過程中是非常、非常特別的物種。如果你看一下動物界,動物初生時,如果我們可以看到這一刻將會是非常好的經驗。我有親眼看過母牛母馬生小牛小馬,它生出時很快就掙扎學習著站起來,然後就會吸奶,好像不需要母馬教他,他自己就知道要如何做。在自然界動物界,就藏有這樣奧秘的智慧與能力,在自然界每樣動物都有特定的任務。這樣的任務是之前就定好的,鳥要飛而不是在地上走,等等等等。


現在看人類,人類也被生出來了,同樣地,親自參與分娩的過程也是一個美好的經驗。孩子一出生就哇哇大哭。我們會好好照顧這一個孩子,而孩子需要幫助。需要成人的認可與幫助,孩子需要成人在旁邊,這樣他才能模仿。慢慢地站起來了,牙牙學語,開始思考,他們都會看看父母是如何做的,如果一切正常,在生命的某時刻,孩子上學了!所以人類不是之前就被命定的,人是開放的,這是很重要的,人可以依照自己的特質本性發展自己的能力,這不是上帝給的,這是開放的,人具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繼續發展自己。如此,我們就是要來發展小孩的能力,這是很大的任務,如果我們成功了,我們就可以獲得某種能力。


這個學習是要終身一直持續下去的,永無止境。當你去華德福接受教育,這不是學習的結束,而後還是要繼續學習的。生命就是不斷的學習,當你進行的好,你會發展出能力,然後你會想執行你的能力,把他們用於工作中,做些什麼。所以,首先,妳發展你的能力,然後你就開始使用能力,當然這會產生某些效果,如果順利的話,最後會有它的結果——例如以經濟的術語來說,產出就是:貨物、產物或是服務。而老師在學校的產品就是服務。這些產品服務他們會被消費使用。有些產品或是服務不是直接被消費掉。我們剛剛提到某些產品不是消費產品而是資本產品,他們被用來作為一種生產的工具。


「服務」,被用來作為一種「發展其他能力」的媒介與工具,例如教書就是屬於這一個層面。「教書」不是一個可以直接被消費的貨物,而是可以用來產出人類新的能力的媒介,其他服務如做研究也是。所以,如果不是被消費掉,而是用來發展人更高的能力,像這樣,系統中某些部份被重複利用,進而可以幫助系統做進一步的發展,於是就形成了一個有機體。如果我們要有健康的經濟體,則每一個層面我們都要好好地照顧到。如果我們對於激發人的能力投資不足的話,這樣經濟就會逐漸衰退。


當然,我們必須確保每一個層面所生產的產品與服務真的可以滿足人類的需求。因此在經濟系統中,我們不時得要檢視需求是否有改變,是否需要改變產品。而在中間的階段,我們要看看我們生產的工具是不是要改變?我們需要怎樣的教育,才可以繼續發展人的能力。在座有許多老師,你們要了解你們是經濟系統中很重要的因子。所以繼續努力。


現在問題來了,我們要如何去組織、處理這個系統,有哪些財務系統可以讓我們用健康正確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呢?有哪些有效的財務系統可以維持上述三個小系統的健全呢?


我們已經清楚看到,為了要能夠交換、消費某些產品或服務,要有某些貨幣制度,我們稱此為「Exchange Money」。我們提到錢的另外一個功能,除了購買產品與服務,我也可以貸款給別人,所以同樣的錢,在「Exchange Money」之上,他具有另外一種不同的功能,這是「Loan Mondy」。這借貸出去的錢可以讓借到錢的人,用來執行他的能力或用來購買其他工具以產出更多的產品。


那麼錢怎樣從交換的層級到可以借貸的層級呢?方法很簡單,比如說,像是我戒煙我就減少消費,省下來的錢,我可以投資、借人。只不過,現在我不是直接借錢給人,而是經由銀行來借別人錢,那銀行的錢放在哪裡呢?銀行會謝謝你的存錢,他可以借給別人或是進行投資。其他還有例如:股票市場,人們可以買某個公司的股票、債券,這些都是有價值的。所以透過銀行與股票系統,錢就流到經濟的系統。


然而借貸是有風險的。像是我借錢給你,你拿來實踐你的能力,但你不一定會成功,這就是風險。若是購買貨品或是服務,這些就在你的面前,你可以決定要不要購買。但在第二個層級中,結果是看不見的,是開放的。而這就會產生某種期望:到底會不會成功?所以這就是銀行的工作,他要評估風險,到底要不要借錢給這一個人,他值不值得投資?一般我們有兩個工具可以來做這一件事,第一是「信用(Credit),第二是「投資(Investiment)」。在「信用」這一個部分,要有保證的東西或人。在「投資」這層面,真的就只是風險這條路。這是兩種人類用來實踐人的能力的不同元素與層級。


但是,現在有一個有趣且困難的層級。這是財務危機會發生的原因,二十世紀我們所面臨的通貨膨脹,屬於最下面的層級;當然目前仍有些國家面臨產品的價格攀升等狀況。但這些在經濟較開發的國家基本上已經受到控制。現在,通膨的問題是發生在第二個層級。2008年時,原有大量的錢投入到第二個層級,但突然間大家失去了信心,信任沒有了,於是大家把錢領走了,所以經濟危機就發生了,這個問題到今天都還沒完全解決。所以,我們還要進一步了解,以便了解全貌。即我們需要哪一種類型的財務系統,才能資助人類能力的發展,而不再是以物易物的Exchange Money或是Loan Money。


在文明社會裡,當你家裡有一個新生兒,因為我是你的爸爸,所以我會幫你付錢,但我會把所有帳記下來,當你21歲時我就把賬單拿給你,要你還給我錢——通常我們不會這樣做!為什麼呢?因為這樣會阻礙小孩,會太影響小孩的發展,這樣會迫使小孩要趕快賺錢還你。


因此財務系統如何以開放的方式來資助人類能力的發展,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在第三個層級,我們發展出「Gift Money」,贈金、禮物的錢。此時錢從甲方到乙方,但並不要求乙方必須還錢給甲方。有人會認為這太瘋狂了,沒有人會這樣做的!但這在家庭裡確確實實地在發生著。所以我們必須擴展對家庭的理解,我們大家可不可以一起為「發展人類能力」負一個責任?當然這問題很難回應。現在我們來到「贈金」的類別,這錢與「交換」的類別是不一樣的。


現在透過這三個層級,我們要來談「錢應該要死掉」這一個觀念。死亡並不是在你死時才開始,而是從出生就開始了,因為一旦一個人入世為人身時,就確定會死亡。在人類的錢的系統裡,當錢一進入經濟體系時,這個錢也應當與「錢的死亡」連結起來。我們希望屬於人的人性的經濟他可以發生。在我們當代的經濟裡面錢也是會死的,但卻是以不健康的方式死去,那麼錢如何以健康的方式死去呢?錢也如同人一樣,希望可以健康地「壽終正寢」。


在錢作為交換的層級中,錢與「空間元素」相關連。「交換」表示東西從某個空間轉移到另一個空間。而在借貸層級時,就與「時間元素」相關,錢進入經濟體系,都是透過借貸的方式。我們用錢來買生產工具時,通常跟時間元素有關。若錢借給一個公司,但公司沒有用來生產,這就會產生問題,所以錢是跟時間有關的,而時間表示有一個「開始」與「結束」。因此在借貸領域中,必須要有一個行動的開始!人的能力要被激發出來,意味著一定有人先「開始行動」。「開始行動」表示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事情,唯有這樣資金才會流進來協助行動的開展。現在,在贈金的領域中,永遠代表著「創新、再生」,「再生」是一個持續的流,代表「能力」會源源不絕的產出。這「借貸」的錢應當要往上跳到「贈金」的領域。我們必須將這「贈金」的領域,想像成是另一種不同的存在、領域,就像「生與死」的不同一樣。當一個人入世為人時,在其生命期間,這人是活躍的;最後死亡時,他將進入死後的生命;「死後生命」存在的意義,在於令人可以孕育、產生新的能力,以重新活化進入下一世,因此在死亡與重生之間的階段,有著極大量的活動在發生著。在這個尚未入世的階段中所蘊蓄的能力,必須等到再度入世後,才能夠激發呈現出來。就我對Steiner關於生、死概念的理解,我們必須在「贈金」這個領域,這相當於「死後生命」的階段,蘊蓄足夠的「金錢」,才能在下一次輪迴中激發出更大更好的能力。


但是目前的經濟系統生病了,因為第二階段的錢無法往上移動,他確實有在流動,但不是以一種健康的方式在流動。


現在我們可以問自己,這三個金錢的類別都存在了嗎?當然他們是存在的,但是存在的方式健康嗎?


最下面,交易的層級中,我們有支付系統(Payment System);在借貸的層面,有銀行、股票市場 ,但是,銀行有實現它應該有的功能嗎?他們真的有在服務經濟嗎?還是只是為了自利?這也是我要設立這個銀行的原因。我認為銀行應當更加地來服務經濟。而這一切都必須是透明的,這樣大家才能夠參加。明天我們會討論實務的操作。現在或許有人會問:現代經濟中是否真有屬於贈金的層級?答案是有的,例如人們所納的稅金就是,稅就是一種「義務的贈金」。問題只是稅金是否有被合宜地運用?還是用到哪裡去了?所以我們必須覺醒,去思考在贈金領域中,真正需要的元素是什麼?


現在,我們看到錢的倒置、轉化,從借貸領域,轉化到贈金領域,這是一種轉化!在交換層級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相似的變形、轉化,錢從物質交換、消費中重新組織、結構而進入借貸的層級。這樣,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我們稱錢做了一種「內外翻轉」的轉化,錢從借貸領域進入到另一個領域(指贈金領域)而被消化掉。如此,諸如我或是從事於增進人類能力的人因此得以生活而進行其教育的工作。

所以今天所提供的概論,在於描述一個健康的經濟系統(那是一個可以發展人類潛能的系統);以及一個健康的財務系統(以有助於前述健康經濟系統的發生)之間的關係。所以我們需要有很多的研究,特別是現代的經濟科學的領域,以促進錢從一個類別流通到另外一個類別中。現代經濟經常以「國民生產毛額」來衡量;但我們需要另一種不同的、更精細的方式,來測量有多少錢投入到交易、消費系統中?多少錢進入到投資系統中?以及多少錢用於研究與教育系統中?也就是說,我們想知道如何讓錢從一個系統轉變到另一個系統 ?以及是否還有其他方式可以左右這個系統?所以有許多的問題需要探討!


謝謝大家!


(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