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上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上篇
主講: Paul Mackay


時間:2014811()
翻譯:美琪老師
記錄:何嘉文  
一校:昭音  
二校:王新


【講綱】
在社會領域及財務系統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小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中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在大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



大家早安!

我們今天早上的主題如下:

在社會領域及財務系統上,我們可以怎麼做?

    關於我們如何行動?可以分為三個層級:做為一個個人、一個微型社會,可以怎麼做?做為一個機構、組織或中社會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在更大的社會中,我(以及我們)可以怎麼做?這三個問題都涉及到我們在一個社會中該如何行動與工作。


    這兩天我們已經有許多問題產出,昨天我看不懂中文,所以沒有立即回覆,經美琪翻譯後,我今天先回答幾個問題,昨天有個工程背景的朋友提問,先由回答這個問題開場。


    問題是,「錢是什麼?」,如我們在大學中所學到的,錢有三個功能:


第一,錢作為交換的方式,錢的存在是為了在財物與服務的交換上更有彈性;


其次,我們昨天有談到,錢可作為一個衡量價值的單位,可用此來定價,以訂出貨品或服務間相對的價值與價格。若去街上買了一顆很大的芒果是一百台幣,買三顆小芒果也是一百元,價格相等,表示三顆小芒果等於一顆大芒果,我不禁反思,真是如此嗎?「三等於一」,這真的是對的嗎?稍做思考後,我做了一個選擇:對我來說,我覺得三顆小芒果應該價值一百二十元,我等於是賺了二十元,所以我選擇要三個小的芒果。所以有了這度量衡的單位,我們就可以比較不同的產品與服務的價值。


第三,金錢可以作為保存價值的工具或載體。例如,賣芒果的人,因為他自己吃不完,所以他會希望把所有芒果賣光,他有興趣的是用他的芒果來換我的錢,這個交換只發生在他看重我的錢更重於他的芒果。錢是價值的承載者,錢是抽象的經濟價值的載體,這大家或多或少都可理解。但是,進一步說,錢是「被實現的靈性精神」。錢並不是只有停在錢的表面意義,即前述的錢作為交換的方式、作為價值的度量單位與錢是承載價值的工具和載體這三個功能。我們反而還要更深入一層來看錢到底是什麼?


    現在我請大家與我來進行一段旅程,在這旅程中,我們必須要覺知到我們需要怎樣的思考方式才能與我一起通過這個旅程。


我要說一個Steiner在其經濟課程中所提過的故事。我們先回到古老農業社會,人們住這裡,卻在那裡的農場工作。晨起,大家一起走去田裡工作;黃昏,又走回到休息處。史代納說,有個人可能有點瘋狂,他開始思考,我們每天走去田裡工作,又走回來,從一處走去另一處又走回來,這漫長的來回時間可以用來工作啊!經過不斷思考,最終他產生了一個想法:他要發明馬車,可以將人從甲地載到乙地,它可以很快地載人到田裡工作,晚上工作完也可以搭馬車回家。


我們自問,現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那就是有個人類開始思考如何增進工作效能。事實上馬車就是一種生產工具,將人們從甲地運送到乙地,馬車就是資本或資金的產物。這群人很感謝馬車的發明人,將收成的一部份送給他;他則想,馬車除了早上和黃昏送人來往,其他時間也可以提供給其他需要馬車的人,於是馬車發明人不再農作,而是專門來駕駛馬車。


因此,這裡有兩個事情發生了,就是資本的建立(或生產工具)及分工的現象出現了。資本與勞工是經濟的一體兩面,我們可以說現代的經濟,是立足於勞力的分配分工;現代經濟著重勞力的分工,這是我們必須再深入了解的重要因素。如果更深入了解「勞力分工」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經由推理得知世上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為自己工作的,每個人都同時為別人而工作。透過「勞力分工」,我們得以滿足他人的需求。所以現代經濟體制提供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使我們可以接受教育以便獲得更多能力為他人工作。所以「勞力分工」是一個面向


現在我們來看看「企業家」這個面向,也就是發明「馬車」的這個人。馬車發明人從駕駛馬車所得遠遠超過生活所需,多出的錢怎麼花?多出來的錢我可以做些什麼嗎?他將錢帶給另一個人,另一個人則剛好在探索新的想法(發明),於是人類漸漸從自然中解放出來,而進入了思考人類可以做什麼的狀態。


而諸如「利潤的產生」這些現象,則是源自於有人將其想法、智力表現出來與工作的結果。而人類運用智力工作,即等同於實踐了我們的靈性,實踐了我們的精神。所以說,錢只有在人類智力被實踐的狀況下才會流入經濟體系中,那時,資本工具出現,而我們開始從自然之中解放出來。若要了解這個,首先你必須進入那個「發生的過程」,你必須強化思考,才能跟隨而逐步了解那個過程。你必須將你的思考啟動活化起來,才能遵循那個過程,而被動消極的思考是無法了解經濟的,因為經濟是一直在變化與發展的。


    我們現在進入昨天畫的圖,關於錢的三個層級,有交易的錢、借貸的錢,及贈金的錢


如果你有交易的錢,你可以用來購買物品或是服務。而貨品或服務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類的能力被實踐出來了。當你去店裡買貨物,在你來之前它已經被製造出來了;當你購買時,意味著你允許他生產更多相同的貨物,這是對既有生產的肯定。


當你借貸財物時,情況就不同了,你必須自問:你要做什麼?你最初的動機是什麼?事實上你是要用你的能力來讓你的能力可實現。在交易的錢的層級,錢與「已經」被實踐出來的能力相關;在借貸層級,你則是要對「現在」準備被實踐的能力提供融資;所以你從「過去」轉換到了「現在」。若進一步來到第三層所謂贈金、禮物的錢,則是對未來的投資,當我們投入資金在研究或教學領域,我們是在滋養未來的能力;因此,經濟跟過去、現在有關,同時也與未來相關。因此昨天我們才說,就經濟而言,我們要有長程的思考,做為人類,我們需要有這樣的思考,我們需要有看見未來的能力,要知道未來一、二十年需要什麼,我們才知道現在應該在哪些方面做投資。所以我們需要引發出這種預測的能力,才知道如何調控適合人類發展的經濟模式與走向。我們不只是活在現在,更要思考未來要走向何處?這是作為人類的我們很重要的一個要素。這也是我們需要為後代子孫承擔的責任。我們要把今天在經濟上既有的生產能力與方法傳承給後代,至少要與我們現在的水準相當,甚至更好。

接下來我們繼續探討昨天提出的其它問題。


答問一::錢的生與死

    昨天提到錢藉由借貸的方式流入社會,如果回到過去只依靠土地生活,吃土地生出來的作物或是經由交換就可以的話,那我們不需要錢,金錢是被創造出來的價值的映現,所有產品的總和就是錢的映現。在特定的時期,「生產方式」的總體表現存在於一段時間區間中,它們在時間的流中被記載下來。如果錢是「生產方式」的映現,那錢自然也應該受限於相應的時間區間中。重要的是,我們如何了解錢在時間的侷限性?當代經濟系統的問題是,當錢流入借貸、投資系統後就不再往外流動了,這就像癌症。我們應該注意如何讓錢從一個類別流向另一類別。我們希望錢可以從製造領域來到消費領域,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是屬於過去的,再流入屬於未來的、新的、可以生長出新能力的領域。


這裡,我們必須對於死亡有另外一種新的概念:死亡並不是把它移除叫它走開,而是轉化到另一個領域;錢的死亡是從一個領域流到另一領域。


錢進入文化領域,不是著眼於經濟的、屬於過去的生產成品,而是未來的創造。整個科學與文化領域本身自然有其能量與能力,但其整個設定,主要是要幫助新能力的產生,而不只是在於執行其自身的能力。例如教師本身當然有其能力,但教師教學的目的在於培養學生而創造、產生新的能力。事實上我們支出於交易、借貸與贈金三個領域的錢是平衡的。這是一種新的經濟思維。


過去是在國家間有支付的平衡,目前我們則是要在上述三領域中找到支付的平衡;我們必須知道每個領域各需多少錢,才能協助其發展新的能力,以便發展出以長期導向為標準的經濟系統。而這唯有在我們賦予錢的品質是屬於開放系統而非封閉系統時才可能達成。封閉系統意謂我們一直重複過去所做的事,如此我們就無法幫助地球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因此我們急切需要開放系統,讓我們可以開創新的想法。昨天郭教授精彩的演講中所提到的台灣對於世界的美好貢獻,以及台灣可以做些什麼?應當做些什麼?這是我在此想對錢的生死所作的說明。當我沒別的事可做時,我會寫一本書:錢的生與死,屆時各位可以將之翻成中文。


答問二,我們可以用錢來賺錢嗎?


    如果開始用錢滾錢就走錯了道路,因為這時錢就變成操控者,錢應當被用於服務,但這就是錢一向的危險性。錢之中藏有一個小魔鬼,甚至是大的魔鬼,所以要當心!當你腦袋裡只有賺錢一事時,你就會忘了周遭的世界。所以你應當要專注於「需求」,然後再組織錢以滿足、符合需求,才是重要的問題同樣地,一個銀行健康運作的基本原則是先注意大眾的需要,然後再看如何以好的方式來資助其完成。


獲利的概念也是一樣,如果做生意只是想賺更大的利潤,也是走錯路,當然也不是要你把利潤拿開,利潤也是很重要,利潤雖重要,但不是最終目標,它是一個可以讓你健康地去滿足合理需求的條件。如果說你提供的貨品或服務無法達到滿意的利潤,就要去思考如何以健康的方式調整服務以滿足他人的需求,其先決條件是你的事業本身是健康的,否則你必然無法經營下去。經濟就是在於如何以適切的方式去服務人們、滿足人們的需求,而非不斷追求獲利。



(全文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