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下篇

三元社會與綠色銀行(三)─下篇
主講:Paul Mackay


時間:2014年8月11日(一)
翻譯:美琪老師
記錄:何嘉文
一校:昭音
二校:王新


答問三:錢的倫理問題如何界定?

錢的倫理、錢應該如何分配,大部分取決於你自己,因此錢的道德倫理,其實就是你自己的道德、你自己的倫理,以資金的產品來說,它本身已經存在,該如何用它,是不言自明的,但對於錢,就是你自己決定的。

    現在談談薪水。 薪水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有薪水?只因你想賺錢嗎?你需要錢是因你要滿足基本需求,要滿足需求是因為你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所以薪水、收入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你可以貢獻自己。舉例而言,在學校或組織中,我們會有許多同事,當然收入的存在是為滿足需求,但是每個人有不同需求,從這一端到那一端,如整個宇宙般,範圍極廣的需求!

有的老師生活得像僧侶一般,有的卻有奢華的需求,有的人說他需要環遊世界、聽音樂會、看歌劇,見見重要人物啊…等等,否則就無法當個好老師,這時就出現問題了,這該如何解決?如果你在機構裡(工作),公司或學校,要很清楚知道我們要貢獻給社會和世界的是什麼?我的服務對象是誰?什麼是我們的客戶?學校的客戶是孩子的父母、家長?我不知道台灣的情況如何,是否政府對教育有提供金錢的支援?所以必須要很清楚這個組織機構的社會狀態是如何的,學校整體的收入從何而來?

首先要看財源有哪些?預算怎樣?當清楚地了解學校或組織可能的收入狀況後,那麼老師的薪水問題,不過就是將學校的收入分配給老師罷了,只是這個分配必須是公平的。公平是很重要的,否則就會行不通。當然未必人人拿一樣多薪水就是公平。

舉例來說,我原在銀行工作,現在歌德館工作,我們如何把歌德館收入分給每一個人,不只付給員工薪水,還有其他也是要支出的,對此我每年都會做三種薪資架構。在收入計畫裡共有三個面向必須被照顧到的,第一點是每個同事都是同事,不管校長或清潔工,都應有基本工資,這個是每個人都一樣的。第二點是在社會工資層面,每個同事都有家庭要照顧,我們會看這個家庭的狀況,有幾個小孩要上學之類,這部份也是人人平等的。第三點功能的工資,每個人有不同能力,承擔不同責任,依此給予工資。有家庭者,領三種薪資,無家庭者,領第一種及第三種。工資的結構是透明的,每個人都知道別人領多少錢。我們可以看到最低和最高的工資,最高工資是最低工資的2.75倍,以瑞士來說,那是很低的薪水!如果你想在歌德館工作得承擔很多責任,要省儉度日,不過,看看我,也過得很好啊!(笑)

歌德館大部份工資依此計算,但有少數例外(不能有太多例外,否則會破壞信任關係,便會混亂)。BTW是位於瑞士歌德館鄰近的大企業,我們不時有些對話,不免談到工資。他們說:「啊?薪水只有這樣?」他們可能進歌德館當志工,但仍領企業的薪水,而比較快樂,事情有時也會演變成這樣。如果在工作場域中有些許透明化,讓員工大略知道彼此薪水大約在哪個範圍,以及原因,那麼大家會更信任彼此,並接受這種薪資結構。如果有人無法滿足這樣的薪資結構,那就必須另謀高就。

答問四:請Paul回應有關綠色銀行如何運作的問題。

    當初在荷蘭創立綠色銀行,有兩個主要的趨動力-我們希望促進社會整體更進一步的發展,並且有所貢獻;目的不是提供企業資金而已,而是提供貸款時我們會問這個企業創立的動機為何?可以提供社會什麼貢獻,滿足怎樣的社會需求?我們不單是想拿回更多利息,而是希望看到企業對滿足社會、人類的需求有更多貢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銀行是很簡單的工具,從這裡錢流進去, 從那裡錢流出去。圖上左手邊這裡有財務的企劃,我們提供資金給一些對於社會整體有影響力的專案;而右手邊這裡,有一些客戶將資金存入銀行,我們向客戶建議,不要將意識只停留在損益表,而要進一步看看銀行把錢用到哪裡?所以你要持續對你的錢負責任,而我們會持續向你報告你的錢被拿來做了哪些事。

你可能會問我們會提供哪些其他銀行不會提供的利息。當客戶存錢時,他們總是對有多少利息可拿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們對銀行的興趣與其想拿到利息的多寡成正比。銀行有不同的存款類別,有些是較有風險的,純儲蓄戶則較無風險。如果客戶希望沒有風險,他的錢就應該被用在較低風險的地方。而昨天我們提到,當我們想「創立企業」時,則包含了風險,因為我們無法預測結果會如何。所以我們也有「基金」的類別,客戶可以存錢在基金,我們則用基金來資助、發展新創的企業。就像90年初,車諾比核電廠事件,以及近年來的日本核電廠事件,我們就必須促進新的再生能源企業的發展。因此我們的銀行投入了巨大的努力,思考如何促進再生能源的發展。所以我們以銀行的立場,進行了相關的專案項目管理,我們設立了風力發電與與太陽能發電的公司,而銀行的客戶也很有興趣投入這樣的基金 ,這就是所謂的「綠色銀行」。這說來容易,但執行起來十分困難!

答問五:如何看待古時候的「宗教贖罪券」?
答:無可奉告。

答問六:第一層級的贈金包含稅、遺產稅,這與「成立信託」,是否概念相似?

答:不。成立信託與贈金禮物的錢是不同的概念。Vala公司為例,她們的股份交付給信託控管,以保護公司免於被收購。這和銀行的信託不同,銀行必須有主權資本(equity capital)、風險資本(risk capital),然後才能成立信託,該信託可以賣出無投票權的股份證書(non-voting shares certificate),於是人們可以購買此股份,將錢交給該信託,然後該信託再將錢交給銀行。而Vala公司只有「信託」,所以沒有資金從外部流入,所以你可以有各種方式來保護一個公司的完整性,這是VALA所做的。你也可以因不同的目標而成立基金會,然後募資,以培育、實踐你的目標。這些是屬於贈金的錢,我同意。而在許多國家中,捐給「基金會」的錢,可以用來抵免所得稅。

答問七:全球化vs在地化。(例:經濟殺手(跨國企業)與社區貨幣的潮流,如何在同一架構下看待這兩股不同的力量?)

若以經濟術語本質思考,經濟是要求、邀請我們一起來創造出世界的意識,如果我們有三元社會的靈性生活、人類權益與經濟生活,而人類精神生活最重要的就是人類,靈性的生命本質是人類,人類的能力只在個別的人類個體中被創造出來,當然在團隊也可以從事創造,但具創造力的人類個體是不可或缺的。

但在權益生活方面,就不一樣了。在權益生活方面,當人們在一起,必須對共同生活的方式取得共識;例如我們這群一起生活在台灣的人,有一些的共識,可能與中國不同,所以我們的共識為何?有關於權益的領域,永遠會與人們以何種社會形式聚集在一起相關。

接著來談經濟生活。經濟已經從區域經濟發展到全球經濟,勞力分工是全球經濟社會中很重要的概念,這意味著當我們思考經濟時必須做一種典範的轉移。我們以往想到經濟就是:生產產品後拿到市場上,或出口到其他國家,例如歐洲有很多貨品來自中國,但這不會永遠這樣,我們必須用另一種方式思考,因為我們只有一個世界,我們不可能出口到月球、火星或太陽,這個經濟的系統需要我們有社會、世界整體的意識與責任感,經濟意味著我們要照顧全球社會所有人的需求,這不是在地化就可以做到的在工業產品方面,可以全球化,而農業、手工藝則是在地化較佳,在地應當能夠生產在地所需的食物。

我們要學習區辨哪些產業是適合當地的?哪些是適合區域、國家的?哪些是需要全球化的?就我的理解,這兩者不是對立的,而是互補的。特別是農業,在地或是區域化是較適合的。

另一方面,還有一些區域性的貨幣存在,有些社區貨幣運作得還不錯哦!全球化未必不好,不必全然反對。而區域化的群體永遠有一種危險就是變得自我封閉與世界隔絕,他們會將外在世界描繪成邪惡的,只有自己內部才是最好的!所以要有吸入、呼出的交流,這樣比較好。這是我的想法。

答問八:是否有可能在台灣成立「台灣人智學協會」?

成立這樣的學會有什麼用處呢?這樣的協會滿足了誰的需求?這學會既不是學校,也不是企業,它什麼都不是!然而我們今天卻都在此齊聚一堂!我們的生命中有一些元素需要被滋養,它不會立即對社會有直接的影響,比如像藝術創作,它會點燃我們內在的某些東西,但它卻不會說:你就應該這麼做。如果藝術太具有教條化,就會被說不是藝術了。參觀美術館時,有人可能站在一幅畫前良久,有人可能就直接走過而已;而人智學的狀況也是如此,有人沉浸其中,有人只是經過而無感。你可以只是經過,然後繼續你的生活,你也可以試著把它放在你心裡一下下,這不是必須的,但你可以這樣做。如果你在意它,放在心裡一下下,給它空間與可能性,它可能造成很大的不一樣,這樣的時刻或許不是自然(輕易)發生的,你得去滋養它、照顧它。所以有時你得給出一些關注,同時在不同方向、間接地與之一同工作,那麼它就可能產生巨大的影響。這最終也會產生經濟的效能和意義,因為人們的動機不一樣了

謝謝大家。(掌聲)


(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