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發現普世價值,存在於每一個人--下篇


2015問心台灣 專講系列記錄之

發現普世價值,存在於每個人上篇
主講:Paul Markey


時間:201587
翻譯:謝醫旬
記錄:江昌倫
校對:李錫展 吳雅真
文案整理:王新

審校:張宜玲

上半篇,我們提到了人類面臨的LUCIFERAHRIMAN這兩種靈性存在的力量,今天我們要來談一談人類自身內在的三種價值,以及它對人類的影響。

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正好就是一百年前,Rudolf Steiner給出了三項人性的價值,他說:「當人們開始了解且發現並從其自身內在(wihtin him/herself)找出這三項價值,他們就朝向了人類世界的未來。」這三項價值,待會兒我會說到,對現代的人類是非常重要的。為什麼呢?因為身為一個現代人,我們必須要對任何事情都有意識,沒有任何事情是平白無故自己發生的,我們必須要很有意識地來看待它們。

首先我們必須要和世界保持一定的距離,世界在那裡,我在這裡,如此才能有意識地看清事情;如果我與世界如此靠近,我將無法對這個世界有意識,因為我就變成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我必須退開一步,才能具有意識。這就像是孩子一樣,孩子必須要離開父母,否則他們將無法依靠自己的雙腳站立,他們必須說,你是我爸爸,但我是我自己。而這只是一條艱難的道路的開端而已,因為當我們開始立足於自己的雙腳之上,世界在那裡,我在這裡,我們所展現的反而是一種「因自私導致的不社會化、不合群的姿態(asocial gesture)」,而這是我們身處的一個矛盾衝突(paradox)。我們必須社會化,但在社會化之前,我們卻必須先不社會化。所以我們有一個問題待解。要如何去化解這個矛盾呢?我們可以透過發現三種非常重要的內在價值,來化解這個問題,這三種價值使我們可以用一種帶著意識的嶄新的方式去達成社會化。

史丹納博士介紹的三種價值是什麼?對我們每個人的意義又是什麼?

我會介紹這三種價值,並要求各位探問自己並深思這三種價值對自己的意義。這三種價值就是整整一百年前Rudolf Steiner在一次世界大戰時所提出來的。

第一種價值,在未來的某個時候,人類隨著時間的推移將越發地能從內在感受到,我的同伴此時此處所遭受的苦難,就像是我自己在受苦一樣。這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感受可以是對另一個人類個體或是對一整個團體、國族。這是一個私密、親密的感受與價值,而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開始在內在去感受其他人的苦難也就是我的苦難。補充Rudolf Steiner所說的,我覺的也可以說,當他人快樂時,我們也會跟著一起快樂,而我們前面講到的博愛,必須先以此處所說的這種親密的「共同承載(co-carrying)」的內在價值為基礎,才可能產生,這是一個有待發掘的內在價值。

Rudolf Steiner指出的第二個價值是,人們會逐漸發現在其內在最深的中心之處有一個神聖的空間,這樣的神聖空間是要被珍惜且尊重的。每一個人類、每一個單獨的個體都有著這樣的空間,從社會的最高階級到最低階級,每一個人類都有。只因為我們是人,是一個在不斷成為的人。接下來,我們就要談到人類的尊嚴品質,因你必須去定義這個你必須要去守護的、屬於你自己的內在的空間。對其他人而言,只有當我邀請他時,他才能進入這空間。所以,其他人不可以直接破門而入告訴我我該怎麼做,而是要先尊重這個內在空間,先在外面站定、敲敲門、獲得我的許可後,才能進入。而這就是第二種價值,不管你身在何處,你都可以在你的內在找到。

Rudolf Steiner所提到的第三個價值是,人會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渴望(yearning),想要開始找尋事物的意義。我必須知道,我必須找尋生命的意義。這是一種想要找尋自我生命意義的內在渴望。當然,事物都有它的意義,但它的意義到底是甚麼呢?它能不能告訴我些什麼呢?這樣的想望會越來越成長,直到人類不想再沒有意義地只是活著,人們希望生命中有意義。

這三個我想介紹的內在價值,就是Rudolf Steiner在人類命運極為危急的一次世界大戰時給出的,他帶著極深的情感說道,如果人類未能發掘出這三項內在價值,人類就無法展開正確的發展而朝向未來邁進,這件事我們將會發現。

所以我給你的問題是:請大家帶著這三種價值,與之同在,並思考探問一下自己,我們是否可以在內在找到他們?如此這才不是歐洲進口來的舶來品,而是從我們內在、從台灣成長出來的。明天見。

    
宜玲校長:謝謝Paul與醫旬老師的翻譯。一開始市長在放投影片時說,「傾聽」,傾聽就是最人文的開始。而Paul提到我們要往內探求的三種價值,也是我們一起活在關係內要去探究的價值。這兩位好像是在對話。今天很特別,因為是風雨前的寧靜。因為IPMT結束加入我們活動的朋友越來越多,這是壞消息也是好消息。問心台灣是為人智學會員舉辦的大會,Rudolf Steiner提供了這麼多的文化遺產,反而讓我們從2010開始重新思考我是誰?我能為這個世界貢獻些什麼?我們在這段時間的探索,看到台灣又老又年輕,又窮又富有,感激一波又一波的工作人員加入,自己付錢來加入工作的朋友。市長說要有志工銀行,我們也希望人智學的志工銀行可以開始,我希望大家都是主人,都是義工。

社會的問題是教育的問題,教育的問題是醫學的問題,醫學的問題是土地的問題。如何讓窮人可以進入博物館、變成歷史,這些有理想的人都沒有錢,要怎麼把錢找來,讓人的價值可以重新地被看見,團體討論裡每個人都很重要。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發現普世價值,存在於每個人—上篇


2015問心台灣 專講系列記錄之

發現普世價值,存在於每個人上篇
主講:Paul Markey


時間:201587
翻譯:謝醫旬
記錄:江昌倫
校對:李錫展 吳雅真
文案整理:王新
審校:張宜玲

【講綱】:
主題:發現普世價值,存在於每個人
----人類是否能從自己內在,發現和自我密切相關的普世價值
----是否也能發現隱藏在所有每個人生命中的普世價值
我們將探索這些價值。

親愛的朋友們,首先我想說我很感激再一次來到這裡,去年我受邀在此演講,很感激今年又再度在這裡和大家演講。我也很感激在我演講之前,林市長先講述了他為了推動社會所採取的作為,因為推動社會是不容易的。所以我祝福你!

為什麼要形塑一個社會的整體會是如此困難呢?為何社會它自己不照顧好自己就好了呢?

過去的社會是由神秘的神所帶領的,而神說我們創造了人類,而人類是在世界演化過程中唯一尚未進化完成的物種,其他的自然萬物也都是由神所創造的,但它們都已經進化完成了,唯一一種尚未完成進化的物種只有人類。我們並不完美,所以我們一方面被創造,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被邀請來共同創造,因此,問題就來了。

那人類要具備哪些條件才能成為共同創造者呢?

因為要成為一個共同創造者,我們必須有自己的「人格與個體性」,憑藉自身的能力成為一個「人類」,我們必須要強化我們自己才能夠成為一個共同創造者;為了要成為一個共同創造者,我們人類內在的某一部分必須要被激發出來,我們必須要有創造性、創意才能夠成為一個共同創造者,而作為一個共同創造者,我們不只是做著被告知的事就好了,我們必須要找出內在的可能性、內在的能力,並且成為負責任的、為我們自己的存在、生命、命運負責、為這個我們所居住的世界負責任,也同時為朝向靈性世界與神的世界而負責任。因此,我們身為一個人類,自人性的整體觀之,我們正處在一個巨大的進化過程中。在這樣的過程有許多特定的時刻,因為神說我們創造了人類,而人類得有「自由」去面對(vis-a-vis)他們的自然環境,而不是自由地面對神的世界本身或是靈性世界。

人類又被哪些靈性的存在的力量所帶領,而他們對人類的影響以及後果又是什麼呢?

但是有一個靈性的存在說:我不希望人類只是照神的樣子來做,他們應當憑藉自己站立起來,我希望他們也可以自由地去面對神的世界。這樣的靈性存在已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做「路西法」LUCIFER,也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存在,我們被送出了靈性世界,我們自靈性世界中解放,如此我們不僅可以自由面對自然世界,也同時可以自由地面對靈性世界。

當然這樣也會有其後果。因此,神就說:喔!當人類可以自由地面對靈性世界的同時,我們必須要找一帖良藥,我們必須做一些事情,才能使人類「覺醒」,使人類可以不只是可以有「免於(free from)恐懼或免於被迫害」的自由,同時也可以有「自由去做(free to)」的自由。而神說這帖良藥必須能達到一種平衡,當「免於(free from)」的自由越多,某些另外的事物就應當相對地增加。而這帖神所送來的藥就是,人所遭受到的苦難、疾病、生命中的痛苦。

 我們有這樣的體驗,當我們在命運中受苦時、當我們生病時,我們心中、內在會有一種啟發與明白:病痛並非是一種要用藥物來去除的東西,而是讓我們向之學習的媒介。所以就永遠有一種平衡存在,就是人類越是隨意行事、為所欲為、不在乎世界與其他人,就有越來越多的疾病、苦難隨之而來。我們可以用這樣的概念來觀看,當社會上為所欲為的情形越多時,是否就有著更多的苦難?

這是來自LUCIFER的第一種元素,祂希望人類也可以自由地面對神的世界。

隨著進化歷程的開展,在某些時刻,另外一些事件發生了。在稍後的演化過程中,人類因為LUCIFER而越來越遠離神的靈性世界,進而逐漸地進入地球;隨著我們越來越對地球感興趣,我們漸漸不再能夠從這個地球世界中找到對地球本質與意義的了解。事物的靈性、意義從此再也無法在這個地球世界中被看見了,這時候另一個存在出現了!那個稱為「阿里曼」AHRIMAN的存在。

這個存在帶了如此多「這世界的可見事物」,以致使人們只看得見可見事物,而越發看不見不可見的事物。因此,人就固著在這些可見的事物上,而那些不可見的事物就逐漸溶解消失了。這樣的結果就是,人進入到一種無法分清楚是非對錯的領域中,如此而產生了犯錯的可能性,因這種過度物質主義,而無法認識事物不可見的本質,進而導致了諸如謊言、欺騙、犯錯等等的可能性。

那麼神就說,該做些甚麼來糾正人類呢?該怎麼讓人從中去學習呢?

因此,在人類的演化過程中一種新的概念被引進了:即「因果業力(Karma)與輪迴(reincarnation)」的概念。

而經由這種因果與輪迴的概念,使得每一個人類有機會在犯錯的同時,可以從自己所犯的錯誤中學習。而當你做出一個決定時,你就必須面對這個決定所造成的結果,這些結果有可能出現在此世或來世,這種因果輪迴的概念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將人類孕育成一種可以不斷發展的存在。也就是說,當我們犯錯或欺騙,我們就必須要去面對這些行為的後果,這給了我們對生命的命運有了全新的觀點。我們在生命中所遇到的人、所作的決定,都成為了挑戰,而我可以從這些遇見中學習到什麼呢?

這也是一個確然的真實,當我們真正向內走,回顧我們的生命歷程,仔細探討所有的發生,都有其意義,而這些意義有時要在事件發生之後才會顯現出來。對我們而言,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讓我們去傾聽命運與發現甚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本質,哪些可能是次要的,而我生命的主軸(red thread)為何

因此這兩股元素,LUCIFER所帶來的衝擊,使我們真正想要成為全然的自由;而AHRIMAN的力量,則使事物的意義隱而不見,我們唯有透過內在的追求,才可能發現事物的真義。這就是我們現代人所處的狀況。還有第三股力量,正發生在現代,這是我們明天或後天將會談到的。

因此,我們不禁要自問,我們應當如何自處?又我應當如何適切的活出我的人生,以便能有所貢獻並且為我的人生負責呢?

(全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