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如何讓綠色銀行或商業擁有這些價值? —上篇


2015問心台灣 專講記錄系列之

如何讓綠色銀行或商業擁有這些價值? —上篇
主講:Paul Markey
時間:201588
翻譯:謝醫旬
記錄:江昌倫
校對:李錫展 吳雅真
文案整理:王新
審校:張宜玲

【講綱】:
主題:如何讓綠色銀行或商業擁有這些價值?
----找出這些價值之後,我們將探索,讓這些價值存在於日常生活中及事業生活中的可能性。
它們是否會導致另一種不同的經營事業方式?


親愛的朋友們,昨天我們介紹了兩股力量在作用,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

如同宜玲校長指出的,有兩種力量在作用,其中一種力量以LUCIFER的存有來命名。若以基督教的傳統來說,就是以夏娃這個元素被逐出天堂為圖像。所以這是一個想像,一個圖像,象徵我們人類被靈性世界放逐了,被從靈性世界釋放出來而自由(free from)了。同時我們也從靈性世界的關係中脫離了,這是LUCIFER帶給人類發展很重要的衝擊和影響。這樣的作用也使人類內在升起了某種特質。例如「自豪、自尊(pride)」的特質,我們以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靠自己,我身為一個人,我有權力可以做每一件我有動機想要做的事情等等,或是說我們覺得可以去經驗自己的靈性能力、自己的創造力。這是很重要的,我們並不是要一直推開它,而是要去經驗這股力量如何在自己的內在工作。這是人類內在很有創造力的力量,但這力量必須要被形塑和轉化,並不是把它推開,而是去轉化他。這股力量在很早以前的母大陸時期就已經在作用了。

接下來我談到第二股力量,AHRIMAN,這是在亞特蘭提斯時期開始作用的,這力量是讓我們人類的人性只會固著、只看得見可見的世界、只可以感受到感官的世界,於是靈性的世界與世界的意義就開始消失了。這樣的結果就是,當我們無法再受到靈性世界的引導,我們就會開始犯錯,我們也開始會說謊、欺騙等等。

為了平衡這兩種力量的作用,靈性世界也給了我們人類良藥、療癒的力量。

針對LUCIFER這股力量的療癒力量良藥,就是我們生活中所遭遇的疾病與苦難,因此每一個苦難與疾病,不論是對個人命運,或是對於人類全體命運,都有意義在其中。比如說,全世界都有癌症的問題。癌症是一種無法被形塑的成長力量,我們看到這樣的癌症,不只是在人體中發生,社會也有著這樣的現象。我們不斷地和這些疾病遭遇,他們是挑戰,同時也具有其意義。

另一方面,為了要平衡AHRIMAN的力量,靈性世界給了我們「因果業力與輪迴」這個完整而真實的機制。如果我們開始整天不務正業、犯錯、欺騙說謊,我們就必須要去面對這些行為的後果。為了能學習,我們一切所作所為、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有其效應與後果。透過去面對我們行為的後果,我們得以從中學習,這是靈性世界給予我們的一個偉大的禮物。經由這樣的學習,我們可以發展我們自己。因此,整個「因果」的概念包含有兩個向度,一個是必然性、必須性(necessity),一個是自由度(freedom)。

如果我們可以不必然要面對我們行為的後果,我們就無法發展自我了,因此,「我們必須要面對自己行為的後果」這個必然性,就非常有必要了。也因此,在我們生命中所遭遇、面對的事件、困難和苦難,就可能是先前生命過程中的作為所帶來的結果。Rudolf Stiener稱此種因果為「月亮因果(Moon Karma)」——「必然性、必須性的因果(Karma of Necessity)」;此外,也有太陽的因果(Sun Karma)。

當我遭遇、面對這些必然的結果時,在我內在有一個可以選擇、迴旋的空間:「我要如何來面對這些結果?」,而這就是一個具有創造性的時刻。如果我們繼續依循原有的方式來回應,那我就無法從中學習;當然我們也可以採取新的方式去面對相同的情況,那我們也就可以從中學習,我因此從中創造出一些新的東西。由此,新的作為將產生新的結果。所以,自由度與必然性之間永遠有著內在的關聯。也就是我們「必須要」去面對我們的選擇與作為的後果,而「自由度」就展現在我要「如何」去面對這個後果。所以要如何在生命中經歷自我的因果、業力與命運,是一個非常美妙的生活藝術。這是來自於神的偉大的禮物。

接著有第三股力量開始作用。

這股力量的作用始於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Rudolf Steiner稱這股力量為AZURAS,它在我們現代才開始作用。這是一個聚焦於人類個體性(individuality)的作用力,它不希望人類的個體性被形成。它是一個很強的力量,其作用是讓每個人類雖然存在,但卻沒有自己的個體性;如此,人類才能被操弄,被工具化,這樣人們就只會做他們被告知去做的事情。這股力量在當代是非常強力地在作用著。我們會覺得自己只是自己身體的產物,這就是我,其中沒有內在的真實性。

那我們就要問了,應對於這股力量的解藥是甚麼呢?我們要如何去療癒這力量所產生的作用?

和前兩股力量不同的是,Rudolf Steiner與靈性世界的神並未針對這力量給予良藥。那麼我們要如何去面對這樣的力量,這真是一個大哉問啊!這股力量不希望我們具有人類的個體性。

然而,溫暖人心的是,在Rudolf Steiner提到這股力量的兩個月後,Rudolf Steiner在柏林的一場演說中談到了一個人類嶄新的可能性,那是一種很特別、特定的人類的能力與品質,他提到了進化,在進化的過程中,我們人類有著非常明確、特定的任務。通常我們有著進化和退化,而人類是處在進化與退化中間的。人類有著很特別的內在能力與可能性,可以從虛無、空無中去創造,可以從眼前的實際狀況中去應變創造。Rudolf Steiner說這是一種新的品質的能力,它是在演化歷程中前所未見的,人所面對的是各種的事實,而人卻可以用一種嶄新的方式將這些事實聯繫起來。Rudolf Steiner在這裡為人類開啟了有待人類去探索開發的全新領域。

Rudolf Steiner指出了三個不同的方向讓我們從虛無中去創造的可能性得以實現。

那有些人就會問:
甚麼是從空無中去創造?
因為虛無,甚麼是虛無啊?

虛無(NOTHING)就是本來不存在的。它源自於人類內在最深的地方,源自於人類的個體獨立性。所以這裡有一個很有趣的關係是,如前所說,AZURAS不希望人具有個體獨立性,而同時,Rudolf Steiner為我們開啟的這個「從虛無中去創造」的領域,卻是要自個體獨立性中來創造。所以,AZURAS的作用與這個嶄新的創造的可能性,就在我們的內在相互關聯著。現在這就取決於人類了,我們必須自虛無中創造出在人類進化歷程中未曾有過的東西。如此,我們就不再只是被創造出來的人類,我們同時也變成是「共同創造者」,我們在演化的過程中,創造並加入了某些不再是只來自於神的元素。

那人類可以在哪些領域開展新的創造呢?

Rudolf Steiner啟示了三個我們可以開展新的創造性的領域:即思考、情感與意志的領域。

接下來要進一步深入這三個不同的領域,看看我們在哪些地方與如何可以具有創造性。

在思考的領域,有三種新的思考方式:

一直以來,我們在生命中就會不斷地遇到各種事物,但我們要如何與之產生關聯,並且是可以有所創新的。我們先來看看思考這領域。在挪威,Rudolf Steiner在一場給學生的演講中指出,在一般的反映式(reflective)思考方式之外,還有三種不同的思考方式。

一般的思考方式是我看到了什麼,就產生了有關我所見之物的概念。現在我們先來看第一種超越一般思考方式的新思考方式。雖然事實上這種方式在今日都已經被實踐了,但我們將之拿來反思檢視一番也是好的。

作為人類,有一種可能性是:有某件事情在這裡發生了、或在那裡、那裡發生了,經由我們的思考,我們可以將這裡、那裡與那裡發生的事連結起來,經由這樣的連結,我們可以從中醞釀出某些新的東西。而你將這三個不同的事件置放於彼此間新的關聯之中,在商業活動中,我們稱之為「直升機式的視野」,這在商業活動中是很重要的。這讓我們有可能去發展出一些策略。這種新的思考方式,讓我們把許多不同的事物連結起來,從中產生新的想法,然後對於該做些甚麼有所洞見。其實我們一直都在這樣做了。這是我們所擁有的一種很棒的能力。就像這幾天我們一直在考慮颱風,我們思考颱風會不會這樣來、那樣走,如果颱風來了,我們該如何應對等等,就是這樣將各種事物放進彼此的關係中來綜合考量,然後得到結果。所以我透過連結事物這樣的過程來產生新的洞見與策略。所以這種思考方式是,經由將發生在感官世界裡的事物彼此連結起來,而得到對事物某種程度的理解。

然後 Rudolf  Steiner指出了第二種思考方式,這種方式聚焦的重點不再是在「空間中」發生的事情,而是在「時間上」發生的事情,我們應當運用這種思考方式來掌握所有有關「發展」的概念。所謂的「發展」不僅僅是對過去事物的延伸,而是經歷一種「蛻變」(metamorphosis), Rudolf Steiner 稱之為是一種型態學的(morphological)思考方式,是一種蛻變式(thinking in metamorphosis)的思考方式,或是一種轉化式(thinking in transformation)的思考方式。在你從事教育與農業工作時,這樣的思考是很重要的。任何與發展相關的地方,例如我們種了一顆種子,然後植物會出現,接著果實會出現。但如果我們沒有這種類型的思考能力,我們就無法理解植物,或是一個成長中的孩童的內在邏輯性。所以如果想要進入並理解一個發展中的事物的內在邏輯性,這種思考方式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去找出其事物內在的邏輯性,正是思考的任務之一。這世界是經由邏輯概念孕育而來的,但卻有各種不同的邏輯存在,不是只有「因果(causal, if … then ...)」的邏輯,還有發展式的邏輯。所以這是第二種思考的方式,我們思考時要能考慮事物的發展性,如此我們就會知道,我們對一個孩童,在他的第一個七年、第二個七年與第三個七年所施予的教育,將對他未來的生命有所影響。因為在場都是老師,所以我們就不談太多了。相信各位都知道得比我還多。

接下來Rudolf Steiner談到第三種思考方式。這樣的思考方式不再是有關發展、轉化與蛻變,而是內外翻轉(inside out)式的思考,顧名思義,本來內在的成為外在,而本來外在的成為內在。這樣的一種思考活動對我們去理解死後的世界很重要,當我們死亡之後,我們的內在會變成外在,所以我們就內外翻轉了。這同時對社會工作也很重要。因為身為一個現代人,我們開始可以感知,外在的世界是會對我們的內在世界(soul)說話的。Rudolf Steiner寫了一首很美的詩:「為了了解世界,我走向自己;為了了解自己,我走向世界」。所以這是我們人類所具有的很棒的可能性,當我們開啟了我們的內在,世界就會開始對我們訴說,我們也才會開始了解這個世界真正想說些什麼。如果我們遇見世界時,這個世界不必只是外在於我們的某些事物,而可以用某種方式與我們對話,讓我們知道某些與我們自身相關的事。有時候在兩個人的對話中,對話本身會去深化它自身。

例如,我們可以覺察到,當我與一個傾聽我說話的人對話,透過他專注的聆聽,讓我可以進一步知道我所要訴說傳達的內在意義是甚麼。透過另外一個人的沉思與詮釋,然後對我所說的話語加以補充,將更能映照出自我最深層的存在所想要表達的。因此,這第三種思維方式,就是要去探索我與世界之間的關係與其內在的邏輯為何,因此,我會發現到人類和世界間的親密關係━━這個世界並不只是存在於我們之外。如果我透過練習這種內外翻轉的思考,世界就會用一種新的方式對我們訴說。同時這也是了解因果輪迴法則非常重要的基礎,因為經由因果輪迴,我們會遇到不同的人與事,他們都帶有內在的任務與訊息。

因此Rudolf Stieiner在演講中傳達給學生的這三種思考方式,我們都可以去練習他們。我們透過這樣的練習就會進入了邏輯的領域。而這樣的邏輯,並不僅僅只是因果式的,而是生命中活生生的不斷蛻變的邏輯。透過這樣的練習,我們會為這個世界帶入新的元素,而他們乃是源自於我們內在最深的本質。透過這過程,我們也強化了我們內在最深處的本質。而其他人在最深的本質處都是相關聯的,如此他們也都將為此過程所喚醒。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創造的活動。

(全文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