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 星期一

三元社會&綠色銀行,這些價值對一般社會有何影響? —上篇

2015問心台灣 專講記錄系列之

三元社會&綠色銀行,這些價值對一般社會有何影響? —上篇
主講:Paul Markey
時間:201589
翻譯:謝醫旬
記錄:江昌倫
校對:李錫展 吳雅真
文案整理:王新
審校:張宜玲

【講綱】:
主題:這些價值對一般社會有何影響?
----最後,我們將探索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價值有可能影響整個社會嗎?
----它們對社會生活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昨日下午我收到了很多的問題,因此今天早上我會先試著連結這些不同的問題,我試著整合這些問題。

其中一個問題是,從我們內在我們要去哪裡找到與那三種力量抗衡的作用力呢?也有人問到,這些作用力要如何拼、寫呢?他們是”LUCIFER””AHRIMAN””AZURAS”

這三股力量是在我們的心魂與身體的何處作用的呢?

人類的心魂不是只有單一一個,而是三元的。在心魂的本質與其形成的過程中它就是三元性的;人體也是三元性的;當然人的靈性也是三元性的,但這次不談。

人的心魂是三元性的,其中一個稱之為「感知心(sentient soul)」,感知心存在著我們與世界連結的管道,世界藉此給予我們印象,這是感知心的作用。同樣地,在我們的貪婪心裡,也可以找到感知心;還有,我們也可以在我們的理想之中看到它。因此感知心非常大,在理想與貪婪之間的廣大空間中都看得到。我們如何能與我們的情感、以及與世界給我們的印象保持連繫?這是非常重要的事。因為我們的熱誠乃是發自於感知心的,而感知心的心魂元素,正特別是LUCIFER所存在之處,在好的方面,它可以點燃、促進事情的發展,但也有可能作用過了頭,過猶不及。因此,要如何處理、形塑、引導這LUCIFER的作用,是很艱鉅的任務。我們不是把這些力量排除在外、或是視若無睹,而是要與之產生關係進而去處理它,並試著將貪婪轉化為理想。

  感知心和我們身體自然本質的一個面向有一種非常特別的關係,就是和我們的星辰身是有關連的,而星辰身是和星星有所連結的,星辰身並不是死的身體,而是活的;星辰身與星星的世界一同存活著,而星星們就在星辰身之中工作著。有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與星星的世界相關,祂試著把這些星星的工作力量轉化進我們的星辰身,他們是天使的存在。所以,LUCIFER特別是和我們的感知心一同工作,而感知心和星辰身與我們的「天使存在」有著特殊的關係。

    這與AHRIMAN有所不同,AHRIMAN和我們心魂的另一個面向工作。AHRIMAN與理(知)智心(mind soul or intellectual soul)一同工作,祂對於整個理智性情(mind of the intellect)的世界非常感興趣,沒有他的力量,我們就沒有辦法製造車子了,所有我們製造的機器裡都有AHRIMAN的存在,因此我們同樣地並不是要把AHRIMAN排除在外,然後回去到中古世紀,而是要對其做有效的運用。AHRIMAN非常的聰明,我們要保持醒覺,不要沉溺於科技之中而為其系統所掌管駕馭了,如果我們被科技體系掌控過多,人性就會被排除在外了,而人類就只會成為系統裡的一個工具,而系統就不再是來服務人類了。當然我們需要各種系統,以便讓人類可以協同工作,但我們必須要看清楚的是,我們是否已經走得太過?或是我們仍舊停留在人性的領域內?這兩者之間一直是有一條界線存在著的。

這個理智心(mind soul)和我們的思考有關連,理智(intellect)是一種心魂的品質,它又與我們身體自然本質的另一個成份相關。它與星辰身較無關,但和我們的以太身關係較密切。以太身是我們美妙的身體自然本質中的另一個元素,當我們誕生的時候,我們的以太身從以太世界抽離出來,如同星辰身是和所有的星辰連結,以太身讓我們和整個以太世界連結;我們周遭的環境,特別是植物界,它和以太界是緊密相關的,這是一個發展的世界。但這時候AHRIMAN就來了,因為他不喜歡發展,而喜歡把東西固定、固化。所以它就在這理智思考的世界中運作,而「思考——真正的思考」只有在以太的基礎上才能進行。我們必須真正重新與這些「真正的思考」連結,才能產生真正的思維。

我們一般日常的思考是和大腦連結在一起,那叫做「死的思考」,然而它也應該是要在死的狀態。為什麼呢?因為唯有「思考」是死的,我們才有成為一個自由的人類的可能。否則我們就是在思想著神的思想,而當我們的思考死了,那時就是「我們人類在思考」,而不再是「神在思考」了。當你真正與你的思考有深度的連結時,當你的思考開始活化起來的時候,你可以在你的思考中感受到有新的力量在作用著。

一開始,我們遇到的只是死的思考,而我們自以為這就是思考,但如果我們開始透過冥想的方式來思考,我們就會感覺到我們的思考開始活化起來了。所以在我們的思考領域中,還別有洞天有待探索。但是AHRIMAN會告訴我們,我們有這些死的思考就夠了,這樣就好了!因為這樣的思考是用來掌握眼前的感官世界的,這樣就夠了啊!因此,我們知道我們以太身裡有種力量必須要被發掘,如同在星辰身裡我們看到「貪婪欲望(greed)」,在以太身裡我們可以找到更深層的「驅力(drive)」,這驅力有許多不同的面向與形式,當我們為飢餓所驅動時,我們會想找東西吃;而我們也會被一些來自靈性的想法所驅動,所以我們想做某些事情。而「驅力」是一種更深沉的作用力量。

這些領域就是AHRIMAN特別喜歡作用的地方。

在以太作用的場域中,你會發現個體間的「相互連結」是最主要關係,但對LUCIFER的力量來說,情況就不再如此了,這時「各人自掃門前雪」才是主軸。同樣地,對AHRIMAN來說,也是「別管別人閒事」,但這還不夠,因為AHRIMAN是寄存在「系統」之中,所以它牽涉到的不只是一個個人。所以AHRIMAN的力量作用於整個社群,單一個個人,對AHRIMAN而言是不夠的。所以相對地,我們需要一種新的社群,以便新的大天使的存在(archangelic being)可以與之連結並在其中工作。因此我們就遇到這樣更深更強大的反作用力。

我們昨天提到的第三股力量—AZURAS,他的作用之處以及它是如何作用於人類的?

AZURAS,他的作用始於現在這個時代,而祂又是作用在人類心魂中另一個不同的領域,這是人類心魂的第三個面向,前兩個是「感知心」與「理智心」,第三個則是所謂的「意識心(consciousness soul)」的部分,意識心賦予人們可以被喚醒的能力,當我們被喚醒方才能夠擁有自我的意識,這種喚醒我們的自我意識是很重要的心魂因素。這種喚醒自我的意識,和每個人的「自我存有(one’s own “I-being”)」有著非常親密的關係,如果我們沒有自我意識,我們沒有辦法和「自我存有」發生親密的連結。而AZURAS就特別不想讓這事發生,祂不希望人類的內在自我、自我存有醒覺,因為如此一來,人類就無法繼續被控制了。因此,我們就具有一種來自於自我存有的潛能,即創造新事物的能力。

意識心和我們的物質身連結;所以感知心與星辰身相關,理智心與以太身有關,而意識心與我們的物質身相關。

在物質身裡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在作用著,它甚至強過星辰身與以太身,這住在物質身裡的,是「本能」,而本能深深地化身(incarnated)於我們的物質身中。但身為人類如果我們只是跟著本能、驅力、貪婪來工作,那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因此我們有種很棒的挑戰,要將這些力量轉化,轉化成為靈性的品質。這是我們進化過程中很艱鉅而重要的任務,要去面對AZURAS、與之抗衡,雖然我們需要個人,但只有靠個人的力量是不足的,也不是只靠社群的力量去面對它,雖然在這過程中我們也需要社群。我們必須要連結整個社會的力量,才能夠直接去面對AZURAS


我們知道三元社會結構所帶出的力量,就是要用來面對AZURAS。當然,星辰身中有天使在工作,大天使與以太身相連結,而時間之靈(Archai/Time Spirit)對應於AZURAS而工作,它與AZURAS屬於同一位階。時間之靈,同時也是人格之靈(Spirit of Personality)兩者的關聯相當有趣,時間之靈,是我們生命所寄的時間,而「人格」則是「自我存有(I-being)」。這是我對於「名詞、他們如何拼寫、這些力量作用於何處」等等問題的回答。希望給各位概括的全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