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從三元社會探索台灣實踐綠色企業的希望與未來 —下篇

從三元社會探索台灣實踐綠色企業的希望與未來 —下
主講:Paul Markey

時間:2015810
翻譯:謝醫旬
記錄:江昌倫
校對:李錫展 吳雅真
文案整理:王新
審校:張宜玲

【講綱】:
主題:
1、    三種價值如何活在我們每個個人的心中,成為我們人格與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2、    從現在所謂的PPP企業模式,來看與三種價值的關係。
3、    我們如何意識到每個人的社會性門檻,並勇敢地去面對它?

4、    問與答。


Q:華德福社群如何協助BD農法?

宜玲校長:幼功是我們台灣第一個學習BD農法跟實踐BD農法的農夫,他本來是老師,他放掉鐵飯碗,他是合格老師,所以他有勇氣,剛才講到的道德勇氣,他第一個階段的社會門檻是放下鐵飯碗!(笑!)哈!開玩笑的!我們把時間交給幼功,歡迎幼功!

幼功農夫:我走上來之前想了很多話想說,站上來後,發現許多話都不見了!我學習人智學的農耕,就是所謂的BD的農法,大概做了十年了,有許多的老師來協助我們在這個部份,在台灣讓很多人有機會可以學習、了解什麼是BD農法,我們也做了很多實踐的工作。到目前為止,在台灣可以做或是有強烈意願要做BD農業的農夫,數量非常少,我想這和台灣整體社會環境有關。我自己已在許多方面試著去突破這些困難,或許我們在座的朋友很難理解這樣的困難。也許我們先不談BD農業,而是先從一般的農業,或是永續農業的觀點來看,到底農業這個部份出了什麼問題…。簡單來說,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具體的方法來協助支持BD農業的困難?什麼方法呢?我想第一個還是人才的培養,各地人智學社群普遍都希望有自己的BD農場,但是要建立BD農場的基礎,我們必須要有人去學習,把學習的力量帶回去,支持這個地方,我傾向的構想是,可以透過成立一個BD農業的研究中心的方式來做這件事情。但是研究中心的人和資源,要從何而來?我的看法是,各地都有這些社群,這些力量是存在的,所以容易的辦法是,在每一個不同地方的華德福社群,各自去找到願意或是適合去從事BD農業的基礎研究工作的人才,然後大家聚在一起。這些不同的社群,他們要去支持他們所推薦出來的人才,然後我們可以在一個共同的研究中心工作,那這個研究中心,我們可能需要募款,要請國外老師來上課,對這些研究的人才做一些基礎的培養。

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是,BD農業工作基礎的東西就是它的配方的製作,因為多年來在台灣我們嘗試做了許多次自己的配方,但是到目前為止,這些配方的狀況並不是很好。這些配方它需要一些很特別的栽培過程,特殊的環境、條件,它需要特殊的人才來做這些事情。這些都是需要人力跟資源。如果這些各地社群所推薦來的人才,願意一起來做這個研究中心,大家可以聚在一起,首先第一個就是要來做出台灣自己的配方,這個工作,我們這幾年來也努力的有做了一些基礎,我想這個基礎可以讓後續的工作可以往前走得更快,重點就是我們需要有足夠的一群人一起來做這件事情。在這個之後,或許這群人就會有自己的配方可以提供給要實踐BD農業的農場、農夫來工作,接著這些人就可以回到不同的地方去推廣BD農業,讓這個觀念可以讓更多農夫聽到,然後指導他們去實做。那這時候我們製作的配方它就有用處了,它可以幫助這些未來要從事農業的農夫。這些農場要出現,當然需要消費者的支持。

所以我們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即使是現在一般的有機農業,它的食物的營養的品質還是很低,我們需要高品質的營養的食物來源,這對我們的孩子,對我們的未來會有很大的幫助。對這件事越有意識,對我們教育的發展也會越有幫助。而且各個地方都需要有自己的農場,這些農場都會成為華德福學校、老師跟孩子成長的空間,他們都需要這些東西,我也希望這些部份可以帶來更多的幫助。謝謝大家!

宜玲校長:
謝謝幼功,幼功在這裡提出幾個呼求,他覺得,第一個如果我們沒有「在地化的配方」,我們是很難影響其他的有機農業,甚至更多的土地,所以緊急的是要有一個研究中心,很多農夫的互相互助合作,那研究中心可能還要慢慢發想,每一學校、社群如何支持這個研究中心?是每個學校出一個人力的經費呢?還是要怎麼做?是大家要認養嗎?是像主婦聯盟的運作方式,還是有沒有更健康的運作方式?這個可能還可以結合產業這組,我們來好好琢磨一下,此刻我們的確是需要支持BD,因為BD是比一般有機農業更療癒大地的,因為他尊重宇宙自然,他可以說是從宇宙星球跟整個人類關係最本質的角度、最健康的角度重新出發,所以BD有辦法在台灣推廣的話,我覺得台灣就是療癒的開始,所以我們需要積極地來支持。像余若君老師她這幾年與幼功老師緊密的合作,在支持BD農法的推廣,是蠻令人感動的,但是我覺得一小撮人是不夠的,當然像顧醫師,也都非常的支持,我想很多人,還有我們在座的各位,也都有去支持,但是如何結合更大的力量,有共識有意識地去支持,是我們此刻必須靜下來,今天的會議就是要請大家再發想一些具體的方法。

接下來我想把麥克風交給Hans老師,因為這幾年若沒有Hans老師在亞太,幫我們推廣BD,在亞洲一定沒有人知道BD,所以這個最大功臣必須要感謝Hans老師。我們請Hans老師演講。(鼓掌)
  
Hans Mulder 老師
現在站在這裡的我是農夫,雖然看起來也許不像,但我是。華德福教育如何支持BD農法,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今天,我想要和各位分享我所見的,事實上,在亞洲,世襲的農夫已經變成社會的邊緣、而到了一個將被取代的階段,傳統農夫的家庭世代也都是農夫,這個職業已是整個社會最不被重視的階層,但現在我看到改變,在亞洲有許多農夫轉作有機農業,有越來越多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在尋求生命意義時,放棄原來的專業,從事有機農業,他們是未來的新農夫;在亞洲、中國,有許多地方有這樣的情形。
   我們這幾天所談的三種價值:「博愛、尊嚴與尋求意義」啟發了人們,包含我們此刻談論的農夫,所以我們不只是要關注農夫的尊嚴,也要關注在農場生活的動物、植物的尊嚴。事實上已經有數以百萬的人們在實踐如此的生活,那麼我們可否與他人建立連結?我期待看到一個嶄新的社會從華德福學校開始發生。但是,身為教師,我們本身是否由於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以及Paul與我們這幾天所反覆談論的三項核心價值,進而能夠啟發學生,使其在進入這個世界時,可以帶給這個世界真正缺乏與需要的。

所以我們有三個層次可以進行,第一個是教育,而在教育大眾前要先教育老師,使老師了解食物的重要性,但這不是只在頭腦裡的概念了解而已。第二是市場銷售,我們不只是種東西,我們種的東西要如何銷售出去?這是我們必須關注的第二個層次;第三個,文如其義,就是成長(growing),植物的收成,我想談一下BD農法的核心,當一群農夫、科學家、獸醫在1924年一場與Rudolf Steiner的聚會中,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為什麼種子的活力一年比一年衰弱呢?發芽率越來越差?

   
第二個是,動物的活力也下降。我們發現動物繁殖力越來越低,牛、羊的繁殖力也逐年下降了。然後,我們發現現在,人的生育率也越來越低了。精子的數量越來越少等等。這個現場的醫生們了解得最清楚了。
因此,Rudolf Steiner就給了農業八講,(Hans 請問幼功要不要說一下剛剛出版的「農業八講」的中文版,這是幼功老師、周俊煌老師與許多人的努力)。Rudolf Steiner在農業八講中談了一種新的農業方式,這種農業並不是以物質為主的,而是以力量、能量為主,是來自以太力量、星辰力量的農法。因為以太力量就是生命力量,當植物內的以太力量虛弱,植物自然長不好,也無法將足夠的生命力灌注於種子之中,所以植物的生命繁殖力、活力也因此一代一代遞減。所以Rudolf Steiner在農業八講中針對以太力、星辰力加以說明。因此我們了解,我們在進食時,在吃植物或礦物時(元素週期表上所有的我們都會吃到),我們吃進來的究竟是肥料的礦物力量,是屬於一般有機農業種植的植物的力量呢,還是以BD農法生產的食物的以太力量或是星辰的力量?那當我們吃了植物時,就會釋放其以太力量,這些以太的力量就可以來滋養我們的以太身,而多餘的力量,就可以幫助我們思考。身為一個老師,我們必須要了解,孩子們平常在學校進食得到的力量是由化學肥料培養出來的,是來自有機農業的,還是來自BD農業的?身為一個老師,如果我們不在意這些,我們是退步的。身為一個老師,是否能帶動家長,讓農夫們可以說:啊!這裡有個市場,我可以把我種的東西帶到這裡來。這其實是由於我們「思想的溫暖」,它會點燃我們內在的光,使我們看見真正的光芒,如果這發生了,Steiner說就會有「光的力量」,而最後這將會轉化為「意志的力量」,使其穿透我們的四體,去成為我們的行動力。

宜玲校長:
感謝Hans老師,所以原來老師的任務如此重大,我們對於土地意識,對於我們吃的食物,必須要有感,然後我們要如何燃燒起這些熱情,把這樣的一個想法傳給我們的孩子,傳給我們的家長,讓我們的社群有這樣的覺知,具體的方法要如何做,我們可能還要召開另一個會議。接下來我們請顧醫師來回答一下人智醫學的問題。

Q人智醫學如何支持華德福教育?

顧醫師:
各位問心台灣的朋友們,老師,大家好!我是顧哲銘,顧醫師。請問在座的朋友們家裡有過敏的孩子的,請舉一下手。有!好的,謝謝!我在診所裡每天看到孩子們就是過敏,不斷地過敏,這就是Hans老師講的,我們的孩子現在在腦神經系統有太多刺激;但是在以太力、我們的新陳代謝系統、也就是生命力卻越來越衰弱,它變得無法消化星芒、消化以太產生營養,然後腦袋又有過多的刺激,這時候孩子就有更多更多的過敏出來,狀況嚴重。再到學校的現場,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孩子從過敏的現象再往前走,就變成是過動,孩子沒辦法靜下來好好學習。那我們再把它往前到社會上來,我們看到我們的地鐵、學校裡發生什麼?割喉事件!
所以在診所、在學校,在這個社會裡面,我們除了身以外、還有心跟靈生病了,所以在過去三年,我到美國、歐洲去看了很多Camphill、老人村和很多Speciality的環境,我深深體會到一個東西就是說,我們必須把人智醫學變成是所有人的醫學,所以在今年的IPMT,所謂的IPMT就是說,人智醫學的醫師的受訓,它不只是醫師,還有藥師、護士、所有的治療師、還有老師跟家長,一起來參加,我們成功的把這個醫學變成是所有人的醫學。所以當我們在課堂上看到所有的醫、藥、護、治療師還有老師跟家長,一起來面對孩子們的自閉、過動這些議題,尋找一些解決方法的時候,我們是感動的,在結束的時候,我記得有一個自閉症的孩子媽媽,她掉著眼淚來跟我說:「顧醫師,這麼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這些醫師真的了解了我的孩子,今年是第一次我覺得,我在這條路上帶領我孩子的時候,我得到大家的陪伴。所以我們必須要去讓這個醫學變成去解決人格問題、解決學校問題、解決社會問題的大家的醫學。

第二個,今年IPMT我們成功的做到一個東西就叫做inter-professional」,就是所謂的專業整合。人智醫學之所以可貴是在於,它不是「醫生開藥給你」這麼簡單,它是以病人為中心,所有的治療師、老師圍繞著我們的孩子,大家一起來尋找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叫做專業整合。所以未來IPMT我們會往這樣的路去走,那如何來解決這些問題呢?我提出三個方法:第一個,我們在去年已經成功地整合台灣的人智醫學,什麼叫整合,整合不代表是聽我的叫整合,整合是怎樣呢?我們成立一個大雨傘,一個架構,我們稱之為TAMPTaiwan Anthroposphical Medicine and Healthcase Platform),這個平台下面有十個組,有醫師組、藥師組、護理組、還有韻律按摩組、優律思美治療組、治療教育、還有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十組,這些組都是人智醫學各領域的不同LEADER在帶領這個組。第二個,所有各組的人智醫學治療師,都要深化自己的能力。舉個例子,我們在這幾年,經由醫師、藥師的合作,我們已經成功地製作出台灣的人智醫學的藥膏,這個產品在台灣可以自由地買賣,所以我們要去解決技術上的問題。所以這些收入的65%,我們會捐出來支持人智醫學、農業以及華德福教育等領域,所以要請各位多多支持。第三個,在這次IPMT,我們人智醫學已經和所有華德福教育的領導者,這些領導者,我們已經成功地整合,我們決定要一起共同的往前走,應該是今年,我們會成立一個人智醫學的臨床診所,這個診所的概念是會進到學校去幫助所有華德福學校裡的老師、家長跟孩子。以上是我們目前可以一步一腳印來做的,跟各位報告到此。謝謝大家!

宜玲校長:
感謝顧醫師,感謝!感謝!今年是很大的一步跨出去了,顧醫師非常用力,在場有許多朋友從IPMT來的,我們已經整合很久了。我想,我們可以延後十分鐘,讓Paul好好回答大家的問題,謝謝。

Q: Paul曾說,在死亡的第三個階段,與行、星球相對應的內臟器官,是如何內外翻轉回到星球的呢?當我們穿越生死門時,我們的物質身體已經被留在這世界上了,又如何翻轉呢?

Paul Markey老師
如果我的了解是正確的話,剛剛問題是說,死後器官和星球間的關係。若我們剛才有聽到HANS老師所說,我們在這個世界中,是以以太和星辰力量來工作。這些力量並非來自這個世界,而是由外在世界作用於這個世界的。我不是醫師,或許顧醫師有他專業的意見,但我會努力回答這個問題。我們的物質身只有一部份是來自這個世界,而生命身是從以太世界而來,我們的星辰身是從星辰世界而來,還有第四個身,Steiner在其後期有提到是我們的「自我組織(I-organization)」。所以對我們的整個身體,我們不只是要關懷屬於在這個塵世上的部份,我們也要照顧來自於各個不同世界層面的「身」,我們的每個器官都和每個不同的星球有一種特殊的關係,就像我們的心與太陽有關係等等。在這個塵世中可見的物質身,只是其中最小的部份,其他還有很大一部份是在以太、星辰與自我組織的層面中。當我們穿越了生死之門,我們的肉身會回到大地,我們的以太身會回到以太世界,我們的星辰身會回到星星的地方。我們並不是活在那些世界,而是帶著那些世界的力量轉世到這塵世之中,所以我們應當要仔細觀察這些力量如何作用於我們的器官,當你展開進入星辰世界的旅程時,你將會與這些星球相遇,在這些作用於器官的力量中,蘊含著道德的品質。在探尋意義的過程中,我們會被這些品質挑戰,我們在過程中學習,而從中我們也會學到為下次轉世準備的功課,所以在死後,我們會經歷一個特別的時刻,稱為「午夜時刻——Midnight Hour,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我們綜合了所有學習到的東西,希望可以將之帶到下一世裡,為下一世做準備,你會有一個新的「意圖(intension)」,然後你會回那個當初從它而來的星星的世界。你會帶著這些新的意圖再轉世,然後,差不多快到降生之前,我們會來到一個忘掉了所有事情的地方,然後我們重新轉世,與生命重新相遇,那些我們忘卻的任務會在生命過程中與我們重新相遇,這就又一重的內外翻轉。這就是一種對天命嶄新的理解方式,即天命在生命的過程中,向我們訴說我們誕生前的生命意圖。當你與自己的「生命意圖(天命)」相遇時,會有一個「自由」存在,讓你去選擇如何面對這生命的意圖。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也因此生命是如此有趣。現在我們可以休息了。(鼓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