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從童話故事中的老人智慧看錢的靈性意義


從童話故事中的老人智慧看錢的靈性意義

主講:張宜玲

時間:201588
記錄:張憶慈
校對:劉倩妏 王新
審校:張宜玲

【講綱】:
主題:
1、    為什麼我要來談童話與老人這個主題?
2、    老人在最後一個階段要經歷哪些步驟才能擁有智慧?
3、    在這個故事中我們需要思考的三個問題。
4、    學員對故事的心得。
5、    老人的故事要帶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呢?

為什麼會安排這一場演講?有兩個動機:這兩年我們一直在談錢,我個人也一直在研究神話、童話,我發現許多的童話裡都會提到錢,比如說:《風雪婆婆》裡,善良勤勞的姑娘在回家通過那道門時,就會被撒了滿身的黃金,而嫉妒懶惰的女孩通過那道關卡回到人間時,身上就被撒了許多的瀝青。

許多的童話故事都環繞著錢、黃金。當去年Paul談錢的靈性意義時,我就開始想,童話中有太多太多這樣的意象,充滿了隱喻與象徵。透過人物、情節、故事的結構,在童話中錢的隱喻象徵又是什麼呢?在我的博士論文中,我蒐集了大約有兩千多個故事,之中又有三百個故事是與老人有關的!我的研究是研究老人,因為我覺得自己在老化,台灣的社會是個老齡化的社會,全世界也都存在著老化的問題,因此為了預備自己與世界,我便對這個問題特別敏感,想著從文學的角度來如何預備好自己的健康老化。

在多年的華德福教育現場上,華德福教育實踐的是口述的文學,我們從小講童話,講聖經故事、傳奇、神話、講真實的傳記故事一直到高中畢業還在不停講故事。故事的背後其實是充滿了隱喻與象徵,如果你看懂它,故事中其實是充滿很多智慧的。Steiner 也曾經說過:『神話蘊含著靈性世界的訊息,如果你看懂它,那是靈性世界要對人們說話。』如果你有看懂的話,你將了解神話背後的隱喻象徵。這是很令人興奮的領域,我多年以來都沉浸在這裡面了!

今天我從四百個故事中選了一個故事分享,這個故事特別與老人及錢有關。這兩天聽了Paul 提出了這個時代的三個重要的價值,我們要把它們找回來,剛剛他又說了思考、意志、情感的三個領域,我們有沒有可能在這三個領域中,創造出一個新的可能性、新的質地、新的方向,來把我們失去的找回來。或者在這兩極作用的力量中找到平衡的力量。

這個在童話故事裡也非常的多,我一直在尋找,充滿了這樣的尋找的意涵。我自己在做博士論文時,看到了Erikson的傳記,他是一位兒童心理治療臨床治療師,也是一位心理發展學家,他提出了八大發展理論。八大階段的發展如果沒有循序漸進發展,會一直反覆重來。這個功課沒有學完,會如同業力一般一直輪迴,表面上發展是線性的,但事實上是一個環形結構。

走到最後一個階段,老人一定會有智慧嗎?答案是不一定的!但老人能不能得到智慧?什麼叫智慧?每個人都可以講出一套對智慧的定義。

我當然也有屬於自己的定義,我還蠻認同麥克阿瑟在老年時七十幾歲時的日記裡說的:『真正的智慧是誠實,真正的力量是溫和。』老人到了老的時候心境會轉變。

童話故事中常說王子公主結婚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王子公主結婚之後,公主王子變成老人以後呢?還是幸福快樂嗎?他們最終的結局到底是什麼?當然王子與公主的結合是一種靈性的象徵,象徵自我的合一。但是中間的過程呢?從王子公主結婚,到最後他們變成老人了,有沒有重要的關卡與訊息要傳達?

再給我很多次機會,好幾個鐘頭,才能談到這麼大的結構。但我今天想要回到最簡單的動機,想要談一個故事背後錢的意義是什麼?這是一個關於老人的故事。

我們看七八歲一年級的孩子,我們會選擇睡美人的故事,每個人都想當睡美人,或當披荊斬棘的王子,那是孩子此刻的發展;而我處在我的發展中,每個人興趣關注的焦點不同,所以我對焦在童話故事裡的老人。

人大概到了五十歲,就可以算老了,在古時候,五十歲已經算很長命了。現在雖然有很多抗老化、抗地心引力、抗皺的方法,可以讓人延遲老化,但Rudolf Steiner曾說過,人到了四十歲後,身體開始退化,但我們的靈性開始誕生,我們開始走靈性的旅程,這樣的靈性旅程,與老人一定是密不可分的。

老人要怎麼樣老而得智慧?我們開放這個問題。

另外一件事情很有趣,因為我曾經在托兒所工作很多年,身為講故事的老師。我曾經在工作時,聽到一位媽媽與孩子的對話,因為那個禮拜托兒所有一隻貓咪死去,孩子傷心得不得了,但媽媽為了安慰小孩就說:『孩子啊,你不要傷心,這隻貓死了,牠的靈魂會回到天上去,牠的身體會留在地下,沒事的!牠會再回來!』說實在的這樣的說法對孩子太深了,一個托兒所的孩子是聽不懂的,因此他就更生氣,更傷心,因為他覺得他與貓之間本來是最好的朋友,突然之間被切斷了連結,他無法接受這樣的故事。孩子喊出了一句話,讓我聽了當場就落淚了,他說:『媽媽,我不要!我要我的身體與我的靈魂永遠在一起,我要把屬於我的都放在一起,我不要!』那一剎那我突然愣住了,天啊!孩子好真實啊!他就活在他發展的真實狀態裡:你不要告訴我這些,我就是不要,我就是要他們都在一起。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研究不同階段對死亡的觀點,到底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呢?

我自己學心理諮商,我自己比較信服的治療法其實是存在主義的治療法。我最崇拜的大師是亞隆,他曾是一個心理治療師,每天面對病人,必須要處理的終極關懷的問題是死亡、孤獨、自由、意義。生命中所有發生的事件對人有什麼意義?這是存在主義的治療師必須每天自問的。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不斷地問自己,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在我的研究裡有一個單元:在研究一個老人,在走向智慧的過程中,必須經歷黑暗三部曲。

第一部曲:面對絕望。當身體越來越老化,有一天如果你失能了,你還能幽默嗎?有一天你中風了,躺在床上,還能笑得出來嗎?很多失能的老人,是得憂鬱症的。所以老人要得智慧,第一部曲一定要走過面對絕望,平衡絕望。

第二部曲:有能力回到自己的內在世界,面對自己內在的黑暗、陰影、限制。走過死亡的陰影,這也是其中一部份。

第三部曲:最後走向統整,贏得智慧。Erikson用的統整的字是integration。走向統整又可分為三部曲,這個結構很複雜,我現在暫時打住。回來談,為什麼要說這個故事,如果我到最後可以留下五~十分鐘,也許大家可以來談談你們在這個故事裡的新的看見,今天Paul有說我們必須要有新的邏輯、美學、倫理。我其實一直覺得童話故事裡也存在著新的美學,因為我們要看見別人沒有看見的,聽見別人沒有聽見的。就像我自己沒有看到賽尚畫樹以前,我不知道樹可以這樣畫,沒有看過梵谷畫星空我不知道星空可以這樣畫。梵谷幫助我看到新的星空,賽尚讓我看到新的樹。文學、故事,也一定可以幫我們找到新的眼睛,重新地看見。這是研究裡最吸引我的地方。

在說故事時前我想先提出一個問題:跟大人講故事和跟小孩講故事不一樣。跟大人說話要先把問題問在前面,這是我的風格。

想想看,在童話故事中,公主王子常常需要離家,常常會有某個召喚,主角因為一個使命、召喚,被迫或自願要離家,走向森林,走向未知,遇到巫婆、需要去屠龍,需要過關斬將,需要克服很多關卡,最後得到一些幫助、祝福,他成功的回家了。這是一個典型的故事結構,但是在老人故事也是這樣的結構嗎?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故事中的老人遇到的困難、關卡,與公主王子所遭遇的關卡有什麼樣不同的意義呢?

第三個問題,你能不能在故事中看到另一層錢的意義?

錢的意義可能不只是物質的,他有可能是生活的,有可能是友誼,有可能是生活的品質、生命的品質、健康、或者是什麼?你看見了什麼?你聽見了什麼?貧窮與富有不是只有物質的,請在這個故事裡聽聽看。

現在我要開始講故事了。

從前從前有一對老人夫妻,住在山下的一棟很破舊房子裡,房子的窗戶可以眺望無垠的大海,老人隨著年紀越老,孩子一個一個過世,最後只剩下這對孤獨無依的貧窮夫婦,老人只能每天上山撿一些木頭到附近的鄰里去兜售,勉勉強強可以餬口,但實在是太貧窮了。每天吃了這餐又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老夫妻兩人又病、又貧窮、又孤獨。

有一天,老人上山撿木材,撿著撿著突然出現一個長滿鬍子的神秘老人,長鬍子的老人對他說:『我知道你,我也知道你的需要,讓我幫助你吧!』他拿出一個皮革袋子,給了這個老人,他打開來一看,袋子裡發出一道閃亮的光芒,老人一看便昏了過去,因為他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等到他甦醒過來,才意識到他見到的是亮晃晃發亮的黃金。老人收好袋子,丟下所有的木柴就興奮地跑回家,跑著跑著,他想到:『不行,這個黃金如果讓我太太知道,她又像以前一樣亂花錢了,怎麼辦?那我們不就又要變得更貧窮?我一定不能告訴她!』於是他回家後把這袋黃金藏在家中堆肥的最底層,心想這樣應該不會被發現了吧,然後老人就安心地去睡了,第二天早上起來,老人的太太快樂地告訴他:『親愛的,快點來吃早餐啊!我煮了一頓很豐盛的早餐!』老人眼睛一亮:『妳的錢哪裡來的?』太太說:『因為你沒有帶柴回來,我們又沒有錢,剛好有農夫經過,我只好把我們的肥料都賣了!』

老人激動地跑到森林裡大叫、狂哭,不久長滿鬍子的老人又出現了,說:『我知道發生什麼事,沒有關係,我還是願意幫助你!』於是又給了他一袋皮革的錢,老人緊緊地抓著錢袋,感謝長鬍子老人後,又丟下木柴狂奔回家,到了半路,他又想:『不行,這個錢一定不能告訴我太太,萬一她又揮霍了怎麼辦呢?我還是要想辦法再找一個地方把它藏起來!』想著想著,老人就把錢袋藏在壁爐底下的灰燼裡,這樣應該不會被發現了吧!老人安心地上床睡覺。

第二天早上,老人又被香噴噴的飯菜香喚醒,老人嚇醒:『早餐是哪裡來的?』太太說:『因為你又沒有把柴帶回來阿!我就把壁爐都清乾淨了,把灰燼都賣給了路過的農夫,換來了這頓豐盛的早餐。』

老人再次飛奔出去,無語問蒼天,搥胸頓足,哭泣、吶喊,很無奈。長鬍子老人又出現了,他的表情有點傷心,說:『看起來你沒有富貴的命,但是,這次我還是願意幫助你,這裡有兩大袋的青蛙,你一定要把這兩袋青蛙帶到市場去賣掉,記住,賣得的錢要到市場去,盡可能找到一條最大的魚,不能買其他的東西,只能買一條最大的魚。』

老人心想,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我還是認命吧,於是很努力地帶著青蛙到市場兜售,的確換得了一些錢。拿到錢後,老人看到市場有好多東西可以買,心想這個長鬍子的老人真奇怪,為什麼要我只能買一條魚呢?但老人想了又想,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了,他決定忍住了自己的慾望,真的找到一條非常大非常大的魚。因為花了很大的力氣找魚,回到家老人也累翻了,沒有力氣處理這條魚,便把魚高高地掛在屋簷下。

那一夜突然雷電交加,雨下得很大,他睡得很不安穩,最後當雨聲漸漸停止,他聽到一陣敲門的聲音,又聽到外面有一陣歡樂的歌聲與舞蹈的聲音。老人和太太覺得很奇怪,起身開門,發現門外有一群年輕人,興奮地對他們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你們救了我們!因為昨晚的暴風雨,我們的船在海上漂泊,不知道如何靠岸,因為看到你掛的閃閃發亮的魚,我們才找到了靠岸的地方。於是我們都平安地停泊回家,是你們救了我們!』於是他們拿來了許多的魚,送給老夫婦。

從此,這個老人每天晚上睡前,都會在門口掛上一條很大的閃閃發光的魚,從此老人再也不孤單,常常會有年輕人來陪伴他,也把他們撈捕的魚貨與他分享,後來老人的日子也不虞匱乏。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兩個問題。這樣的故事結構,人物角色、情節和我們所說的公主王子的故事情節,最大的不同是什麼?這是第一題。

第二題:公主王子所要過的生命關卡、考驗是什麼?老人在這個故事裡所要過的生命關卡的考驗是什麼?在這個小故事上做討論,雖然這個故事很小,但其實是充滿了隱喻象徵的。

我們看到很大的不同,我們看見所有的安排、情節、手法、結構上也有很大的不同。我們看到很多的公主王子故事:善良的女孩一定要被虐待,王子一定要去屠龍,經過關關考驗後,增加自己的能力,會有過關斬將。但是在這個故事裡,卻沒有這樣的戲劇化,如果這樣講故事給孩子聽,孩子是不愛聽的,這不是小孩聽的故事,而是給大人聽的故事。

從這個故事裡,我們看到錢的意義是什麼?貧窮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情節的設計,是要人過哪些關卡?一個智慧的老人他要過的關卡,看起來不是物質上的關卡,而是另一種關卡,那是什麼?

故事裡的這個老人很平凡,他拿到錢之後,第一個想的是什麼?我到底要不要告訴我太太。所以他面對的第一個挑戰是內在的信任。還有什麼呢?有人會說:『他太貪婪了,他想要獨佔。』你們還看到什麼?

學員:擔心變成一種主動,越擔心的事越可能發生。

宜玲校長:這在心理學裡叫做-預言式的應驗,自我預言的應驗self fulfilling prophecy, 這在心理學裡是很重要的,我們怎麼幫助個案去除掉負面的想法,而不是一直活在負面的自我暗示裡。

學員:錢沒有拿出來用什麼都不是。

學員:分享的重要。一開始他不願意跟太太分享,後來接續的因果發生了。

學員: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學員:他太輕易放棄自己的本分了,至少柴也要背回去啊。

學員:銀行很重要。

學員:越想要藏的秘密越藏不住,公開反而比較好。

學員:長鬍子老人代表了神,他前兩次不相信跟神的對話,第三次相信神的話了,就沒有想太多。沒有好好善用神給的指示。

學員: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知道怎麼來的,往往不知道怎麼去,來的快,去得快!

學員:他的錢是從別人而來,但他把錢轉換為互助的歷程,這個歷程又回過來幫助他自己,形成一個善的循環。

宜玲校長:是的,這裡產生了一個轉化,不過這裡的轉化是無意識的。

學員:有智慧的老人或老師必須知道怎麼給予,才是給的對,在對的時間給。給予的不應該是給錢,應該是別的形式。

學員:當下的信任非常地重要。

學員:沒有學會的功課就會一再發生。

學員:前面兩次狀況其實有兩個不同的面向,一個是像剛剛講的他對太太的不信任,所以要把錢藏起來,但另外一個面向是,他想要負起責任,去照顧兩個人的未來,他理解太太可能會將錢做不好的運用,所以出於對夫妻共同的愛與未來的責任,把錢藏起來,自己去承擔這個責任。

學員:前面兩次比較站在利己的角度出發,第三次忍住自己的慾望,信任更大的力量,來自神的力量,遵守指示去做,這個過程其實是利他的現象,錢在過程中形成善的流。

學員:前面的過程他的擔心太沈重了,孤獨與絕望太沈重,用舊的邏輯,因為過去的經驗是太太會亂花錢,過去沈重過生活的意念太強,因此他用舊的邏輯,來解決事情。後面有一個新的邏輯發生,雖然內在有不確定性,但是有一個模糊的感覺,一個可倚賴的細微的靈光,他想試試看,因此產生了新的可能性。

學員:上天對於人所賦予的生命任務是意想不到的。

學員:看起來很亮的,其實是不亮的,看起來不亮的,其實是最亮的,所以當我們看到亮的東西時,我們不要太在乎;看到不亮了,要去看到他亮的地方。

宜玲校長:你已經有智慧地將兩極的東西翻轉式思考,Upside down, inside out來看。這讓我想起《京華煙雲》,最繁華的時刻讓我想到荒涼。

學員:這裡有個有趣的現象,前兩次是有形的錢,所以很擔心老婆會花掉,最後一次是一條很大的魚,老婆沒辦法把他花掉。當錢轉換成無形的,擔心反而會放下。

宜玲校長:從有形的轉換成無形的,無形的又從友善的循環轉換成有形的。

學員:頭兩次是自己的慾望與個人判斷,想把慾望藏起來偏偏又失去掉,後來戰勝自己的慾望,聽從不被頭腦所合理解釋的使命與任務,完成後掛在門外沒有藏起來,才能被分享。

學員:人要走到谷底時,很多神的旨意才會被看見,才能看見另一扇窗,但當你還沒到谷底時,你不會真正的把握,等到你到谷底,知道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了,往這個方向走,才能找到目標。

學員:一開始兩人辛苦的生活是封閉在兩個老人的世界,後來當敞開心,信任了另外一個智慧的老人,把自己的心容納了別人的心進來,最後自己的心又再次與世界連結,生活又與世界,與年輕人有了連結。

宜玲校長:如果他只有傾聽自己內在的害怕、慾望,他失去很多,當他真正的傾聽來自外在,也許是靈性世界的聲音時,他找回了完整。

學員:我覺得很簡單,就是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前面兩次得到的只是一袋錢,最後得到的卻是終生的財富,雖然這個財富不是有形的。

宜玲校長:這是不是神的安排,我們把它開放好嗎?就像這兩天Paul的演講裡,有一些是MOON有一些SUNKarma,有一些是開放的,有一些是不開放的。事實上如果我們相信有靈性學習,靈性世界的話,神應該是不會這麼決斷,這麼不給我們機會,所以在這樣開放與自由的限制裡,到底真正的聲音是什麼?其實沒有真正的答案,大家說的都對,因為每個人都有一種新的看見。

所以我們已經解析得差不多了,我們做一點統整。從這個老人的故事裡,我們很清楚看到:第一個:他必須要平衡絕望。因為過去的包袱太重,太絕望,他必須找到一個平衡的力量,過去他沒有能力平衡這個絕望,因為他太貧窮、太失落,太孤獨了,所以當他拿到禮物時,他真的不知道怎麼用。他雖然興奮,但還是恐懼的,所以他必須要先通過第一個關卡--平衡絕望,才有能力慢慢地由一而再的失落中,重新經驗失落的痛,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的錢,卻在一夕之間失去,這種痛比從來沒有得過還痛,再次經驗失落的痛。第二個:有沒有能力翻轉?最後一次,從長鬍子老人身上終於學到不是他慣性的想法與作法,錢怎麼會用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用途?實在是他的世界所不懂的,但是他還是相信,結果命運就翻轉了。從不信任到信任,從害怕失去到算了豁出去了,置之死地而後生,他要平衡的是什麼?他要平衡的是他內在的陰影,他內在的不信任、貪婪、害怕、恐懼。最後的確過了這個關卡。

故事就這麼簡單,他得先從平衡絕望,慢慢地平衡貧窮與突然來的富有這兩極的力量,最後克服他真正的陰影,內在的黑暗面。雖然婉如剛剛非常有同理心地提出,他應該是不會藏私。但畢竟這還是在一個小我的世界中,夫妻兩的小我世界。最後是被迫打開,被迫翻轉,就像剛剛一位朋友講的,其實上天早就預備好要給他翻轉的禮物了,可是如果第三次他又去買別的東西呢?他就會一無所有,再回到原來貧窮、孤獨的日子,所以這個循環裡其實也有自由的空間,他要去打破慣性,還是有自由可以選擇的,這之中他也有猶疑、徘徊。

所以老人的故事與年輕人的故事,最大的不同是,老人的故事裡,我們看到他出去不是要過關斬將,要學的功課不是魔法也不是神通,也不是把美麗的公主取回來,或是得到什麼寶藏帶回家,他反而要面對的是自己,自我的內在,對自己與別人、自己與世界有新的關係、新的認識、新的看見。而這個看見要非常地透明清澈,才能從這個透明清澈裡,從年輕人的感謝、分享裡,他每天將魚掛出來,這個時候才真正地學到同理心,因為無意識地幫了人家之後,他轉換了覺察到了,意識到原來這件事這麼重要。原來幫助別人這麼地重要,於是他從此每天都把魚掛出來。一個人走到那麼老了才學會同理心,真的不容易。同理心容易說,但是在人類進化裡是非常難的。因此我們在教育現場上一直要幫助孩子去自我中心,多難啊!

如果自我中心是發展的必然,就像Paul說的我們又會得到一種力量,可以從靈性世界解放出來,可以成為自由的個體。可是在這個世紀個體化的發展過程裡,我們看到物質化,這個世紀是一個矛盾的世紀,一方面很物質化,一方面又渴望靈性化一方面知識爆炸,可是一方面有可能是無知的,網路上有幾千萬筆的訊息,如果你不能去消化他、掌握他,你可能就被淹沒了,變得什麼都不是了!這有可能是最民主的時代,關於民主,大家都可以走上街頭,這兩年都有很大的興奮,像去年的太陽花,今年的微調課綱,我其實是興奮的!很想跳到現場去支持他們,可是又怕被貼上標籤說華德福教育如何如何……。如果是過去我個人的生命經驗,我會在第一時間就支援他們,跟他們一起在那裡靜坐,可是今天我好像有一點身份地位,這個身份地位並不是權也不是錢,那好像是一種使命,被賦予說華德福教育在台灣的形象還是很重要的!我如果跳下去,會不會被抹黑,是加分還是扣分?要想一想。

所以,這個關卡不一樣了,人在老化的過程中,我的體會是簡單的,在某一個時期裡,我們一直在外求,我們希望能有車子、房子什麼的,我們都是平凡的,都是希望能有一些物質的基本滿足,但是到了一定的階段,你會求的是一個地位、名聲,我佔了世界什麼樣的位置;可是到了我現在的狀況,我現在想的是怎麼把這兩個都丟掉,能夠真的創造出一個新的有意義的生命,在走回星星的旅程中,他是可以平衡的,可以平衡絕望、平衡對立的力量、克服自己內在的恐懼、陰影的!我現在的心境比較是第三種,年輕人又是不同的,活的狀態與樣貌也是不同的!

所以,這個故事坦白說是我收藏的幾百個故事裡最愛的故事之一,今天講出來,靠大家的智慧幫我解題。我大概講得差不多了,也準時地在十二點半前結束,因為我常在下面跟講者說還有一分鐘兩分鐘,所以我要很小心不能犯規。我要遵守這個界線,界線有時候很重要,我們剛剛講到太陽花,年輕人這麼年輕他們就想要突破界線,表面上看起來是社會規範的這條界線,當它是不合理的時候,他們站出來挑戰這個規範,我覺得這是一種道德的勇氣,這是超越自我的,看到年輕人身上做到了!所以去年的太陽花我是興奮的!今年的課綱微調我是沈痛的,因為有人犧牲了!犧牲了之後大家才開始注意它。


今天Paul說,我們如何創造出價值?不是表面上社會規範的價值,我們能夠創造出一種價值是來自內在很深層的呼喚的,又傾聽到外面世界的需要、能連結。超越慣性的思維,打破它,翻轉它。我其實在去年的太陽花及今年的微調課綱,看見台灣的希望,坦白說我的精神上是非常支持他們,也是非常感動的,我也期待我們的華德福小孩未來可以翻轉這個社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