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大會主題的開幕引言(二)

此次研討會將討論台灣與這個時代的議題

主講人:Paul MackayHans Mulder &Ineke Mulder


日 期:2016/07/29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徐美琪
記 錄:田英志
校 稿:林菊梅、廖珮芬、黃美惠
審 校:張宜玲

  能夠再回到台灣看到大家真的很棒!我在昨天抵達台灣,島嶼的文化讓我活化了起來!接下來明天、後天、大後天的演講重點是「如何與自然建立合適的關係?」因為透過創造,創世者把自然給予我們人類。包含植物、礦物與動物,我們人也是創造者生下我們、賜給我們。問題在於說:自然能夠自己照顧自己嗎?還是需要更多的人來照顧它?我曾經從事自然保育的工作,如果自然中沒有人會是較好的解決方法嗎?我想應該不是。自然用寂靜的聲音來表達它自己,所以,身為人類要試著練習去聆聽這種──寂靜的聲音。自然,無法說出人類的語言,但它的語言是我們人類可以學習聽得懂的。這就是自然的語言或是自然的智慧。

人的三種內在價值對三元社會的重要性

  我擔任公司的總裁,公司主要的工作面向是與自然精要的質素、物質一起工作。自然的質素如何讓我們創造出產品或化妝品?如果我們沒有辦法進到自然的質素,進入自然的社會中,那就很難創造──能從自然中提煉出的醫藥、化妝品。所以,接下來三天,我們會提到並進入自然的智慧當中,瞭解自然要求人類做些什麼?接下來三天將回顧過去的內容並進入主題,讓我們從內在的觀點來看自然的三個面向;我們將從社會的三元性來深入的看這個自然,瞭解並展開行動。去年我們強調:在這個社會有機體下重要的價值為何?因為社會的三元性並不像機器是固定的,它是有機的、是活的,是人類可以實踐出來的;所以社會的三元面向要被實踐,必須立足於人的內在價值,若不能點燃人內在的價值,那我們就無法再談社會的三元性。這三種價值不只是台灣人應該要有,也應該存在於歐洲人、日本人、中國人的心裡。
  我今年三、四月在日本發現一件事情──這些基本的價值,要如何變成個人的價值?甚至變成普世的價值,如何在全人類中活出來?如果我們能夠活出內在的價值,我們都可以互相產生關聯。我們去年強調過所謂「內在的價值」,而再次提出內在價值時,我邀請大家想一想,這些內在的價值與彼此的內心有所呼應嗎?如果我剛剛的說法,內在價值可以彼此呼應,變成普世價值,我就可以跟場內的每個人產生關聯。
  第一個價值是:作為個人,我能否為別人、為鄰居、為自然承擔責任?當我反躬自省的時候,我在乎我的小孩嗎?我的國家嗎?我的鄰居嗎?我的太太嗎?這樣你就會感覺到這是出於內在的需要,想要去關懷別人。如果你沒有辦法找到這種「關懷別人」的內在價值,建議你試著往內在深層的地方探尋,或許在你個人的命運當中,認為已經無法再照顧別人了,這種狀況可能是你已經失去你的健康,沒有健康就無法關懷週遭的人,這是其中一種價值。
  第二個價值是:你深深地問你自己,你與另外一個人的互動方式是如何?如何產生彼此的關聯?我希望用什麼方式與週遭的人、學生、小孩或同事產生關聯呢?可能會從內在升起,我要如何與自己產生關係,這種內在很深的感覺。我可以看到另一個人內在很深的尊嚴嗎?如果我們能夠找到另一個人,內在的獨特性,內在的尊嚴,這是一種很美好的發現。以我們的小孩來說:你希望小孩不是我們的複製品,希望他能長出自己的獨特性,你會發現孩子有自己的內在尊嚴,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個神聖的角落。
  假設你對下屬的關係是──你叫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這就是你對他的關係;或是解決一個問題時,你把他們納入,大家一起解決問題,大家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前面講的兩種與人的關係是很不一樣的,第一種指導式的關係,是我已經知道會怎樣發生,所以我直接指導;另一種是邀請一起參與,一起解決問題。如果我們用第二種方式與同事工作、與小孩工作,那內在的人性尊嚴就會被點燃,所以第二個內在價值是「尊嚴」。
  第三個價值我現在不會談,剛剛有提到自然的智慧,你要找到發現自然的智慧,你不只要知道自然是什麼?你還要接觸到自然的智慧,你必須跨越自信的極限,自信到最後都會走到一個極限;自信是好的,因為會讓我們發明機器,但超越自信就是我們的「智慧」。這個智慧可以帶領我們到意義的所在──自然智慧的意義所在。我們也進入到了「生命的意義」,還有與我們的生命史有關係,我們是從哪裡來的?又要從哪裡去呢?這建構於我們的生命史,當然可以擴大到學校、公司、臺中市政府,甚至國家。
  追尋意義是很重要的,這是人類的需求。所以這三個普世的需求就是──第一:關懷別人,第二:照顧別人的尊嚴,第三:追尋生命的意義。我們也看到這三個價值是社會有機體,「三元性」的比喻──第一個關懷是社會經濟的層面,事實上經濟並不只是追求利潤,更要照顧每一個人。在國家層級和政治上,要考量的是每個人內在的尊嚴,所以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每個人享有一樣的權利,即使是罪犯也都可以在受審前享有平等的權利。在文化的層面,教育與宗教也都有其意義的所在,特別是第三個價值,在藝術上有一種很深的價值,可以帶給我們去了解生命是怎麼一回事,這也是為什麼在教育裡──「藝術」是很重要的原因;在宗教裡藝術也很重要,否則會變成很狂熱而不具人性。所以我再次強調這三個價值的重要性,若我們無法活出這些價值,那我們也不需要再談社會有機體、三元社會這個主題。希望在這次的會議中可以把這三個價值帶回,並放在我們心中。



日 期:2016/07/29
主講人:Hans Mulder                                                                               
翻 譯:余若君
記 錄:田英志
校 稿:林菊梅、廖珮芬、黃美惠
審 校:張宜玲

親愛的朋友,午安!
  我有被要求淺談一下我要給的東西,剛剛Paul已經開始談了。去年研討會結束時,我們三位(張宜玲、Paul Hans)一起討論:接下來要做什麼?回應到去年的主題,Paul所提到的「三個價值」,在生態的層面上,那三個價值也是非常重要的!就在這場談話中,我們產生了一個想法──如何在經濟和生態上一起合作,變成可以實踐的一種方式。Paul談到了人類的尊嚴,在生態的層面,我們就必須談到土壤、植物與動物的尊嚴。若我們不能做到尊重這些環境的尊嚴,我們怎麼談人的尊嚴?因此我們從這裡開始。

生態及經濟上土地使用的一個新圖像

  1924年史代納給農業課程時,也提到了這些,我們明天會開始談。他在「農業一講」有提到:所有在人類領域中發生的事情,都可以連結到土地;就像今天我們的孩子大部份都在都市長大,所以食物對他們來說是從超級市場來的!我們似乎與我們的根已經切斷了關係,史代納也很清楚地給予了很好的圖像,人類的進化能如何與地球的進化一起並行?當我們在實踐經濟活動時,是否能對生態保持很高的警覺?是否這兩者之間已經出現了斷層?如何把經濟與生態的斷層重新連接起來?史代納的農業課程中,雖沒有清楚的提出,但可以從字裡行間看出來,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如果沒有健康的生態,就沒有健康的經濟,反之亦然!這也是研討會中我與Paul老師要一起分享的。
  我從馬來西亞的第一場IPMT就開始參與,今年是第四年。人智醫學每一年的課程當中都有「生機互動農法」的課程,主辦單位同時要求有經濟、農業及醫學方面的課程。因為對方都是生意人,所以會談經濟、創業與事業,無論你的年紀有多大,都可以學到新的東西。在去年第三年IPMT結束時,提到明年要邀請「生機互動農法」與「經濟」方面的專業一起來參與討論;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組合──生意人與農夫?結果這個組合合作無間,就像:手與手套。會後決定明年還要將「經濟」與「生態」合併,並再向外延伸舉辦研討會。
  我們可以看到這顆種子是怎麼種下的?去年我聽了Paul的演講後,就有這種概念出現,我們也可看到這是如此倉促,種子播下後是需要時間發芽的,我們回到生機互動農法主題上,世界上有很多生態的危機,世界的經濟狀態與社會都有很多的危機,這是Paul要與我們談的。Paul談到所出現的各種問題,是我們內在所投射出來的,也許我們有意圖要改變這些外在風景,但如果沒有改變我們內在的態度,我們是無法改變外在的困難。所以,我們要從內在開始理解這些外面發生的事情,有什麼意義存在。
  明天要跟大家談的是:現今農業所發生的事情,我要先警告大家──這些不是很好的圖像!這也是在提醒各位內在的準備,如果沒有準備好面對外在的各種問題時,就像把手插到沙裡面,你是無法動彈的。我們回顧過去七年發生的事情,就像成長的過程,也需要一些時間,比如十年後,才能知道目前這些發生的原因。這也是明天到星期天我們要經歷的歷程──我們會看到現今農業所發生的事情,以及生機互動農法如何發展到未來。史代納在談農業時有個重點:我們常常忽略BD農法不只是對土地的療癒,也是對社會的療癒,更是對人類的療癒。



日 期:2016/07/29
主講人:Ineke Mulder                                                                                
翻 譯:余若君
記 錄:田英志
校 稿:林菊梅、廖珮芬、黃美惠
審 校:張宜玲

  能夠再與大家相見是件美好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到彼此關懷、彼此照料在經濟的層面上;在關係的尊嚴上則是在權力的層面,而留下來給我們的是意義,什麼是意義呢?就如同我們聽到的:土地文化已經不存在了,已變成土地的生意;而土地的智慧在今日也已經不存在了,老人家好像把這些智慧都帶走了,一切都沉寂了下來。似乎在土地上已經沉寂到沒有任何聲音,只有聽到挖土機的聲音,沒有蟲鳴鳥叫,沒有其他聲音……,這是我們想要的嗎?

我們與生活的土地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我們談到「關係」,我們與生活的土地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沒有土地,關係就無法存在。知道米是誰種的?菜是誰種的?重要嗎?還是從工廠生產出來的,有沒有關係呢?我們付出的代價,是對的代價嗎?如果我們想要用很便宜的價錢,我們想要得到的是什麼?我們可不可以把這個關係與尊嚴,透過BD農法再帶回來呢?從明天開始我會談一本書《明日的農場》,從這本書開始談社群支持的農業;昨天聽到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再一個月,這本書的中文翻譯即將完成並出版!今天我也聽到這本書的作者,在前幾天跨越生死之門往生;當這類的事情發生時,都有很重要的意涵!這些意涵是要告訴我們什麼?這些想法先留給各位,我們明天繼續。

小結(張宜玲):

台灣人的命運要何去何從?
省思我們的定性,
我們定了嗎?
我們的內在準備好了嗎?
我們的土壤是有靈魂的,
外在世界是我們內在的投射,
我們如何透過社群展開更深的連結,
如何與彼此建立新的關係?
這個旅程我們一起面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