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上兩次研討會對三元社會的總結與概述


日 期:2016/07/30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徐美琪
記 錄:鄭秋月
校 稿:林菊梅、陳柏娣
審 校:張宜玲

親愛的朋友們,
  非常感謝Hans老師在上一場為我們介紹這三個步驟,剛才在休息時間老師們經過討論,決定先以這三個步驟來開場,Paul老師的任務是談經濟,Hans老師的任務是談生態,所以生態與經濟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呢?

  在第一個階段Hans老師稱為化學農法,而我則會稱為工業式的農法。Hans老師提到化學農法有兩個原則:「重力」和「熵」,這兩種原則同樣能在世界經濟中看到,這樣的思維是如何運作呢?在經濟的過程中,把它拿出來拆解,用現在的術語就是勞力的分工,這是現代經濟的基礎,在勞力分工的基礎下,又有所謂的經濟層級。首先,現代的經濟層級先局部拆解後,這階段就迅速爆炸式地發展,除了把現代的經濟一步步地拆解,在勞力的分工也有這樣的現象,像是我的某些東西可能是在中國做的;鞋是在法國買的,但是是在斯洛伐克製造;筆是在德國買的,製造地不知道在哪裡。全世界都有勞力分工的現象,所以經濟是分佈、擴散的狀況,也就是熵來到了最極端的狀況。

  這是有機農業要創造出來的橋樑,當我們有秩序與失序的狀況時,可能在經濟體系中,找到屬於經濟體系的有機體嗎?如果可以看到經濟體系的有機體,就能看到世界是合一的狀態;反之,如果沒有辦法讓整個經濟體系是整合、合一的世界,這樣就無法了解經濟的有機系統,因此有機的概念就是整個世界的經濟是一個整體。所以,在思考經濟理論時,不是由一點延伸出去,而是從周圍進入中心,要了解經濟體系,作為一個有機體,不能只單就商業經濟或是國家經濟的觀點來看,要有一個整體的觀點,這是一個新的、有機的眼光來看經濟體系。

  就一個經濟學家的角度來看,經濟體系尚未從第一個階段進入到第二個階段,如果就經濟體系理論思考可以從第一個階段跨到第二個階段,會帶來很不同的結果,這需要有很多研究的熱情來看這樣的經濟體系,人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停留在第一階段──我要把我的產品帶到市場去賣,我們沒有從外部、周圍往裡面看,沒有問簡單的問題就是──經濟的功能是什麼?經濟體系完成的任務為何?這樣的有機經濟系統,最重要的任務是滿足地球上所有人的真實需要嗎?所以經濟體系最主要的任務,是照顧世界上所有的人口嗎?為什麼我們會失去經濟系統主要的任務呢?這是一個謎,這個謎跟錢的功能有關係。

  經濟體系是一個進化歷程,一開始是以物易物,接下來是錢的財務經濟。「金錢」這個主要的元素,如同面紗一樣具有遮蔽功能;人的意識受限於擋在前面的面紗,無法突破面紗進入經濟系統的要務。可見錢有它的功效讓交易變得容易,但是也像面紗一樣阻擋了人類的意識發展,遮蔽了經濟體系的主要任務,也阻撓所有人進入經濟系統的主要任務。所以人們的注意力就被岔開了,只想要賺錢。但是在經濟體系中並不只是要賺錢,而是讓我們的需求得到滿足,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外部進來,毒害了經濟系統;因為人們的意識尚未健全的發展,所以讓毒素進來了,人被卡在錢的意識之中,而非進化到價值的意識。現在人們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問題,也是其中的一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在經濟體系中解決錢的問題,也就是回到經濟系統最初的問題,然後再進展到有機的經濟體系。

  接下來要進入第二步驟,也是目前尚未進入的步驟,奠基在勞力體系的經濟體系是不夠的,這對現代的經濟來說非常重要。所有的產業,沒有以勞力分工為基礎是無法發展的,在第二階段,新的經濟系統概念,是以宏觀來看,即便是以宏觀來看還是不夠,因為,經濟跟我們社會一樣需要更新、轉化、發展、研究 、教育、文化 ,以上所需要的要素,在邁向第三個步驟前都是很重要的,我對生機互動農法的理解是一種創新,而不是保存而已,經濟也需要更新,這個更新不再是上帝的賜予,而是人從內在更新,我們要去點燃孩子內在的潛力,提供教育,讓他們的潛力得以激發。其實很多大企業家都知道,在一個企業中,如果沒有持續研發、研究,員工的素質沒有更新,那這企業可能兩、三年就結束了;所以我們的經濟從以物易物的制度,來到金錢交易的制度,現在進入第三個階段──培養人的能力的制度,要能激發人力的資源。前兩年我在大會已經談過,簡而言之,以上是要讓大家重新想起前兩年問心台灣演講的內容。

  在經濟的理論,與在實施經濟的狀況下,「能力」這個元素是很重要的,這也會影響到我們如何使用錢,當我們談到人的能力時,和動物相比較,動物一出生即有本能,人卻不是,動、植物天生就會長成它的樣貌;以植物來說,如果種了一顆種子,它會知道自己將長成玫瑰花、鬱金香,內在有一個成長的方向。人類並不是這樣的狀況,成長的結果是開放的,他能選擇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當一個孩子出生,他看著成人,他會想有些人是我想要成為的樣子,有些人是我不想要的樣子。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們不可能用之前創造世界的思維,期望用它來創造未來的世界。」所以,作為「人」我們對於自然環境,要有更深的理解,能力的發展變的非常重要,關於能力的發展這一點,要能反映在經濟系統中,在這系統中如何幫助每一個人發揮自己的潛能,要怎樣塑造這樣的一個文化環境,讓潛能逐步被激發出來,這也對我們使用錢有很大的影響。

  如果,我們存在的最終目的是滿足每一個人的需要,當需要貨物、商品時,用金錢的交換來購買物品;如果,我們要發展這樣的能力,需要有資金投資購買機器,進而生產更多產品;為了要獲得生產機器或資金,需要借貸金錢。這些未發展的能力,目前還沒有存在,到底我們要發展哪些能力且結果如何?目前為止也是開放的。我們需要的是一個開放的經濟系統,當我們有孩子的時候,允許他們成長發展,我們對於這樣的成長與發展非常的喜悅,我們會餵飽小孩,準備床讓他們睡,有時會買禮物;放假的時候,會帶他們去自然中玩耍,有人會說這是浪費錢,因為我們不可能把花在孩子身上的錢拿回來,我們到底在幹嘛?在孩子身上浪費錢?不,這不是浪費而是投資,在為未來投資,我們稱這是禮物,這是所有投資中最棒的投資,當你在投資你的小孩時,就是在投資下一代,所以讓一些能力能夠到來,這樣世界就能持續往前進。如果你不這樣做,當你年老時、身體衰弱時,你要依靠別人,到時誰要幫你種稻米、烤麵包、擠牛奶。

  到此,我們到了現代社會一個很重要的時刻、要素,我們得到這樣一個洞見,不論我們屬於哪一個年代,彼此是互相依賴、依存的關係,也必須了解為何各個世代是彼此相互依存的關係,我們有最年輕的一代四處跳來跳去,他們可能還不能以很文明的方式來參與大眾的生活,感謝上帝!他們可以自由地生活。第二代是在20~25歲之間,他們被期望做些對社會有貢獻、有意義的事情。接下來這一代是30~40歲,他們不像老一輩的人,有智慧對世界有深入的貢獻,他們的身體不受內分泌的影響,可以做更深一步的事情。從人智學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更老的一代可以超越生死門檻,這一代需了解一個重要的事,到底死亡的意義是什麼?重要的是生前你有沒有好好準備跨越死亡的門檻,這跟生是很不一樣的,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對死後的生命開放的話,就能了解有些人雖然過世了,但是他們對於地球上的我們仍有貢獻。世代間的依存關係是超越死亡的,死後的人還是能幫助我們,這一種對生命的理解,是逐步加深的也幫助我們了解生命是什麼。

  當我們提到經濟當中能力的發展,不同的世代要發展不同的能力,至少三代要有這樣互相依存的關係。我們來看看社會上有些疾病及對疾病的誤解,是因為我們對於世代間有不了解。看看財務的市場,有資金流動,但只局限在借貸的市場;我們看到忙碌的資金市場上資金的流通,它事實上是引起通貨膨脹,並沒有被帶到文化這一個層面,到底是怎樣的力量,促使我們想要投資文化領域呢?我認為是恐懼,這是出於恐懼,為什麼呢?因為在投資經濟系統時,我們會有回收,這回收會回到我們身上。但是投資在教育、在文化上,這獲利報酬會反應在我們的下一代,如果投資孩子,對我們的孩子有很好的益處,當然你也可以得到一些好處。

  所以,很有趣的一個問題,一個健康的經濟系統要發展,最重要的因素是,你要對你的下一代有信心,信任的元素是所有經濟的基礎,事實上在勞力分工層級上,互信是很重要的基礎,我把我的部份做好,你有沒有做好你的部份?我們也是互相依存的,事實上,在勞力分工這層級,我們也認知到沒有人是只為自己在工作,我們也為別人工作。在心理上、在倫理上,我們好像還沒有準備好,但事實上經濟系統,有基於倫理的一些做法,似乎有要求我們這樣做,但是我們內在好像尚未準備好。


  在第二個層級 ,有機的經濟模式,要求我們看見整體,而不是只看局部,我們要清楚我們在怎樣的經濟背景環境下工作。所以,我們如果能夠有看全局的意識,在發展全局的經濟中,找到一個連接點;然後,來到第三個層級,每一個世代帶來新的驅力,一個更新的能力,不管是在經濟的發展或是人類的發展,都有一個開放的結局;因為是開放的結局,人類才有更新的可能性,這樣才能為我們未來的發展提供一個新的希望,才能為自己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