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BD農法的新社區/新生態區


日 期:2016/07/31
主講人Hans Mulder, Ineke Mulder    
翻 譯:余若君
記 錄:田英志
校 稿:廖珮芬、林菊梅
審 校:張宜玲


  今天,我們從「生態」開始,進入更實作的面向。尤其是在農場的社會性、社交性的層面,由Ineke老師主講。現在先來補充昨日談到的生機互動農法的農場。我們先用下圖來說明:

(附圖一)

這是農場的土壤(附圖一),先用大家熟悉的「人的三個層次」來說,不會談到太多細節。從「人的圖像」開始談起──首先看到圓的頭,然後下半段好像許多根棍子伸出來;再來是人的軀幹,上方是關閉的,但在下方肋骨的地方是開放的。頭部是靜止的,建議各位觀察人的行走,全身都會動,但頭部是靜止的狀態。我們的腿與手臂是處在移動當中,若不會移動,是無法控制身體。中間的軀幹,半開放的軀幹,是心跳或呼吸的韻律、節奏的中央系統;在大自然中也是如此──當「動」遇見「靜」的時候,中間就會出現韻律、節奏系統。從人類的形變、生理學的角度、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人的感官──看、聽、嗅覺等器官都在我們的頭部;我們用雙腳、雙腿在這個世界上行動。在剛剛談到「靜止」與「行動」的中間,就出現了「情感」的區塊,就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我們是一個同時可以觀察、思考、能行動、有情緒與情感的人」。

在農業課程當中,Steiner說:「農場就像一個上下翻轉的人類。」

在土壤的上層活躍的區塊,是新陳代謝與最多行動的地方,我們稱為:「四肢」以及「新陳代謝系統」;然而,在土壤的下層是礦石又冷又硬的區塊,彷彿是我們的「頭部」或「感官系統」;中間是胸腔和情感的區塊,我們可以看到箭頭的方向(附圖一),在土壤的上方,行動是向外擴張、向外發展;土壤的下方是向內收攝,史代納談到:「所有來自宇宙的影響,都會深入到我們地球的內部,穿透到底層」。我們看中央系統,在土壤層厚度約一公尺左右這一塊肥沃的區域,可以讓我們用來診斷這塊土地是否健康?就如同看人的呼吸系統、節律系統、軀幹節律系統,可以判斷一個人是否健康;一個農場健康與否,就是要從土壤來診斷。

我們看到兩端運用「生機互動農法」的配方,運用天文來進行、製作配方的工作。植物的根部,通常不會看到,還有成長在土壤上面發芽出來的東西,所謂的「種子」是由農夫辨認出來,植物的生命力是否足夠,是整個植物的生命最後的產物。所以,沒有生命力、不健康的種子是來自於不健康的植物,而不健康的植物來自於不健康的農場,不健康的土地。一個健康的人,是一個思考的、情感的、行動的存在,若需要健康,這三者之間需要平衡的存在。而人有「自我」,可以為自己工作;但是「明日的農場」,我們期待的農場的「自我」──是來自於農夫。所以,史代納給農夫八種療育土壤的配方,他直接告訴農夫就這些配方,但今天無法談到太多細節。史代納同時也給了農夫們一個內在的價值、內在的工作,像Paul在回顧中談到的:六種基本的練習,作用的領域是從心輪的區塊開始。史代納給了兩種基本的配方:BD501BD500,運用牛角、牛糞、石英粉(水晶)和香草的配方,作用在土壤中間的區塊;但是史代納再度提醒要恰當的運用在宇宙的韻律、節奏中。在運用時,特別善用行星「運轉」的力量,以「太陽」為中心的行星的力量。如果,我們以地球為中心看出去,第一個最接近我們的行星就是──月亮,再來是金星、水星、太陽。地球與太陽之間比較靠近地球的行星中,月亮與金星會直接影響地球的生產率、生育率,所有跟生長與繁衍有關的;而遠超過於太陽之外的遠地行星──火星、木星和土星,這些遠行星他們的力量,更深層的影響及穿透到土壤之下,影響生長的品質,不是產量,不是外顯的,而是影響比較深層的、內在的品質。這時候,農夫可以做什麼呢?農夫把「光」帶入「行動」當中,他把「行動、活動」帶入農場的感官系統裡面。

首先,我們看一下六個基本練習。第一個:專注地練習,專注需要有很強的意志力,思考需要很強的專注力。第二個:意識的練習,有意識的、有光的,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帶有意識的去做事情。所以,在這裡提供大家一個快速、簡易的圖像──農夫的角色,不是只用有機的元素做有機農場而已,更重要的是:農夫要運用正確的配方,在正確的時間運作在農場上。史代納運用BD配方來幫助農場的消化系統,以便把有機質(自然的原素)透過堆肥的方法消化與運用。有機質的運用都是作用在土壤中間的區塊,透過中間活躍的力量,將這些活躍的養份,永續循環運用在農場上。農夫非常積極的在中間的區塊,運用有機質創造出養分,把有機質靈性化,這是一個農夫在農場上,創造出一個土地靈性化的歷程。

現在把棒子交給Ineke

  我們聽到了生態,一種新的生態,也聽到新的經濟,等一下會談到更多新的經濟型態。在我們生命當中還有第三個面向──生命的活躍,幼功農場對我而言是不可思議的,農夫除了農地的耕作外,重點也在於土地上工作的人群對於土地的療癒,同時也療癒了社會。

  大會第一天談到──尋找生命的意義,我們聽到了用「化學」的方式來運作、工作的農法,我們聽不到人類在這塊土地上,有扮演任何的角色。而我們內在的圖像投射向外的時候,投射出來的好像是「沙漠」,投射出沒有鳥聲、沒有蝴蝶、沒有蜜蜂、沒有自然的聲音、沒有水,這是沙漠的、死亡的圖像。這時候,史代納就說:「我們要創造的是有文化的島嶼;有了文化之後,我們就會想到繪畫、音樂、雕塑等等,這些藝術的形式都非常重要,都要存在;但是,在我們的時代,這些最高層次的藝術,是什麼樣的藝術形式呢?令人吃驚的是一種社會性的社會藝術」。

我們是如何互動交織的?當我們說到「平等」的時候,如何在我們當中尋找彼此互相連結?剛剛Hans畫了農場的圖像,我要畫另一種圖像。

(附圖二)

  
  在中間是農場,就是農夫與農夫的家庭居住的地方,農夫立足在農場上,自由的自我決定:這是「生機互動農場」,這是一個很偉大的決定,從此很多不同的事情會因此而開始流動。不管各式各樣的角度或面相,其中心思想為:這是一個「生機互動的農場」,在這裡有農夫、農夫的太太、農夫的孩子和女農夫,女農夫一樣可以成為非常好的農夫,女農夫要成為農夫是沒有困難的。環繞在農場四周的「工作夥伴」,這些合作工作者,是如何與農場聯結,建立關係的呢?他們都是由外向內面向農場,共同的目標、願景就是彼此創造美好的、幸福的農場。

大家共同站在相同的、平等的立足點,我們面對一個中心的理想是「生機互動農法」。接下來的面向就有趣了,要如何讓共同工作的夥伴,在經濟的層面上可以被照顧到?成立華德福中學的時候,教師團隊會問老師:「你需要多少的收入?」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問題,對個人而言也是很好的練習。我需要可以棲身的屋子、衣服可以穿、有食物可以吃,還蠻單純的我還要教育我的孩子……,接下來呢?面對下一個挑戰的問題:「你的基本需求是什麼?孩子學音樂是基本需求?還是奢侈品?度假呢?看書、買書呢?是否是奢侈品,還是基本需求?」我們知不知道:「我們的基本需求到底是什麼?」在這圖像裡面,我們看看這個農場,還有我們要怎麼對待這些老農夫呢?當我們的社群成長了,我們要如何對待與幫助這些變老的老農夫?這時候我們要提升我們的意識,如何面對我們提出的這些問題?該怎麼做?這也就是我們的時代──「意識心」的時代,我們會不斷的提出很多、很多的質疑與問題,但是不見得可以立刻獲得答案,或直接找「一個人」給我們答案……,而是不斷的在追尋生命、尋找答案的歷程中不斷地向前。

環繞著農場外面的這一圈(見附圖二),就是「溫暖的身體」。每一個開創性的工作,都需要有一個溫暖的身體。我需要有人用溫暖的姿態來環繞著我們的身體──這就是我們的「社群」。社群的目標、意圖、意向與姿態是向內還是向外呢?我們向內觀看到農場的健康與舒適的生活,同時與外面的世界建立連結。社群支持農場,應該站在什麼樣的位置呢?是否是站在農場與社群中間的邊界上呢?社群對內、對外扮演一個很活躍的角色。

我們開始來問第一個問題:「我要在哪裡買種子?」身為一個獨立個體,我在哪裡買我的衣服?獨立的個體就像是一幅畫,我們要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產品的合理價值、價格?我們這群人共同創造出有組織、有聯結的協會型態並創造出,例如:果醬⋯⋯等等各式的農產品、加工品,並直接的連接回到以農場為中心的生活上。昨天提到了「社群支持的農業」,我們想到Tauger Groh(崔葛.果戎)的這本書《明日農場》(Farms Of Tomorrow Revisited),我們可以去想像、創造出各式各樣的社群來支持農業。我們要思考、探尋屬於我們台灣的社群支持農場(農業)的可能性是什麼?了解台灣土地的狀況、人力分配的方式、資源的來源⋯⋯,在台灣適用什麼樣的型態?

古典的圖像是:農夫在自己的農場上,要開始思考如何養家活口?用一年來計算,工作人員等等;在一年中,我需要多少的產量才能讓大家有收入,讓農場的正常運作,我們思考的「不是」最低的收入而是「好的」收入。這正是經營農場所要面對的問題,花多少錢買種子、買機器?花多少經費才能經營農場上所有的需求。我們隨口說一個數字好了,例如:用十萬元經營農場,在我們所居住的鄉鎮,有50個家庭要買你們農場的產品,請問:「你們的農場可不可以在這一年當中,提供我們每星期都能吃到由你們農場種植來出來的蔬菜?」一個能幹的農夫說:「當然可以啦!」於是,這50個家庭一起湊錢、出資,讓農場一整年可以使用所需要的十萬元經費,農夫便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工作。成立工作的人,我們了解關於「食品的安全」有著許多的問題,當然這是外在的形式,當工作一開始啟動後,與其相關的事情就開始發生與運作。舉例來說:開始工作時,農夫與消費者如何平等的合作?身為消費者我們尊重、相信、信任有尊嚴的BD農夫,農夫也看到了消費者的忠誠度,這一點是在現代社會、現代生活中開始消失的。農場努力朝向這個理想工作,應該為我們的消費者、共同工作者與農夫做的是什麼?我們為農場訂一個開放日,開放讓大家可以進來參觀,讓大家明白農場為了社群做了什麼事情,也可以來農場參與會議。如果大家想吃米飯,可以不要生產那麼多的馬鈴薯;有這麼多人來參加會議,我們要如何繼續保持原先有的理想?如何讓農場健康的存在?如何讓這麼多人一起有共同的中心思想?這時會舉辦經常性、規律性的演講,說明、介紹生機互動農法。

還有,我最愛農場上的「慶典」,我們有很多傳統的慶典,但這樣夠嗎?有一本非常可愛的書,是蘇俄的作家所寫的,內容描述一個生活在大自然中、自然元素的精靈,跟一位盲人女士說:「你們人類的『慶典』是不夠的!你們知道嗎?每日工作完,回家喝杯茶就是慶典!請記得當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分享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時,這就是慶典,我們有好多慶典要慶祝!」剛剛講的是個別的、家庭性的慶典;若以農場為中心的慶典,我們有BD500的慶典,大家一起來攪拌BD500配方,邊攪拌、邊聊天。

Q. BD農夫說:「攪拌者不能聊天?要沉思、冥想?」
A. Ineke:「攪拌的人不能說話,因為攪拌者需要沈思、冥想,但是旁邊的人可以聊天」。

BD500噴在土地上面,然後就可以開始慶祝,進行「慶典」了!我們可以歌唱、跳舞、有說書人說故事,在盛宴中一同享用食物!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因為我們就是慶典的創造者!這期間,就會有人來問:「到底什麼是BD農法?孩子可以做什麼呢?」大家會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我們就藉由這些慶典來了解、知道什麼是BD農法。當這些人一起來加入活動、一同參與,他們就不用再問問題,進而會用模仿的方式來學習,而社群支持的農場的情況就會再向前一步,不再只是收錢,然後裝箱分發蔬菜給大家。

目前,我們生活在全球氣候變遷的時代,氣候很難預測。洪水、乾早、下冰雹還有颱風;這些天災發生的時候,損失由誰來負責呢?是農夫自己承擔的。如果太多或太少雨,讓農夫的穀物無法收成,農夫就會失去消費者,消費者就會到別處購買⋯⋯,這個公平嗎?由農夫自行承擔這些天災造成的後果嗎?我們提倡公平交易,但在這種情況下,這是公平的嗎?而當你參加社群支持的農場活動,每個星期拿到的蔬菜盒子越來越小,「你會樂意接受嗎?」你去參與社群支持農業,不光只是支持自己的家庭利益,而是要支持整個社群與農夫,我們要發展出「分享」的態度,接著要看農場的發展,每一個步驟我們都要自我挑戰。這是給大家的一個圖像:農夫如何擁有自己的農場,也有可能是十位專業人士一起出資,共同投資、購買擁有一個農場。這個主題:如何去買與賣農地呢?這是我們下一個主題,希望在Paul的演講可以聽到。這樣子的型態可不可能是很小的規模,還是要大到全台灣的規模呢?或者是BD農場是從很小的規模成長,成長的速度非常慢,但是會非常的紮實有力量。

最後一段,我要談談我和Hans老師的農場是怎麼發展的?

有一些夥伴知道,但大部分的夥伴都不知道,我和Hans老師除了是華德福高中老師之外,我們也擁有自己的農場。在紐西蘭,農夫與農夫太太兩個人可以照顧一個小農場,不用雇用很多人來照顧一個大農場。他們還有兩個很壯的兒子,大家猜猜看誰負責擠牛奶?擠牛奶的人好像還停留在過去的創痛當中,但當你小時候吃過苦,長大就會更強壯。BD農法的農夫孩子,一定得喜歡BD農法的生活。

一個健康的農場都應該包含許多健康的元素。舉例來說:蔬菜因為種種原因被破壞而收成不好,但桃子、李子的收成可以來平衡蔬菜的損失。在我的農場上,有兩畝地種植蔬菜,整個農場大約是5.5英畝,1/3種蔬菜,但是接下來學校越來越忙碌,家庭的成員也越來越忙碌,只好跟消費者說:「我們無法種菜了。」大家說:「那我們怎麼辦?」我說:「你們就自己種,自己吃吧!」他們又問說:「我們不會種啊?」我說:「我們教你。」有15個由學校老師與家長組成的家庭,都是大家庭,每個家庭都有四、五、六個孩子左右,15人以上的規模,全部要靠小小一塊菜園供應食材的總共有80多個人。我做了個課程表,每個星期六早上,有1/3家庭來輪值當值日生,我在一個大黑板上列出所有的工作,例如:胡蘿蔔要播種,菜要澆水、拔草等等,把工作都列出來;工作結束後,把蔬菜分成15盒,每個家庭都分到一樣比例的蔬菜,其中沒有金錢的交易,由這15個家庭共同來經營、管理農場,而我與Hans老師的工作是把自動澆水器打開來澆水。

我們有傳遞訊息的通訊刊物,孩子們會一起來玩,在農場周邊的樹林裡遊玩,這樣子的生活過了12年,孩子在農場上一年一年的成長,大家的需求也開始變化。我們一直都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形態,但也開始思考是否要開始轉變?最近開始思考農場生活需要改變了。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來找我說:「我記得小時候在養蜂的花園玩⋯⋯」,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了;其實,我們開始這樣做的時候,我們也沒想到這會持續發展成為社群支持的園地,最後一件事情我們完全忘記了,他們回來分享的都是關於過去正向的記憶。當然我們可以有很大的農場或很小規模的農場,也可以有不同的模式,無論是什麼的規模或形式的農場,重點是生機互動農法的農夫,他站在這塊土地上宣告:「這是一個BD農法的農場,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

提供給大家這樣的圖像,期望大家可以轉化、創造出屬於我們台灣社群可以互相支持的農法,不要忘記舉辦農場上的「慶典」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