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農地的持有及土地信託的設立


日 期:2016/07/31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譚凡華
記 錄:張憶慈
校 稿:林菊梅、王茹茹
審 校:張宜玲


  早安!今天我想要先撇開經濟,從三個面向,也就是作為一個人不能避免的三個面向來談。這三個面向是經濟之所以成為經濟的基本要素,這三個要素缺其中一個就沒有經濟可言,三個都必須同時存在,缺一不可。這三個要素是什麼呢?在經濟學裡,我們稱之為生產力的三個要素。生產要素的第一項:來自大自然的土地,第二個:勞力、第三個:資本。我們對這三個條件要素理解到什麼程度?可以做什麼相對應的行為呢?

  首先來看大自然裡的土地。如果我們看大自然,要先問大自然是怎麼來的,是人造的?或是神創造賦予的?什麼是大自然?從我的猜想,是神賦予的,假設自然是神賦予的,為什麼我們能將大自然變成商品?為什麼土地能被買賣呢?為什麼我們能把這個被贈與的東西銷售買賣?這公平嗎?誰有權力成為大自然的主人?是佔領者?是皇帝、國王、皇后?還是私人擁有者?國家擁有?某個城市、鄉村擁有?我覺得想想這個很重要。我們要先想,大自然從何而來?今天我們又是如何對待自然?我們也可以去宣戰,去佔領,就像中國說:「台灣是我們的!」重點在於,大自然不是人類造出來的,而是我們人類被賦予大自然。什麼才是最好的方式對待大自然?所以,我要在我們今天怎麼對待大自然,把它當商品來買賣的這件事上,畫一個大大的問號。

  深入來看,另一方面,當我們在大自然的土地上開始工作,自然的價值提升,因為我們需要大自然才能得到食物,得到供給。有一次我到加拿大,加拿大的原住民告訴我:「我們每年會在固定的季節裡到大自然裡採收。」以我一個歐洲人,聽到原住民這樣說,我的腦海裡想像的是他擁有萬畝良田,有很多農作物可以採收。事實上原住民並不是這樣,他們在每個固定的季節到森林裡去採集蘑菇、蔬果、獵鹿。這種在大自然裡採收的方式,其實是在維護大自然的情況下,與大自然共同生活在一起。

  農業本身的任務是在大自然中工作、維護它,得到一些供給。大自然的回應是它周而復始地提供我們更多。上週我看了一部法國電影『明日(Tomorrow,法文Demain)』,建議大家也去看看。電影描述一群法國年輕人在環遊世界,並把一些關於地球更新的活動拍攝下來,他們去看一些案例,例如:如何在城市之中,甚至在大樓的樓頂,一些微型的項目上把大自然放到其中,將大自然再一次喚醒。在可持續發展上,這些都是很有趣的項目,而在這之中有很大的智慧在背後。今天早上HansIneke兩位老師講的,也是帶著很多直覺型的工作在裡面。我們被賦予大自然,等著我們走進大自然,去認識大自然的那份智慧。我是薇莉達集團的主席,在化妝品、護膚品的領域裡,我們亦是從大自然取材,將大自然中的東西活化。認識大自然,我們在大自然中工作,大自然也會給一些成果。這些大自然的成果可以被買賣、享用。大自然本身不是商品,但裡面長成的成果可以成為商品被買賣,這兩者的區別非常重要。

  生產的第二個要素:勞力。我們如何對待勞力?勞力是一個商品嗎?如今我們有勞力市場,我們可以在勞力市場出賣自己的勞力,買別人的勞力,公司也會去人力市場尋找人力來幫他工作,我們也能在那裡找到工作,我們甚至把足球運動員也拿來買賣,頂尖高手價格是很高的。問題是,我們真的可以買賣勞力嗎?在歐洲中世紀時期,奴隸是可以被交換、買賣的,人們擁有一幫侍從,他們住在主人的土地上,要聽從主人要他做的事。今天我們雇用一個人,老闆會跟員工說:「你就是要做這件事,這就是你的任務,如果你不做,你就滾蛋」。再回到剛剛的問題,我們是如何對待勞力的呢?一開始我們把人當做商品買賣,接下來我們雇用人,現在我們將勞動力買賣,接下來我們會前往何方呢?

  如果我們有點良知,或許會問為什麼會這樣,而不是那樣呢?我只是來這裡打工的嗎?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個工作?還是我要做這個事情,因為我喜歡?我能不能找一些合作者,一起來實踐?例如:建校或開闢一個農場。與大自然一樣,我們有本質上的區別,勞力本身及勞動成果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我們越來越明白,勞力屬於人本身人性的一部份,勞力與人本身不能硬生生地拉扯開,因為當你勞動,你的心是與你的勞動在一起的。如果你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者,共同做一件事,這件事背後的勞力成果,就可以被買賣、被享用。就像學校的老師為學生的教育走在一起,去向家長提供孩子教育的服務。這種投入是有你的心所在的,而這個成果會被家長感恩,家長認知到你的付出,所以彼此之間的關係是相呼應、互惠的關係。就像Ineke剛才舉的例子,一群人一起在農場上工作,工作的成果可以被顧客所感激,這也是一種互惠。兩者需要做很大的區別,人的勞動力本身,及勞力的成果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我們在雇用人與被雇用之間,需要去跨越,也就是我們不能把勞動力本身當成商品。

  第三個要素:資本。當我們講資本,是什麼意思呢?資本的型態有很多,我想將它分為三大類。第一種是較接近我們的民生,用來交換的商品,為了生產所需要的條件,如:廠房、設備這些都是資本。無論是商行或是民眾本身都需要資本,如剛剛Ineke老師所說的,就算是農夫,也需要有瓦遮頭。第一種資本不是我們直接把它消費,而是生活所必須的基本條件;是一種長遠的所需、是固定資產,你能牢牢握住也可以用。第二種是抽象的資本,例如:錢、股份、借貸、利息。抽象型態的資本型態萬千,錢只是其中一種。它象徵一種價值,錢在手上,也只是紙而已,但這讓你擁有一種所屬權,如:公司的股票。這是一種比較抽象的層面,因此我們稱為金融市場或資本市場。

  來談第三種資本,我們去看資本的最終點,資本又是怎麼來的呢?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資本本身,裡面是沒有含有人類的智能在其中,看看我們現在所處的會議室,如果沒有人的智能,你無法造出它,你背後需要支持,需要一些建築的概念,要有一些美學設計,才能把它造出來。資本從何而來?他的原點就是從人的潛能而來,因此我們再來問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把資本當作商品嗎?我們每天都在做這件事,我們買賣公司。所以我們要問,資本本身是設計出來要當作商品的嗎?還是他只是生產商品的必須條件而已?儘管我們每天都在買賣資本,我們仍要捫心自問,除了買賣資本,還有其他的形式可以對待資本嗎?

  我現在所處的集團,在四年多前我上任時,瀕臨破產。我當初很清楚,如果這個公司的股票在股票市場被公開買賣,這個公司就會沒有了。因為在資本市場上,時刻都有人在尋找價格低可以買入的公司,將它重組,再重新賣出。這種情況下,公司就沒辦法繼續它的宗旨,製造人智學的藥物。因為買到公司的人,他一定是把原本在賠錢的人智醫學部門賣掉、砍掉,因為今時今日這間公司是靠賣化妝品賺錢,而不是藥物。我們就要問,一家公司資本意味著什麼?公司存在的用意,是為了它的股權擁有著去獲取利潤?或者公司本身有想要實現的社會意義?一些社會責任的喚醒。所以在買賣公司時,我們要去看,公司的領導層是否有競爭力?萬一他們在完成公司的願景時缺乏競爭力,我們就要要求領導層退讓,讓新的人上來可以實現公司的願景。這也是從資本上來說,公司的資本、結構本身不應該被買賣,公司生產出來的東西才能被買賣。

  如今在社會企業的創新裡,有三個任務要去完成。這個理想有三PPeople()Plant(地球)Purpose(目的),從這三P原則,對應我們剛剛說的,People對應勞力,Plant對應自然,Purpose對應資本。作為一個優秀的社會企業的發起人,從這三個面向我們都需要去思考。當我們在看年度報告時,雖然報告中一般只有一大堆數字,但在這之中,我們還要去看,對於大自然,對於員工、股東我們又做了什麼?與人的關係、與地球的關係、及公司本身意義的關係。作一個企業家,每個人都要問,從宏觀來說,我對社會的貢獻是什麼?這個很重要!

  我們再回來看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社區支持型農業,剛剛老師提到的那位將CSA概念引到美國的德國先鋒者,七十年代我還是德國的銀行家時,我遇到這位先生,他當時的農場位於德國的北部,當時周邊也有很多農場,我與當地的一些農夫聚在一起,討論如何將當地的農業變成可持續發展。當年這些人是生機互動農場的先鋒實踐者,但當時這些人的經濟穩定有一些狀況,我建議他們,能不能找一群人,在農場的外圍,來支持這個農場,有些從漢堡過來很聰明的生意人,大家都在熱烈討論,你如果這樣做那樣做,就可以有營利可賺,經過一輪的討論之後,有一群人形成,他們成立了一個協會。這個原來是家族擁有的農場,他們將土地捐給協會,這是很重要的跨越,當農場捐給協會之後,原來農場的主人,可能就沒有退休基金,通常我們透過買賣將農場賣出,就有錢可以退休。但他們直接把農場捐給協會,因此協會必須考慮這些人的退休,就向我們之前提的,一代一代的人類,都必須互相照看,因此將土地捐出給協會的意義所在,便是我不再為我自己而存在,而是為生機互動農法而存在。有地了,接下來就要找人來耕作,這就是當年CSA運動的開端,這場運動也是型態萬千,其中Ineke老師早上的例子就很棒,他們只是透過分享成果,不是透過錢,或許也還是有「錢」的概念在裡面,其實每種東西都可以算是錢,交換原則中,我的成果給享用者,享用者確保勞力者得到他的生活所需,這之中的互換其實也就是錢的流動,但這是溫暖的錢,相對的也有冰冷的錢。所以我們要去看,我們的共同願景是什麼?當年我們有一百四十畝的地,最少需要三個農夫一個負責畜牧、一個負責蔬果、一個負責糧食,農場裡有自己的麵包工坊有自己的商店,可以販售農場自己生產的產品,為什麼這個農場可以這樣做,因為它就位於一個大城市不遠的地方。另外一個例子,在法蘭克福附近也有一個很有名的生機互動農場的存在。

  這位CSA的先鋒將這樣的概念帶到美國去實踐,當時在德國還不稱為CSA,而稱為土地社群(Farm Community),這個概念在美國爆發性的成長,並開始被稱為CSA,後來這個概念又被傳回歐洲,大家覺得這個概念很時髦。若你到荷蘭,荷蘭是個貿易起家的國家,當時荷蘭有家貿易公司,他有個構想,想把周邊農場的產品,做一個流通,透過這個貿易公司,你可以買到多家農場的農產品,價格也是公平的,消費者可以得知他所付的款可以支持農場的生存。這就是今日所謂公平貿易的原形,所謂公平貿易,就是指從生產者到消費者之間,沒有一個人會被忽略,在全球貿易中,農產品也在全球流通。所以今天看到公平貿易的標籤,消費者可以信任,你付出的錢購買商品,可以直接支持農場,而他們不會為了生存而狠狠破壞大自然。

  昨天有個問題問到,我們怎麼對待農產品?農產品全球性流通可以嗎?我們需要立界線嗎?還是回到老問題,我們要問,我們如何對待農產品?他是否與工業產品一樣?是靠分工來做出來?還是在極端的情況下,農產品不允許有分工的存在?農業本身是有區域性的,當年我在德國居住的地區,周邊有五間聯盟的農場,他們共同分享設備,在他們形成一體的聯盟,當然每家農場擁有自己的個體,但在這個區域,他們共同環抱在一起。那誰是消費者呢?最好的是消費者就在附近。有人會說,歐洲人那麼喜歡喝咖啡,但歐洲卻不產咖啡,這就是特例。我有個朋友,他有一間公司專門做熱帶水果,他從泰國買芒果,出口到歐洲,有一次我們在聊天,他問我:「這樣我算不算在抵禦區域性的主流?」我對他說,只要你是帶著良心來做事,就去做吧!世界並不完美,這個朋友,他在非洲也是作堆肥的專家。我現在住在瑞士,我想舉的例子是一個「主流」的例子。瑞士的政府運作的制度是較優良的,如果是瑞士蘋果的季節,蘋果的關稅就大增,消費者當然就會去買當地出產的蘋果,一旦當地的蘋果季節結束,關稅就會下降,這就是對地區農業的保護。所以我們公平地去想,農夫不但是生產者,還是大自然的維護者,若在高山上種植,會造成水土保持的問題。

  再舉一個荷蘭的例子,從八零年代開始,有一個組織進行一個大型的生態研究,不光是卡爾森女士的《寂靜的春天》那麼簡單,而是一個人類的共同命運「明天」。這是個重要的報告,在它之前,經濟與生態是兩邊,在歷史上第一次,這個報告使得經濟與生態連成一家。長遠的環境保護會造成更長遠的經濟效益,當我們照顧好環境,經濟效益長遠來說更好。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可以看長遠的經濟效益,而不是看眼前之利,我們就會看到這一點。從報告以後,荷蘭政府的國家環保局開始收集數據,看工業污染對環境造成的傷害。工業化的農業操作會對大自然產生什麼破壞?他們開始計算之後,得到了一個數據,當年我看到這個數據就醒過來。當時我在一個全國很有威望的顧問公司負責這個項目,我要求這個顧問公司作一個項目進行對比,傳統工業農業的產品價格與有機農業的成本價格,這兩者的基本成本價格加上破壞環境付出的代價,總共所付出的代價何者較高?哪一種更有經濟效益?將環保的代價加到裡面,那個代價更高?這個報告證明有機農業在經濟上更有效益!我當年一把抓住報告,直奔環保局,然後高聲疾呼,要求政府進行全國改革,從工業農業,轉形成有機農業。我去遊說不同政黨的重要人物,但他們的回答我同意,我們是如此地微不足道,我們住在歐洲,但是歐洲這麼大,我們荷蘭不可能孤立自己,不成為大眾的一員」

  故事就到此為止,但我還做了其他的一些事,這些故事明天再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